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丛林游击战之十八

    “二姐,后边还有棵麻柳树可以移栽呢。||”冷不防绕到她身后,见老树根下爬着几只千脚虫,抓了只活的捂在手心。

    “哦,我看漏了。”陈玉蝉不知是计,调个位置,远远的走在前边,攀住树干慢慢朝上爬。

    趁她不注意,悄悄在秀发上放出虫子,千脚虫捂在手心,有些毛火,重获自由,没头没脑的乱窜,在头顶不能逃生,转了几圈,一头扎进脖颈,消失不见。

    脖子里有点痒痒,陈玉蝉以为沾了草叶,并没在意,伸手一捞,却啥也没捞着。

    “呜啊,二姐脖子里进了条虫虫呢。”林乐又来个英雄救美,靠在她身后,在匀称的脖颈里又是抠,又是捏的。

    “哎呀妈呀,”只有去了的男人才知道,自家不怕大的兽兽,就怕小的虫虫哟,给脚脚爪爪一搔,肌肤会很快冒出红斑,又痒又疼的,陈玉蝉话音未落,背上很快痒痒无比,不由的吃了一惊,“呜哇,爬到衣衣里啦。”一时间花容失色,想脱衣衣,却有个小弟碍着,不知如何是好。

    “没事,我来,”林乐一把从后面撩开衣衣,捉了千脚虫,轻轻放回地面,“你这小东西,好歹是条命嘛,快去。”

    “妈呀,好吓人,谢谢小弟。”陈玉蝉长长的舒了口气。

    “呸,”林乐吐了泡清口水在手板心,又撩开她衣衣,在一溜儿红斑上使劲儿揉呀搓的,“哟喂,二姐肌肤好粉嫩,妹纸一般,这口水擦红印子,杀菌止痒,效果最佳呢。”

    给虫虫搔了,过去的双根正是用口水擦着,陈玉蝉心底里涌出一丝儿柔情,一丝儿感伤,任他揉搓,淡淡的应道:“都三十几的人,哪里像妹纸哟。”

    林乐放下她的衣衣,又呸了一泡口水,“哦,脖颈上还有红印子呢,”不轻不重的揉呀搓呀,继续夸着,“其实,二姐真是个大美人,比妹纸更有吸引力,那陈家沟里,也不知有多少男人暗恋着你哦。”

    “小弟真会说笑话。”真神,擦过口水,果然不痒不痛了,受小表弟恰如其分的夸赞,陈玉蝉虽说不是个没脑髓的瓜婆娘,心坎里毕竟也甜甜的。

    噫,咋啦,触碰了脖颈,却照样淡定无比,不见效果,莫非找错了命门喽?林乐偷偷瞄了一眼,见她脸蛋儿木有泛起红潮,却笑盈盈的,显的无比舒心,终于恍然大悟,世上有许多妇人家,命门不在身上,而设在心底里,就喜欢给人疼着护着,捧着爱着,时间长了,极其柔弱的身子骨,自然会化作一滩清水,任随大的男人捣腾喽,搂蛮腰顶美臀啦等招数当然不管用嘛,于是改变主意,不随便动手动脚了。

    “刚才说些怪话,仅是少年的小毛病嘛,这小弟看来还蛮贴心的。”见他变的规规矩矩,陈玉蝉很快撤掉了心底里的防线,靠的更近也无所谓了。

    “一棵”,“两棵”,“三棵”。

    俩人紧挨着,一人拍照,一人贴编号,林乐摘到些野果,不停的递给她尝尝,就差没送到嘴边了。

    吃了野果,嘴里酸酸的,心里却甜甜的,哎呀,过去的双根,就知道她有点馋嘴呢,考察五百棵树,一一拍照编号,还真难呢,半小时又过去,陈玉蝉汗水沾湿了衣衣,水分流失过多,又有些口渴,唉,手包里木有矿泉水啦。

    “二姐喝水。” 林乐及时从公文包里掏出最后一瓶水,递给她。

    “谢谢。”陈玉蝉仰脖喝着,也不知咋的,挨的更近,时间长了,不知不觉,又吸入了不少檀香气气,冷不防的当儿,上边咕嘟咕嘟的喝,极其柔美的巢穴内,同时咕嘟的一涌,一小股清清爽爽的水资源,莫名其妙的流淌而出,顺着腿缝子流呀流着,害的小裤裤滑腻腻的,和虫子爬着差不离呢,而水喝多了,小肚肚自然有些胀满,解小的手手迫在眉睫喽。

    “你我姐弟不必拘礼嘛,想方便说一声就是。”见她脸蛋儿终于泛起红潮,正是运行前血脉鼓胀的节奏呀,林乐心里暗喜,呜哇,草办长沟镇的干姐姐大有希望了。

    “哎呀,咋好意思。”陈玉蝉腼腆的笑笑,犯着嘀咕,噫,怪了,这小表弟咋会提前预知她要方便呢。

    林乐为避嫌先行一步,继续朝上攀爬,穿过浓密的草木,很快到了一百米开外,环顾四周,忽见一片林间空地上,突兀的挖出了一坑新冢,泥土还是新鲜的,青石板镶嵌的椁,显的气派无比,估计是有钱人的,探头一望,椁里清扫的干干净净,也是青石板铺底,既然那干姐姐怕虫虫,不能在草笼子里弄着好耍,恰好可以在这里边将就着,不禁暗自好笑,死鬼的洞天福地,活人先享用一番,也算是沾了点人间烟火气气嘛。

    哇,又要解小的手手,又要清理,必然耗时较长,嘿嘿一笑,干脆扒了裤裤,跳进椁里,不轻不重的试运行几下子,为即将到来的巅峰对决做一番预热喽。

    再说陈玉蝉见他走远,才放心的藏在草笼子里,细细清理的同时,回味着那股好闻的味儿,有些心上心下的,许久木有给人碰过的身子,忽然醒过来了一般,有一种碎了化了的感觉,而小表弟刚才的一番体贴和关怀,和过去的双根木有两样,身子骨痒痒,心底里也同样涌出那方面的念想了,既然他有点青春的冲动,真要硬来,能否抗拒还说不准呢······

    “嫁人前,嫁人后,从没在外边乱来过,双根去后的一年多,赶走了好几个夜半敲门的男人,不能一时糊涂,丢了一生的节操喽。”解了个小的手手,清理一番粉色小裤裤,人也舒爽多了,继续朝上攀爬,明知人有点晕乎晕乎,见到小表弟之前,可要好好加固一下原本牢不可破的防火墙啦。

    “二姐上来啦,爬累了,我们休息下吧。”林乐站在林间空地上,远远的招呼着。

上一篇:第390章 丛林游击战之十七 下一篇:第392章 丛林游击战之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