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丛林游击战之十二

    生在石盘村,嫁在石盘村,贺瑞芳从小跟着男娃们爬大树,捉老鼠,抓黄鳝,打弹弓,不能碰的敢碰,不能摸的敢摸,就差木有玩飞机游戏喽,对山地环境极其熟悉,只身一人穿越丛林,毫无惧意,胖大的身子,左右腾挪,上下跳跃,避开树干和木刺,风风火火的朝西北方向而来。--

    “唉唉,今日这人也不知咋的,和一位毛孩玩了一局,却一直心痒痒的,火烧火燎,难受的不行哟。”脚步不停的在林子里穿行,过去在村里和几个老相好弄着好耍的一幕幕,重又浮现在眼前,自多年前男人在外晃荡,两口子感情淡薄,开始实行夫妻生活的aa制之后,水渠边,阴沟里,山坡上,坟地中,处处留下了浪漫的气气,每一场也能穿越个三两局的,对蒋小牛等的能耐也算满意了,可相比今日,给一柄豪壮的爱爱深深的探着底儿,穿越时分,一副美丽的魂魄,几乎升上了万米高空,高过蓝天白云啦,水资源的流淌,也是奔放无比,如此美妙的滋味,还是平生头一回呢。

    只知道大概方向,贺瑞芳急于重启,浑身给火烧着一般,什么也顾不得了,迈着母豹一般的步子,昏头昏脑的在密林中穿行一阵,暗自着急,如此瞎撞,哪里去找人哦,站在一块巨石上望望地形,见西北方向只有崖壁下边可以通过,小表叔及曹娟必然就在那边,于是大胆的攀住一棵棵矮树,一步步朝前走着。

    “哟喂,侄女独自过来干吗?”此时林乐正往回赶,想要为曹娟找一件遮羞的衣衣,恰好与贺瑞芳碰了个正着。

    小表叔自投罗网,正求之不得呢,见他下边依然搭了一顶凉棚,贺瑞芳倍感欣慰,怀着母豹子捉拿猎物一般的心情,笑眯眯的靠过去,厚实有力的手手,滑入裤裤里边,一把拿了那滚热的爱爱,双眼放射出炽热的光芒,笑眯眯的反问着:“小表叔,你又独自过去干吗呢?”

    瞧她那要吃人的样儿,有点心虚了,担心一旦来了劲儿,给她胖大的身子压扁喽,林乐怯怯的应着,“曹娟给藤挂了下,衣衣挂掉一大块,要我过来借一件衣衣遮羞呢。”

    “尼玛的皮皮,锤子个小表叔,一定是打她主意没成哟,来来,既然恰巧碰着,和侄女再弄上个一两局嘛。”贺瑞芳言罢,阴柔内能忽然涌动,不由分说,哗啦的扒了他的裤裤,掏出一柄漂亮的爱爱,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喘息如雷,不轻不重的试运行开来。

    “呜呜,等下再说吧,时间紧迫,表叔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呢。”知道力气拗不过她,逆来顺受的不敢反抗,只有告饶的份了。

    “休想骗着侄女,不就是妇人家方面的工作嘛。”亲手握了豪壮的爱爱,贺瑞芳顿时感觉巢穴里空空荡荡,仿佛缺了一柄主心骨儿一般,心慌意乱的不行,牵了一头牛牛似的,蛮横的拖着拽着,就要朝茅草茂盛处钻了。

    看来和老侄女的这第二局推脱不过,事务繁忙,还有两位新员工木有培训,林乐又来个脑筋急转弯,忽然回忆起山凹凹里张婶掌握的那个群来,酒铺子美人儿易春香,不就是亲眼目睹生鲜活色,忍不住以身相试么······有了个一箭双雕的主意,嘿嘿一笑,“我的好侄女儿,悬崖那边更僻静,几步路就过去了,我们再放开手脚的玩一局嘛。”

    “哟喂,看不出小表叔还是个老手呢,行,我们过去。”这选择地点的事儿,贺瑞芳也是个内行,听他提议,找到了知音一般。

    于是,干表叔与干侄女搂搂抱抱,相互搀扶,一路说些红苕棒子啦,黄瓜茄子啦,温泉口子啦,一步步走向山洞的所在。

    ······

    ······

    再说曹娟尽管身子丰盈,却手脚无力,为了遮羞,奋力攀着岩石的凸起,战战兢兢爬进山洞,一只高跟鞋掉下去也顾不得了,撩开洞口杂草,朝里边一望,黑漆漆的深不见底,哪敢往里爬呢,只得蹲在距离洞口不远处,等着有人送一件衣衣前来救援了。

    “扑扑扑。”

    洞顶倒悬着的三两只蝙蝠受了惊吓,忽然飞出,惊的她哎呀一声,差点魂魄出窍呢。

    一个妹纸,独自蹲在洞里,虽说春景不露,却担心啥时候窜出个兽兽,爬出个虫虫什么的,脆弱的神经一时间绷的紧紧,抖抖索索个不停,一有个啥风吹草动,也会尖叫连连哟。

    “唉唉,甚么草花公司,那林董一肚子坏水,跟个腹黑种菜什么的木有两样哟。”细细回忆着事情的过往,有了一种身陷魔窟的感觉,也不知为哈,稀里糊涂的给宋石喜骗进去面试,稀里糊涂的跟着上山,这人活了二十三年,也不知是否脑子进了水啦。

    走了山路,浑身是汗,腿酸脚软,给茅草豁着,给荆棘刺着,怪难受的,更何况衣衣撕开了大半,露出莹白的身子,肚肚上边,还擦出一道浅的血痕来,其中的千般凄苦,万种愁闷,只有那李商隐什么的穿越过来,才能吟诗一首,细细的倾述哟。

    尽管毛火的不行,此前吸入奇香,肌肤一直痒痒着,心神一直荡漾着,摔下坎去,给他搂了蛮腰,碾压了山峰,也不知是何时,极其柔美的巢穴内,居然涌出了大股的水资源,直到这时,才发觉洁白的小裤裤滑腻腻的,不禁又是惊奇,又是害怕,哎呀,如此一番招惹,效果跟过去和男盆友的亲密链接差不离的,这小小的林董,还真有点邪门呢。

    在洞里等了七八分钟,呼吸均匀,心跳平稳之后,那奇香的味儿,仿佛若有若无,还在空气之中挥之不去,而回想起那一顶超级的凉棚,猜摸着豪壮的尺度,勾起了她无尽的遐思,唉唉,和两三位前男友的亲密接触,都木有找到飞升极乐的感觉,假若和这林董尝试一番,说不准真能品尝到做女人的真正滋味呢······猛然间警觉,恍若梦中,暗自愧疚着,你这人咋啦,居然对一位有钱的邪恶小子动了心思,也不害臊呀。

上一篇:第384章 丛林游击战之十一 下一篇:第386章 丛林游击战之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