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办公室里

    凌晨三点。

    趁着一片阴云遮蔽了圆月,僻静的农家院落外,一袭灵巧的身影忽然一闪,推开院门,神不知鬼不觉进了院子。

    院门掩上,屋子里一阵窃窃私语。

    “睡的正沉,以为你龟儿子不来了。”

    “有事儿耽搁了下,哟喂,老师木有穿小裤裤,一直等学生么,好丰富的水资源哟。”

    “不外乎是锤子事嘛,哇塞,好久不见,学生的武装升级换代啦。”

    很快,屋子里响起一阵有节奏的声音,鸡圈里的鸡们受了惊吓,咕咕咕低声叫着。

    凌晨四点。

    沱江北岸,一条乌篷渡船木有发动柴油机,摆渡的,坐船的,一人掌舵,一人划船桨,渡船在水上漾起浅浅的波纹,慢慢儿到了河心,顺流而下,很快,船桨收起,船儿顺水漂流,有节奏的颠簸个不停。

    船到下游河心岛边停下,颠簸的更厉害了。

    凌晨五点。

    鸡叫二遍,山凹凹里照样一片死寂,一袭暗黑身影从小村子背后的野林子里窜出。

    “笃笃笃”,“笃笃笃”。

    一户人家的后门应声而开,紧接着,一位穿裙裙的美人儿跟在黑影后边闪入屋内。

    黑灯瞎火的,屋子里一阵窃笑,没过多久,床架吱嘎吱嘎响了。

    ······

    ······

    上半夜一场幽梦,下半夜不停奔忙,惦记公司业务,第二天一早拜别家人,急匆匆驾车回到江油市。

    七月半,传统节日,头一天员工通通放假回乡祭祖,到这时才陆陆续续赶来上班。

    八点过,奥迪停靠在草花楼底楼,提着公文包刚进办公室,贺瑞芳推门而入,迈着母豹一般的步子靠近他身边:“小表叔睡眼朦胧的,昨夜陪了不少乡下美人儿吧?”

    林乐一脸严肃的应道:“本公司工作还应付不过来,哪有精神回去找美人儿呢。”

    “锤子个表叔,让老娘检查下是否说谎,”贺瑞芳一只厚实的手手朝裤裤里一掏,捉到一柄升级版的爱爱,没掏出来,就倒抽口凉气,吃了一精,“尼玛的,莫非昨天吃了威哥什么的,咋会长了一截,粗了一圈呢?”

    嘿嘿一笑,小手手搭在她手背上,一齐关爱着重装的小弟弟,“天生本钱雄厚,何须吃威哥,我这豪壮的东东,就像战神浏览器什么的,可以自动升级嘛。”

    干表叔和干侄女正拿拿捏捏,摸摸搞搞,门吱呀一声推开,急忙抽回各自的手,一回身,却见陈玉蝉身穿新裙裙,迈着轻盈的步子走进办公室,笑盈盈的问道:“小林弟弟,回公司后在哪里签到呀?”

    林乐一把拉她到董事长宝座旁边,一本正经的说道:“以后你们三位新员工每天来小弟这里报到就行,”随手撩开裙裙,摸了下极其粉嫩的大腿缝子,“姐姐的新裙裙还合身吧?”

    “还算合身,哎呀,办公室里小弟这样做不太好吧。”给摸了下,陈玉蝉羞涩一笑,脸蛋儿一红,轻轻避让开来。

    “这是小弟的公司,有啥好不好的。”又一把拉她过来,撩开裙裙,不轻不重捏了把海绵宝宝一般的美臀。

    “锤子个领导,见了美丽的干姐姐,忘了丑八怪老侄女喽。”同是相好,见陈玉蝉一进门就受到关爱,贺瑞芳心里边难免酸溜溜的。

    “唉唉,老侄女哪里算丑,蜗牛肉肉一般,嫩在里边嘛。”林乐及时的在她腿缝子里关爱一番,触碰到短跑名将一般的大腿,邪火缓缓上升,裤裤里边的爱爱,又变的不规矩起来。

    “哇塞,玉蝉你看,那里边生着一柄牛东东呢,”贺瑞芳捉了陈玉蝉一只纤纤玉手,强塞进林乐的裤裤,“时隔一日,粗了好一圈哟。”

    触碰到升级版的爱爱,陈玉蝉不由的吃了一精,心慌意乱的抽回玉手,面上红霞翻飞,“咿呀呀,瑞芳真会捉弄人呀。”

    “笃笃笃。”三人正拉拉扯扯的纠缠不清,有人敲门,赶快止住笑。

    “请进。”

    门开了,曹娟换了件新潮的粉色衣衣,迈着碎碎的步子走过来,“大门口的宋石喜说要在林董这里报到,是吗?”

    “正是,以后每天在小弟办公室报到就行,”林乐一把拉她过去,在高耸的山峰颠儿上不轻不重捏了下,“曹姐的新衣衣还合身吧?”

    “呜呜,好腹黑的董事长,报什么到呀,一见面就轻薄人。”曹娟吃了小亏,愤怒的小鸟一般,打算走人,却给一左一右的好姐姐拽着,重新拉到林乐面前。

    “唉唉,曹姐既美丽又漂亮的,哪个见了不爱嘛。”探了底儿,就这学姐心里边的要塞木有完全崩溃,做思想工作的同时,小手手朝腿缝子里一插,哟喂,既温暖又绵软,邪火轰的燃旺,一柄爱爱腾腾的伸展开来,一尺二寸有余了。

    曹娟脸蛋儿成了红苹果,骂骂咧咧,挣扎扭摆,却拗不过俩位大姐姐的手,山峰啦,蛮腰啦,上上下下的给董事长关爱了个遍。

    “曹妹纸,玉蝉,快来看稀奇哟。”闹腾一阵子,贺瑞芳一把扒了林乐的裤裤,亮出升级后的真实情况来。

    “哟喂。”曹娟见了,肉嘟嘟的嘴唇翘的老高,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眼珠子也不转了。

    “哎呀,好吓人哦。”陈玉蝉瞄了一眼,嘴角笑成了月牙儿。

    “好姐妹们,这邪门的董事长就凭本钱雄厚欺负我们,来呀,给点厉害瞧瞧。”贺瑞芳言罢,咬咬牙,率先拿了热乎乎的爱爱,不客气的试运行开来。

    受了鼓动,曹娟和陈玉蝉窃窃一笑,伸手帮忙,将他按压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这种群虎斗孤狼的战术,林乐早已领教过不少,哀声告饶道:“上班时间,三位姐姐莫开玩笑哦。”

    “尼玛的皮皮,还不是表叔先惹事生非的。”贺瑞芳沉声应着,开始一场拔河比赛。

    “笃笃笃。”

    正苦不堪言,有人敲门,一屋子人停了笑闹。

    “请进。”

    贺二哥推门而入,“市内新建一座万人小区,需要六百株野生木,你们在金堂山拍照编号,一共有多少株?”

    “哎呀,”林乐一拍大腿,“当日忙着培训员工,只统计了不到三百株哦。”

    贺二哥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可是一笔大单,我去安排人手,尽快移栽。”

    “好的,二哥看着办吧。”

上一篇:第399章 重温旧梦 下一篇:第401章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