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丛林游击战之六

    “野生林木的知识,大姑妈还是是个专家呢。…………”一男一女待在山林里,她的脸蛋上却木有丝毫的隐晦,依样画葫芦,用草办贺瑞芳的法子估计行不通哦,林乐慢慢走着,思量着下一步的工作方式什么的,跟她闲聊起来。

    “山里人当然认识这些杂木嘛,不过,大姑妈最多算个土专家哦。”正担心着自家无一技之长,进公司后不知干啥,这一夸,李琼珍蛮舒坦的,不知不觉,有些放松,步子加快,距离他越来越近了。

    “咻咻咻。”

    正说的亲热,一只小的兽兽从脚下一晃而过,快逾电闪,吓的李琼珍尖叫一声,身子一歪,差点滚下坎去。

    “唉唉,没事,一只野兔而已,”机不可失,林乐及时的搀扶着她,顺带轻轻的搂了搂,“黄土镇木有小的兽兽呀?”小手手碰着蛮腰,感觉紧紧凑凑,柔韧有力,像黄鳝一般滑腻腻的,别有一番风味哟,仙界异能自行提升一二成,裤裤里边的一柄爱爱,悄悄的伸展开来,变的尺把长了。

    “小侄儿,不用不用,”给他搂着,李琼珍面红耳赤的,不轻不重的挣脱开来,“我们家乡荒凉的很,很难见着小的兽兽嘛。”临到此时,终于清楚这小侄儿的心思了,更加警觉,又和他拉开了距离,掉在后边,不远不近的跟着。

    一位古板的乡下妇人,灰衣衣,黑裤裤,无论死男人之前,还是死男人之后,八成是红杏从木有出过墙呀,这上岗培训的难度可想而知,林乐一时无言,慢腾腾的走着,一面搜寻形状适合做观赏木的杂木,一面苦苦寻思打破僵局的计策。

    林子里没路,俩人一前一后的,穿过齐腰深的杂草,一步步的突入丛林纵深,树木遮天蔽日,藤蔓密不透风,行走速度越来越慢,李琼珍掉在后边,不由的有些心虚了,怯怯的问道:“侄儿,前来考察,犯不着走的太远吧?”

    林乐回头斜了一她眼,“越是无人涉足之处,越容易发现珍贵的野生杂木,大姑妈,掉在后边干吗,快跟过来呀。”

    想到这干侄儿年岁不大,多半有点青春冲动什么的,无意碰了碰蛮腰,并非无礼冒犯,也许不算过分嘛,李琼珍又有所放松,跟上去并排走在一起,“侄儿年纪轻轻就当了老板,原来是有一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儿呀。”

    “其实侄儿对钱什么的,历来木有放在心上,就因为看不惯一些高高在上的村长啦,超哥啦,大佬啦,也想出来混点名堂,不甘居人下嘛,”一句话勾起了林乐对过去的回忆,“说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不是为了钱,而是别的一些事儿呢。”

    “哪些事儿,侄儿说说看。”李琼珍越来越好奇了,追根究底的问着。

    “唉唉,不过是挣了点小钱,在家乡救助贫弱,修桥补路等一档子的事儿嘛,”林乐满不在乎的应着,事实上,河坝村的老相好们,曾经支持过好几万,想了想补充道,“村上一位嫂子,男人在外地出事,手术费差一万多,还是我直接垫付,没叫她家里还呢。”

    李琼珍听了,心里边咯噔一下,哎呀,自从工作没了,男人去了,家里那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娃,为了去大医院动手术,一直凑手术费,亲戚盆友都借遍了,还一直差着一万多,还不包括后期的费用······既然这干侄儿如此豪爽,若是开口借钱,多半会一口答应,说不准还叫她不用还呢,可转念一想,父亲作为过去乡上的民政老干部,从小就教育俩姐妹要有骨气,轻易受人恩惠,就是看轻了自己哦,于是眼圈微微一红,低声说道:“咿呀呀,看不出侄儿还是个大慈善家呢。”

    “大姑妈真会表扬侄儿,说是慈善家,还差的远哟。”身在丛林,木有道路,林乐拿出大男人的气概来,走在前边,手持一把小刀,披荆斩棘的为她开出一条道来,俩人挨的近了,难免身子靠着身子,挨挨挤挤的,也不知为哈,明明十几分钟过去,那浓浓的异界奇香,也该有不错的效果喽,莫说水资源汹涌澎湃,脸蛋儿也该红霞飞着嘛。

    “唉唉,你是老板,赞赏就赞赏,大姑妈哪里有资格表扬哦。”李琼珍一边走,一边撩开割掉的荆棘,客客气气的说道。

    林乐又从树木缝隙间回头斜了她一眼,山峰不见凸起,红霞不见翻飞,眼圈却红红的,不禁吃了一惊,莫非异界奇香失灵啦?忽然想起她去年才死了男人,家里一定遇到啥困难喽,握了她的手手,真诚的问着,“大姑妈,要是家里有困难请直说,侄儿一定会全力相助的。”

    “今日上岗培训,不谈家事行么?”李琼珍眼前浮现出家里那娃弱弱的样儿,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满含对生命的期望什么的,唉唉,尽管每天吃药控制着,说不准哪天走着走着,心跳忽然超过两百,又骤然停止······牵肠挂肚着,鼻子一酸,忍不住掉下几滴清泪来,一双手手给他握着,木头人一般,一丝儿的戒备也木有了。

    过去的草花生涯里,历来是嘻哈打笑的,亲眼目睹妇人家掉泪还是头回呢,林乐无比的揪心难受,明明挨的近了,衣衣擦着衣衣,手手捏着手手,而她身上一股特殊的体香,反过来吸引着仙人弟子,然而一柄尺把长的爱爱,却莫名其妙的回缩着,毛毛虫一般的不来劲儿喽,于是不得不收起邪恶的心思,轻轻轻轻摇着她的肩膀追问着,“大姑妈,家里发生了啥意外?说呀,就算你不来上班,只要侄儿能帮忙,一定不会推辞的。”

    “呜呜呜,呜呜呜。”做人要有骨气,绝不求得怜悯,不然就降低了自家尊严,一直是耳边的家训,始终牢记不忘,而挂念着家里那娃,李琼珍却再也忍不住,蹲在草笼子里,双手捂住脸蛋儿,呜呜咽咽的低声哭开来。

上一篇:第378章 丛林游击战之五 下一篇:第380章 丛林游击战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