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实施C计划

    宋石喜习惯性的卖了个关子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道理你还懂吧?”

    林乐伸了伸舌头,“贺二哥还在住院,莫非让我提上刀子跟清江帮硬拼么?”

    宋石喜又嘻嘻一笑,“今儿个的法治社会,连小盆友也知道杀人要偿命的,道上的人拼的其实不是刀枪,而是气势,谁的气势压过对方,就算取胜,既然刘全早年敢独自一人捆着一枚手榴弹去寻仇家讨说法,你林乐今天被逼到绝路,何不背着炸药包去跟他谈一谈呢?”

    林乐连连摆手:“不不,我没这个胆子,还是认栽算了。||”

    宋石喜激将道:“要我当代总经理时,不是答应过一切听我安排么,咋的忽然反悔了,既然李影的刀子对着你的头也不怕,还怕什么呢?”

    “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啊,别的事儿听你安排,就这不行。”林乐直搓着手板心。

    “兄弟,要的就是事情闹大,让刘全不好收场嘛,”宋石喜握住他的手,耐心劝着,“要让道上的人都知道,你林乐是个不要命的家伙,以后在城里无论发展业务,草办美人儿,都会顺利的多呀。”

    反复劝说,居然有些心动,又怯怯的说道:“背了炸药包去,给扣上个危害公共安全罪什么的,起码要坐十年的牢啊。”

    宋石喜凑近他耳边,神秘兮兮的耳语着,“兄弟怕啥,我找个过去在部队管仓库的人给你做个假的炸药包,里边装满沙子,连上导火线,跟真的一模一样,吓唬吓唬人就行,要给警察收了,抓紧派出所,一看是假的,木有多大的罪嘛。”

    暗自衡量着,若是挺不过这一关,亏了老本不说,还负债累累,回家卖红苕也脱不了身喽,终于咬咬牙应道:“唉唉,事到如今,只好照宋哥所说去试试了。”

    宋石喜嘻嘻一笑,朝他后背猛拍一巴掌,“好,兄弟有种,这事儿只须我们二人掌握,切不可外泄,连贺二哥也无须告知,就叫做c计划吧,到时候若是怯场,可以喝几两老白干壮壮胆子嘛。”

    以后一两天,宋石喜人间蒸发一般,偷偷去外边活动,找人制作假炸药包,为c计划的实施做准备去。

    毕竟连刀子也木有动过,一干就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一天到晚,林乐的胸口砰砰跳个不停,有了一种做人肉炸弹的感觉,莫说静心潜修,就连一柄升级版的爱爱也缩成毛毛虫了,给贺瑞芳随便的一掏,捉拿在手,真有点丢人现眼呢。

    “卧槽,小表叔大概在外边有了新相好喽。”贺瑞芳撇撇嘴唇,垃圾一般的抖了几抖,重又送回裤裤里边去,“一尺二寸的爱爱,和焉丝瓜差不离的,必然擦枪走火喽。”

    “侄儿多半有点心事嘛。”李琼珍瞧他闷闷不乐的样儿,关切的说道。

    “哎呀,又什么心病,公司受了排挤,多半给外边的黑帮吓破了胆喽。”曹娟嘟着朱唇笑道。

    美人儿的一席话搔的心坎里不痒不痛,一股豪气上来,林乐暗自想着,漫长的草花生涯里,还木有在相好面前充一回英雄呢,于是拍拍胸部,大的男人一般,豪迈的说道:“曹姐说的不错,你们的董事长正要去吓破黑帮大佬的胆哟。”

    贺瑞芳听了捧腹大笑:“小表叔若是说到做到,侄女宁愿给你吹一吹冲锋号哦。”

    曹娟也跟着笑起来,花枝乱颤,“林董真有那样的胆,和刀锋战士什么的差不离啦。”

    对于实施绝密的c计划,原本心上心下,还木有最后拿定主意,却在美人儿面前放出豪言,有些骑虎难下了。

    美人儿走后,正一支接一支的抽闷烟,何雅美迈着急匆匆的步子,气喘吁吁的闯进来,“小弟,大事不好,赶快报警,据刚回来的员工说,业务经理陈道明收了一家客户的八万多货款,没了影儿,逃之夭夭啦。”

    “唉唉,几万块还暂时承受的起,报什么警,让他去吧,毕竟是我的好友小鸡公介绍过来的人。”估计公司没了钱途,就卷款走人,林乐暗自后悔着,这草花公司的上上下下,包括临时请来和稀泥的民工,大多忠心耿耿的,唯独陈道明让他看走眼喽,咋说来着,吃一堑长一智嘛。

    坐在办公室,度日如年,盼着宋石喜尽快回来,又怕他现身,时光以一种作死的节奏流逝着,接连几个小时无人打扰,却没法入定,如何能吸纳天地暗能,运行气旋呢。

    “笃笃笃。”

    “谁?”

    “是我。”

    宋石喜提了个旅行包,风尘仆仆的闯进来,掩上房门,低声说道:“东西弄来了。”

    林乐蹲下去拉开拉链,见里边有几块军绿色的包块,紧密的排在一起,连碰也不敢碰一下,怯怯的问道:“里边真是沙子么?”

    “难道宋哥想害死你不成?”宋石喜哗啦的抖开连接着的包块,“要干,一定要做的像内行一般,漏了破绽,认出是假货,必然会成了笑柄哦。”蹲下去,将其中的结构性能什么的,一一作了讲解,并演示了拉线式导火索的使用方法。

    林乐熟悉了“炸药包”,捆在腰上试了试,穿上外衣,一眼就看出腰间胀鼓鼓的,,宋石喜告诫,在进入清江帮的茶楼之前,一定不能露馅。

    翻来覆去的试穿,总算找到一件合适的衣服套在身上。

    这一夜,彻夜难眠。

    第二天一早,宋石喜提着一包什么东西来到公司,神秘兮兮的一头钻进底楼的董事长办公室,谁会料到,那只是些豆腐干、卤猪脚之类,以及一瓶老白干呢。

    草花楼底楼的办公室房门紧闭,静悄悄的木有任何声音,员工们想进去看看,却碍于那门上那张“非请勿入”的纸条,不敢随便敲门。

    没过多久,贺瑞芳及李琼珍贴近门口,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暗自叹道,唉唉,生意不景气,这小毛孩借酒浇愁,草花公司好景不长喽,想进去安抚安抚,却听得里边叽叽咕咕的,总经理受伤住院,八成是他和宋石喜正在商议着公司的退路了。

上一篇:第413章 非常手段 下一篇:第415章 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