第375章 丛林游击战之二

    “嗯嗯,”给了吻吻,贺瑞芳忽然丢失妇人家的定力,一把搂了他,顺势倒在林间空地,灵活的香舌窜入他口里,也吧唧吧唧的吸呀卷呀,上边链接着,下边木有沟通,就有点要死要活的。

    “呜呜,”林乐给对方搂着,几乎喘不过气来,一股混合着鱼腥味儿、栀子花味儿的潮湿气气,从她的深腹倒灌进肺里,晕乎晕乎的,面对如此浑厚的阴柔内能,一时间还适应不过来,咕噜咕噜的叫着,“老侄女,别急,我们去棚屋里弄嘛。”

    阴柔内能超强的妇人家,邪火不来则罢了,一来就旺的不行,贺瑞芳身子骨一软,哎呀一声,滑倒在地,望着三四十度的陡坡,无奈的叹道:“今日这人不知咋的,要爬进棚屋里去,一点力气也木有了。”

    见她面色涨红,红唇微启,估计是提前上了运行的平台,林乐握着她的手手,豪迈的应着:“没事,小表叔抱你进去就行。”盯着地上蒲团一般的一大堆,不由的后悔了,唉唉,凭着自家的力气,如何抱的动哦。

    “呜呜,快点,山下的几个人快来啦。”贺瑞芳望着不远的棚屋,十万火急的催促着。

    林乐搂住蛮腰,用力一提,如何也提不起来,“唉,老侄女好沉哦。”

    “尼玛的皮皮,一会是老侄女,一会是干姐姐,嘴上能干,却连妇人家也抱不起哦。”见他这般无能,贺瑞芳有些毛火,由他拖拽着,连滚带爬的进了棚屋。

    屋子不大,前边有一扇竹篱笆的门,后边还有个洞,屋背后就是高高的溪沟,屋内有一条凳子,一只温水瓶,一架单人床,干燥通风,极其舒适。

    俩人迫不及待的滚倒在床上。

    “喵呜。”

    一只野猫飞快的逃出棚屋,消失不见。

    “我们抢占了野猫子的床位喽。”林乐嘿嘿一笑,一双专业的小手手,用了不到十秒的功夫,哗啦的将衣衣啦,罩罩啦,长短裤裤啦,通通的扒了,垃圾一般,扔在地上,尽管时间紧迫,在链接之前,还是习惯性的鉴赏了对手一番。

    哇塞。

    此时的老侄女头发凌乱,遮住了双眼,仰面躺在竹席子上,一动不动,只等来攻喽。

    胖大的身子暴露无遗之后,任何部位,却不显臃肿,紧绷绷的。

    除了一对山峰稍稍显眼,这位深藏不露的乡下高手,其它部位并无特别之处,周身略带大自然的混合色,肌肤粗糙,轻轻摸着,有点豁手,却坚实干爽,极其带劲儿。

    因弯曲着身子,腿杆子分的开开,柔韧有力的肚肚,呈现两三道深深的褶皱,看起来并不美观,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他联想到过去的哑巴嫂子。

    下边的毛毛,极其浓黑,粗硬的不行,不是一小撮,而是围绕一条深深的沟壑,呈放射状的分布着,极其散乱,乱的让他心惊肉跳。

    哨兵一般的毛毛之内,是更让人心惊肉跳的核心地带,一线线亮闪闪的水资源,早已不可控制的流淌而出,无声无息的滑落到守林人的竹席子上。

    整个的人儿,和她的外表差不离的,毫无娇美、娇艳、娇嫩可言,厚实的身子甚至有点像男人,也不知为哈,竟使得眼光独到的草神门弟子如癫似狂哦。

    鉴赏过程,不到两三秒时间。

    从面试到这时,十几天过去,终成美事儿,贺瑞芳撩开乱发,双眼冒火,盯着那一柄有些吓人的爱爱,一伸手拿个正着,急切的送向它该去的地方。

    尽管异能邪火十二分的充足,林乐却隐忍着,蜻蜓点水一般,享受着彼此那种痒痒难耐的感觉。

    ······

    ······

    却说云秀村一家老院子内,住着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头儿,排行老二,因年轻时生了癞子,人称二癞子,相貌丑陋,错过了婚娶年龄,至今单身,成了低保户,村上为照顾老人,给了个守护山林的活儿,每月好歹有三五两百元收入。

    独身惯了,一人吃饱全家饱,倒也落的个清闲自在,这日,二癞子忽然想到,一场暴雨过后,林间的野生菌冒出地面,在城里几十元钱一串,能卖个好价钱呢,于是屁颠屁颠的朝山上走去。

    “唉唉,木有老婆的日子的确难过,摘菌卖了,也该割两斤猪肉,砍一块排骨,去会一会邻村那多年的老相好张三娘喽。”二癞子守了十几年山林,闭着眼也能摸进棚屋,此时不紧不慢,寻着草丛里的菌子,走走停停的上山来。

    再说棚屋内,林乐擂呀拱的,招惹着老侄女,使得她哼哼呀呀,就差木有叫林大爷了,听到柔声的召唤,再也忍受不住,一柄坚如铁石之爱爱,吱溜一声,通根没入,深深的链接着,终于有了魂魄相连的感觉,习惯性的稳住不动,长长的舒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猜摸着老侄女美在肉里,果然如此,舒爽的不行喽。”

    嚓,嚓,嚓。

    紧要关头,贺瑞芳毕竟是妇人家,身在陌生之地,心里多绷着一根弦,感觉棚屋外好像有人前来,不禁吃了一惊,低声问道:“外边是否有人哦?”

    林乐伏在她身上,转头一看,哎呀,原来是个脏兮兮的糟老头儿,距离棚屋不到一百米了,“是个老东西,多半是守林子的,快,去后面去避一避。”

    无路可逃,俩人变的猴子一般灵活,急忙从地上抓起衣衣裤裤,轻脚轻手的钻过棚屋后的破洞,到了屋后,邪火旺着,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面对面站着,链接重启,相互配合,大刀阔斧的运行开来。

    “哟喂,莫非来了野狗哦?”二癞子见棚屋门敞着,有些纳闷,剩饭明明提回去喂鸡了,哪里还有吃的呢,佝偻着腰进了屋,耸耸鼻孔,嗅着一股奇怪的味儿,更是奇怪,“莫非是公狗母狗一齐来过,干了好事儿么?”

    屋后的俩人正运行的欢畅,听得老人之言,有些心虚,不敢出声,不由的减缓节拍,降低速度,暗中加重力道,就像奥迪a6爬坡时的一档,扭矩加大,却别有一番滋味哟。

上一篇:第374章 丛林游击战之一 下一篇:第376章 丛林游击战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