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筑基

    二哥三哥家最近,吃过午饭提前走了,二姐三姐及大嫂留下来过夜。

    入夜,作为最后一位留守老屋的家人,林乐尽地主之谊,安排好三家人床铺,自家则在堂屋用竹编铺了床地铺,以便静夜时分溜出去会一会老相好们。

    七月半的小山村,阴气浓重,夜静无声。

    坐在竹编上,想来点片段式修真,可墙角的老鼠悉悉索索,搅扰着没法入定,毕竟年少贪睡,木有坚持多久,倒下来沉沉睡去······

    不知何时,心底里升起一种莫名的不吉、不祥,周围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朝他迫近。

    哐哐当当,神龛摇摇晃晃,尘土飞扬,细细一瞅,上边除了一些祖宗的牌位,空空如也,啥情况哟,想逃,全身僵硬,双腿沉重,如何也迈不动脚步。

    无形的压力加剧,压的他喘不过气,感觉着那是一股股阴森的鬼气、煞气,给包围着,三魂七魄快要灰飞烟灭,想要叫喊救命,却如何也张不开嘴。

    屋外风声阵阵,忽然,门轴脱落,房门吱吱嘎嘎的开了,好似未知的邪恶力量即将登场,吓的缩成一团,这种等死的节奏,也不知要维持多久,迫不得已,扑上去奋力堵住房门。

    轰隆,木门刚堵死,泥墙裂开,露出个大洞来,风紧,木门露出缝隙,泥墙摇摇欲坠,感觉屋里屋外鬼气重重,却不见形影。

    不知何时,耳边响起一个阴森的声音:“大胆孽种,如何会引来邪神,挤占祖宗牌位,且位居正中,占了老祖的位置?若不是有别的子孙移开了去,定要责罚你霉运当头,落的个凄凄惨惨的下场。”

    终于明白,仙界冥界都是有路数的,不能混为一谈,草神门师父得罪不得,祖宗更是得罪不得啊,于是诚惶诚恐的跪下来,“小儿无知,错将野地邪神引进家门,占了正位数月之久,还望林家各位老祖宽宏大量,莫要降罪,往后逢年过节,为老人家们多烧点纸钱就是。”

    话音刚落,风声逐渐平息,四周安静下来,那一股股无形的压力随之消失殆尽。

    “唉唉,既然祖宗在天之灵时时刻刻监看着我这不孝之子,往后可要多积点德,在村上救护贫弱,修桥补路,草办美人儿,也得多利用草花罡气,免费治愈些妇科杂症什么的,每一局都要两厢情愿,莫要枪尖了她们的节操堡垒,以免引起家庭动荡,损了阴德哟。”给祖先一番严厉的训斥,惊出一身冷汗来,一柄自以为是的爱爱,顿时缩成了小毛毛虫,不由的学习着陈韵校长的工作态度,对过去的草花生涯,痛定思痛的来了一番深刻的总结和反思,若是手边有笔和本子,真会歪歪斜斜的写一篇保证书了。

    恍恍惚惚的没多久,一袭白影凭空闪现在暗夜之中,脚不沾地,穿墙而入,在半空缓缓飘移,白色长袍无风自动,噢耶,不是师傅又是谁呢,心生敬畏,又诚惶诚恐的跪下来。

    “木有保护好草神门的牌位,给家人砸了,情有可原,贬低本仙为野地邪神,却理无可恕,你这贱皮子,跪了祖宗又跪师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也不嫌害臊?”白袍老者落地无声,稳入山岳,纹丝不动,犹如真实的形体,背对着他,沉声责问道。

    “师父,徒儿刚才给祖宗吓了,一时糊涂,贬低您老人家,还望大大的见谅呀。”林乐一时慌了神,膝行着到了他身后,哀声告饶,伸手拉扯白袍,却空无一物,暗自吃惊,异界师父脱胎换骨之后,既然能穿墙而过,哪里有甚么实体呢。

    师父并不转身,手抚银须,若有所思,“莫以为掉入天坑,获取石匣子里的第一重秘诀是你小子的幸运,其实你我之间有些夙愿,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了,自从你进宫当了小太监,没了男人家的本钱,身在后宫的美人窝里,只能眼看,不能受用,一直郁郁寡欢,某日一位当红妃子忽然嘴馋,回味着进宫前山里的野果味儿,派你进山摘一些来尝尝,恰逢师父与一位收阳门的女巫大战数十回合,不敌她沉厚的阴柔内能,脱阳倒地,掉下悬崖,危在旦夕,女巫走后,是你小子背着师父回到修真洞天,救了我一命,检查你身下给人割了,本钱全无,许诺来世收你为徒,唉唉,困在天坑的墓穴里,因贪念着自家一柄爱爱,一直未能脱胎换骨,异界一转眼,人间八百年,收了你为关门弟子,必定会好好调教一番喽。”

    师父的一席话,激活了魂魄深处沉睡已久的记忆,让林乐有了种幡然醒悟的感觉,宫中的一幕幕,那些个玛碧格格、文泉格格什么的,以及众多妃子的音容笑貌,山峰蛮腰,历历在目,

    既然何师父是这般的关系,也不怕怪罪不怪罪喽,站起身来高声说道:“咿呀呀,师父比亲人还亲,比老祖宗还要紧呀,快传给第二重秘诀,让徒儿成为天下第一,扫荡国内国际,收服更多的美人儿嘛。”

    师父严肃的告诫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修真一途,切记号称天下第一,以免招来横祸,那收阳门至今还流传于世,众多女弟子乔装打扮,混迹于人间,专门收取草花大贼的元阳,你若中招,此前所有修为,凭空耗尽,须得从头再来,而说起传授第二重秘诀,凭你目前修为,还远远不够,传给之后,只能走火入魔,”说着,转过身来,哗啦的扒了他裤裤,捉了一柄爱爱在手,“为加快潜修进度,师父再给你筑基,不过记住,日日闭关一次,不可荒废哦。”从白袍里一捞,取出一块半透明的物事来,紧挨着过去的雄藏,呼的一声,贴在根子底部,捏面团一般稍稍一弄,便紧紧的粘连着,与肉身混为一体了。

    雄藏得到加固,轰的,一股洪大异能直往上蹿,原本毛毛虫一般的爱爱,光速的当儿,挺的尺把长有余,林乐欢喜不尽,却又怯怯的问道:“根子下边包围着这宝贝,和美人儿们运行着不会碍事吧?”

上一篇:第397章 砸了牌位 下一篇:第399章 重温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