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丛林游击战之十六

    一局结束,曹娟有点意犹未尽,却不像贺瑞芳那般贪多,腼腆的笑笑,满地爬着找寻自家的衣衣裤裤,却只找到一只先前掉下崖的高跟鞋,“小坏蛋把曹姐的衣裤丢到哪去了?”

    林乐暗自好笑,草办之前,她的所有武装全当垃圾抛下土坎啦,下坎找回来一一奉还,嘿嘿一笑问着,“好姐姐,再来一局好么?”

    “还想来,脸皮好厚,真是腹黑董事长的代表哦,”曹娟套上罩罩,拉上小裤裤,提起裙裙,将破碎的衣衣扔在地上,娇嗔一笑,“一肚子坏水,曹姐哪敢在草花公司上班啊。||”

    “好姐姐此言差也,”面对名牌大学生,林乐来了个之乎者也什么的,“小弟除喜欢浪漫浪漫外,木有别的意思呀,以后别叫董事长,当我是条随便使唤的小狗狗嘛。”

    曹娟噗嗤一声,一脸灿烂的笑容,抓起根藤条轻轻抽在他屁股上,“好嘛,以后在公司里上班,随时会抽你这不听话的狗狗哦。”

    野地对决,弄的草笼子一塌糊涂,却无须清扫战场,拍了屁股走人,丢心丢意的,顶头上司和新员工亲密接触过后,关系随之近了一层,变的无拘无束,攀住矮树,朝原定的集合点走去,一路走着,随意的拿拿捏捏,摸摸搞搞,嘻哈打笑的,气氛说不出的轻松愉快。

    “哟喂,背着别人亲热,不害臊呀。”刚绕过崖下,贺瑞芳不知从何处猛跳而出,拦路虎一般,将俩人吓了一跳。

    “呜呜,贺大姐真会捉弄人。”处理这种新型的三人关系,曹娟还木有什么经验呢,没穿衣衣,本能的捂住胸口,脸蛋儿红的像红苹果了。

    “唉,贺姐哪里敢捉弄名牌大学生呢,”贺瑞芳从挎包里取出一件换洗的衣衣来,“乡下人的衣服不太新潮,将就着遮遮羞吧。”

    在曹娟穿衣衣的当儿,林乐默默的掐指一算,当日的培训计划,四位新员工完成了两位,一位因节操的胜利而走人,一位此时还蒙在鼓里呢,于是走到一边,向宋石喜打了个电话,吩咐他按照计划,找个借口过来,将陈玉蝉留在原地等着,如此如此······

    “尼玛的皮皮,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哟?”贺瑞芳不客气的抢过电话,贴在耳边一听,却关机了,“莫非是想继续培训那陈玉蝉么?”

    “哎呀,还是侄女儿理解小表叔哦,”林乐咧嘴一笑,口水不自觉的流出嘴角,“还望曹姐和侄女儿配合一下工作哟。”

    “好嘛,配合就配合。”就像梅里坚同时左右着好几个洞南雅的小国家,因为贺瑞芳非吕宾一般的带头作用,曹娟很快适应了当下的新型关系,同时暗自惊奇,小小的林董,那方面的本事超乎常人哟。

    “咿呀呀,咋说来着,一切尽在不言中,小弟只能说声谢谢了,”林乐挤了挤眼睛,“一齐过去和宋石喜碰头,你们跟着他去考察野生花木,我就去陪着陈姐了。”

    “狗东西胃口倒是不小哦,”贺瑞芳趁他不放,哗啦的扒了裤裤,掏出一柄依然昂扬的水滑爱爱来,牵牛牛一般往前拖着,“尽快去办了,回来再和侄女玩上个一两局嘛。”

    又是非吕宾一般的带头作用,既然一柄活生生的爱爱也敢捉拿,曹娟不甘落后,扯了根藤条,不轻不重的抽打着它,“哎呀,凭着东东豪壮一点,到处惹是生非,有啥了不得的?”

    “侄女和曹姐莫开玩笑了,工作任务还繁重着呢。”这种群虎斗孤狼的战术,林乐早就领教了不少,低声下气的告饶着。

    拉拉扯扯,推推搡搡,三人慢慢的往回走,俩姐妹挨挨挤挤,将林乐夹在中间,出于妇人家本能的报复心,你捏一下左边的屁股,我拧一把右边的脸蛋,很快得了些心里平衡什么的,即便吃一点大亏,也觉的无所谓了。

    ······

    ······

    却说金堂山的东南方向,贺瑞芳走后,陈玉蝉一直跟着宋石喜,老老实实的为野生木拍照以及贴上编号,对当日的真实培训计划还一无所知呢。

    “陈姐辛苦了,喝水解解渴嘛。”见她流着毛毛汗,宋石喜递过仅有的一瓶矿泉水。

    “哟,宋经理,咋好意思。”陈玉蝉停下手中活儿,坐在草地上小口喝着水,见宋经理如此体贴,有点砰然心动,男人双根在世时的音容笑貌,忽然浮现在眼前,唉唉,十几年来,一直让他捧着疼着,常常夸她是水做的人儿,水资源丰盈无比,上山干了点零碎活儿,回家时也会准备大半碗凉开水呢······

    “喂喂,那边安排好了木有?”一阵电话声将陈玉蝉带回现实之中,“好的,我马上过来,”宋石喜挂了电话,一脸的焦急,“贺瑞芳滑下崖壁扭伤脚踝了,陈姐暂时在这里待着,我过去帮下忙。”不由分说,急匆匆的跑了,穿过密密层层的树干,转眼消失不见。

    拿人家的钱,干人家的活,宋石喜走后,陈玉蝉继续在原处转悠,对一些有观赏价值的野生木拍照编号,同时暗自纳闷,今日的贺瑞芳咋啦,跟着林弟弟提前上山,相遇之后,瞧那脸蛋儿红潮犹在,八成是和他干了点啥名堂哟,刚才风风火火的赶过去,又说是扭伤脚踝了,而宋石喜的言语间仿佛隐瞒着什么,莫非几个人都在哄骗自家哦,管它的,只要能挣到钱,供娃读书,其它无须多费心思了。

    “唉唉,这长沟镇的董事长弟弟,人蛮不错的,木有一丁点董事长的架子,可不知为哈,小小少年,身上却散发着一股好闻的男人气气呢。”回味着面试之日,在办公室里吸入的莫名奇香,陈玉蝉百思不得其解,若有若无的味儿,却引起身子骨的强烈反应什么的,男人去了,蛋定了一年多的巢穴,居然柔柔的涌动了一番,正是因为这羞人的信号,不好意思去解小的手手,忍着夹着,一直回到家里,真不是滋味哟。

上一篇:第388章 丛林游击战之十五 下一篇:第390章 丛林游击战之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