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砸了牌位

    “哟喂,是林表叔回来了。--”蒋碧秋听院子外有些动静,推开篱笆门,笑盈盈的招呼着。

    “侄女近来可好?”回味着从窗口偷看她打飞机的一幕,不由的热血沸腾,邪火轰的燃旺,一柄爱爱腾腾的挺起,若不是急着回家拜祭祖宗,真要进门来一番巅峰对决喽。

    “孤身一人,天天如此,有啥好不好的。”

    “表叔不在,侄女更孤单,夜里总打飞机吧?”

    “唉唉,数月木有音信,见面还取笑侄女干吗,有空来坐坐吧。”

    有了城里的新相好,忘了乡下的旧相好,实在有点不道德哦,林乐面含愧疚之意,习惯性的碰碰凉棚顶儿,“城里业务繁忙,没空回乡,要不,表叔今夜零点准时过来,陪一陪侄女儿咋样。”

    “表叔有意,哪敢不从?等你好了。”

    刚过保管室,电话响了,一看是赖老师打来的。

    “喂喂,你这不守纪律的坏学生,回乡也不过来打个照面呀?”

    “卧槽,你这班主任,带坏学生,还念念不忘一柄尺把长的爱爱,莫非想运行三五局么?”

    “尼玛的皮皮,有条超级东东,多了不得啦?夜里捎过来亮亮本事嘛。”

    “好,夜里一点准时过来,老师可得提前把山峰巢穴洗的干净点,让学生好好尝尝哟。”

    “龟儿子数月不见,倒是当起爱清洁的乖娃娃来,过去在地上滚了好多回,就不怕脏呀。”

    走在池塘边的小路上,电话又响了。

    “乐子回来了?”刘二嫂细声细气的问道。

    “刚回来,二嫂今夜守渡口么?”

    “嗯呢,有空过来聚一聚嘛。”

    “好呢,两点准时到渡口,定要陪二嫂玩一玩水上运动喽。”

    还没走过池塘,聋子大嫂抱着一捆青豆迎面而来,笑盈盈的望着他,眼里暗芒闪动,“乐子好久没回来啦。”

    见到收了他童真的妇人家,茅坑边洗澡澡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心里边五味杂陈,“七月半了,回来给祖宗烧纸嘛,大嫂,柳大哥在么?”

    “不在,那死鬼又出门晃荡去了,乐子有空来梨园玩玩嘛。”

    “好,凌晨五点准时到,记住虚掩着门哟。”那四点的空缺,当然该留给山凹凹的大美人汤美芝了。

    还没回到家,整夜已安排满员,有别的相好联系,只好朝六点以后推了。

    翻过乱坟岗,下了垭口,再无大黄前来迎接小主人,心里难免有些空空荡荡。

    踏过石板桥,篱笆墙的院子里,二姐三姐,二哥三哥,侄儿侄女都回来了,哑巴嫂子也在其中,身边还多了个模样憨厚的中年男人,兄弟姐妹数月不见,有些亲热,手拉手,肩靠肩的进了堂屋。

    “乐子,这就是你的替身大哥。”哑巴大嫂握着他的手,浅浅一笑,眼里木有丝毫的艾美。

    “大哥好。”

    “乐子好。”

    兄弟姐妹寒暄一阵,父母早已过世,二哥以尊长姿态,面色一凝,一把拉了他坐在长板凳上,“林乐,你过来说说,神龛上的什么草神门牌位是咋回事?”

    “二哥且听我细说,”林乐扫了神龛上一眼,不见师傅的牌位,丢了魂一般,“哎呀,那木牌子弄到哪里去喽?”

    “砸烂当柴烧了,”三哥一脸的严肃,“甚么孤魂野鬼,随便混在林家的神龛上,和祖宗们平起平坐,在天之灵怪罪下来,你小弟担当的起么?”

    莫看哥哥姐姐们都是黄泥巴脚杆,教训起小弟却整套整套的,纷纷质问着:

    “听说你和追魂贺二混在一起,有这回事么?我们林家祖祖辈辈木有出过匪盗之类的人才,你可是破了例哟。”

    “据说你在村里和许多妇人家纠缠不清的,还有脸回来拜祭祖宗哦。”

    “就算你在城里挣得亿万家财,我们也不稀罕,可别辱没了林家的清名喽。”

    给哥哥姐姐一番训斥,林乐面红耳赤,不敢争辩,鸡啄米一般直点头,“好好,小弟一定改过,再不敢了。”却暗自叹道,唉唉,既然上了草花的道,成了仙人弟子,如何也不能回头啦。

    草神门牌位给砸了,担心师傅怪罪下来,不传给第二三重秘诀,一时心上心下,手机给小侄儿摸去玩游戏也没觉察着。

    挨近中午,一家人跪在神龛前,摆上刀头敬酒,香蜡纸钱,通灵一番,请长辈及老祖回家过节,领取供品,祈祷祖先在天之灵保佑全家安康,财源茂盛,万事如意。

    祭拜过后,全家一齐动手生火做饭,饭菜上桌,小侄儿拿着手机从里屋出来,“哟,刚才有不少人给幺爸打电话,我木有接,发来好多短信哦。”

    二哥接过来一看,全是“想你尺把长的爱爱”啦,“快来好好的草上几局”啦等没盐没味的话儿,瞪了林乐一眼,厉声问道:“咋回事?这是些甚么人?”

    林乐接过手机,不得不低头承认着,“就是几个过去的老相好嘛。”

    “啪,”三哥狠狠的磕了下筷子,“毕业以后,好的不学,却学的些歪门邪道,你太丢林家的脸了。”

    二姐脾气最好,明知他跟自家同学杨玉蝶也有一腿,却不愿揭丑,和气的劝道:“二哥三哥莫要毛火,小弟毕竟不到二十,改了就好,去年二表姐给介绍了个妹纸廖家荣,人蛮不错的,可他就是瞧不上,我们要有空,找媒婆再给介绍几个试试嘛。”

    刚刚呷了一口酒,二哥又一磕筷子,愤愤的问道:“小弟,家里那活了将近十年的大黄,你把它弄到哪去喽?”

    “唉唉,进城以后,寻不着合适的狗窝安顿它,多半给城管撵走了。”想到大黄那乖巧的样儿,林乐无比揪心。

    全家人听了唏嘘一片,好似少了一位家庭成员一般,连上一年级的小侄儿也气呼呼的骂道:“幺爸真坏,是个大大的坏蛋。”

    受了训诫,林乐揣了大把钞票,原本打算发给侄儿侄女的,怕哥哥姐姐骂他用钱砸人,揣在包里不敢动了。

    全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饭,气氛却有点尴尬哟。

上一篇:第396章 再回村上 下一篇:第398章 筑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