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超人气团队

    再说二楼财务室的何雅美喝着一杯减肥茶,做完账目,坐的久了,揉按揉按蛮腰,伸展伸展美腿,高跟鞋踢踏踏响,迈着极其优美的步子,去卫生间解了个小的手手,肚肚咕咕叫着,才想起忘了吃早餐呢,一看手机,十一点已过,出去跑业务的一个也没回来,那小林弟弟也不知哪儿去了,自家一人守着,哪敢离身嘛。--

    “啊---”,“啊---”,“啊---”。

    何雅美刚回到财务室,美臀还木有搁上椅子,三楼上忽然传出几声柔柔的尖叫,像是妇人家给什么撑着了一般,不由的吃了一精,大白天的,莫非发生了枪尖案呀,回想李琼珍曾提着大包被褥前来报到,顿时明白是咋回事了,暗暗抿嘴一笑,哎呀,一定是董事长凭雄厚的本钱,又把新员工给办了,能耐的确不小哟,管他的,账目做完,点出游戏页面,安心的偷起菜来。

    农场里还是一片杂乱,一楼下边忽然嘻嘻哈哈的,原来是三位女员工回来了,何雅美又幸灾乐祸的一笑,呜哇,要是她们回三楼的寝室,不就撞个正着,目睹春景么。

    再说三位美人二出去料理野生木移栽,忙活大白天,汗水浸湿里边的衣衣了,联系到几个临工后,搭公交车提前回草花楼休息,在泰吉街外的干道边下了车,一路上手挽手,交头接耳,唉唉,都和董事长有了亲密接触,秘密已不是秘密,骂一阵卑鄙无耻之后,没遮拦的交流起彼此的感受,不当一回事了。

    进草花楼,三人径直闯入董事长办公室,想捉拿那一柄爱爱好好把玩一番,却见里边空荡荡的,好生奇怪,上二楼推开财务室门,问道:“雅美,林董呢?我们正找他汇报工作呀。”

    何雅美忍住笑,漫不经心的应着,“我一直在财务室,不知他去了哪里,”见她们转身出去找人,转念一想,既然小林弟弟如此放肆,也该让他吃点苦头喽,于是叫道,“喂喂,你们去三楼看看吧,他可能在上边为新来的李琼珍布置房间呢。”

    “哟喂,李琼珍来报到了,狗杂种一定在三楼快活着,”贺瑞芳上岗多日,仅是在办公室掏了一柄爱爱玩耍着,木有干点别的,有些毛火,一手拉陈玉蝉,一手拉曹娟,“走,我们上去抓现行呀。”

    “哎呀,贺大姐一人去看看就行。”

    “瑞芳,我们在底楼等你嘛。”

    陈玉蝉及曹娟羞涩的笑笑,如何也不肯上楼。

    “有啥看不得的,要去一齐去嘛。”贺瑞芳身子胖大,力道沉厚,不由分说,拉起两位娇弱的美人儿,转过楼梯角,轰隆隆的踏着楼梯上三楼了。

    此时新布置的房间里,超巅峰对决到了第三局的预热阶段,干姑妈和干侄儿保持链接,轻摇慢晃,房间里的气氛,犹如无主题小提琴协奏曲一般的浪漫,即便有大牌新闻记者来访也舍不得分开了。

    “唉唉,这深藏不露的干姑妈,一局比一局来的凶悍,阴柔内能的沉厚程度,实在超过了那母豹子一般的干侄女贺瑞芳哦。”两局完美收官,极其火热的巢穴内,溢出了更多的稀缺水资源,处于怠速状况的爱爱,给充分的润滑着,和干姑妈之间的链接,更加舒爽由心,即便楼下有人下班回来,也铁了心打算运行个十几二十局喽。

    “咚咚咚”,“咚咚咚”。

    正当李琼珍腿杆子夹紧,来了劲儿,传递出激情的信号,一柄爱爱运行的节拍随之加快,由协奏曲转为进行曲之时,楼梯忽然响起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不禁大吃一惊,扭摆柔韧的蛮腰,低声叫道:“呜哇糟糕,有人上楼了,去厕所里暂时躲躲吧。”什么也顾不得了,抓起小裤裤,提了黑裤裤,趿拉着黑皮鞋,慌慌张张的奔出房间,比兔子还快,一转眼跑到走道尽头的女厕里,喘息连连,狼狈不堪,暗自叹道,唉唉,头一回干这见不得人的事儿,做贼一般,还真不是滋味呢。

    林乐抓了衣衣裤裤随之赶到,估计是忙业务的美人们回草花楼了,一把拉了她低声说道:“没事,快出来,藏进男厕里才最为保险哟。”

    俩人一齐钻进男厕,给突然的一打岔,邪火更是旺的不行,火烧火燎的,挤进一个蹲位,关了木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很快链接重启,站稳脚跟,像一台精密的联合机器,风风火火的运行开来。

    老棉花公司的楼层架构比较老式,每一层楼走道左边的尽头是楼梯口,右边的尽头是男女厕所,三位美人儿爬完楼梯,不出声响,挨个的房间查看着,到了李琼珍新布置的那间房,一看没人,床上铺着的那床毯子却极其凌乱,鼻孔耸动,嗅着一股股莫名的气气,好生奇怪,明明就是刚刚对决不久的现场,此时俩人去了哪里呢?

    “哎呀,何必为难他俩个呢,我们还是下楼歇会儿吧。”陈玉蝉浅浅一笑,嘴角翘成了月牙儿,不好意思的劝阻着。

    “卧槽,不信就凭空飞了不成,就剩厕所木有去看了,走,非把俩个揪出来不可。”三人当中,贺瑞芳内能最为沉厚,也不知为哈,干表叔明明属于整个团队,一想到他背地里走火,心里边依然有点酸溜溜的,不由分说,拽着陈玉蝉及曹娟,推推搡搡,朝右边的厕所走去。

    走进女厕,里边静悄悄的,每个蹲位空荡荡的,哪有什么情况哟,三人有些纳闷,在外忙活大半天,小肚肚有些胀满,各占了个位置,蹲下去解着小的手手,一面窃窃私语着。

    “呜哇,大姨妈去后几天了,下边咋会湿漉漉的呢。”曹娟自言自语道。

    “你一个妹纸家,水水丰富,若是木有什么痛痒,属于正常的现象嘛。”陈玉蝉轻声应着。

    “唠叨个啥,把那一对贱人揪出来,大家一齐玩玩嘛,曹妹纸自然就舒爽了。”贺瑞芳最先着站起来,提了裤裤,嘿嘿一笑说道。

上一篇:第406章 超巅峰对决 下一篇:第408章 超规格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