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四

    “卧槽,莫非三更半夜来了毛贼不成?”这一夜异响不断,道钦预感着像要出啥事儿,在庙内巡视一遍,却连个鬼影没见着,有些纳闷,凭着自家的武僧名头,方圆几十里的毛贼不敢靠近小庙,要是今夜潜入了探子,那麻烦就不小喽。

    自从慧露把持庙内大权,道钦成了心腹之一,得了不少好处,每年回家过年,总会带上个十万八万的,万一有人揭了慧露的短,江油市各部门前来干涉,好日子岂不是一去不返啦。

    巡视到药房,并无动静,道钦目光如电,将暗夜中各个巷口扫视一遍,脚尖一踮,胖大的身子腾升而起,毫无声息的落在一棵古柏树丫上,稳稳站定,手搭凉棚,居高望远,在茫茫夜色中细细搜寻,木有什么情况,飞身而下,落地无声,又穿过几条巷子,在慧露卧房外来回查看个够,才放心的回自家卧房,关门就寝。

    两位不速之客藏在墙根下的草笼子里,目睹道钦骇人的轻功,倒抽一口凉气,要是给他发现,三拳两脚置于死地,拖到后山埋了,死无对证,岂不成了千古幽魂喽,见他巡视完毕,回到卧房后,才大胆的钻出来,由小鸡公掏出一串开锁工具,三两下打开药房,藏在外边的暗处望风,让林乐进去看个究竟。

    掩上门,刚跨进药房,“哐当”,黑暗中给一只陶罐绊了下,吃了一惊,定定神,才想到掏出小鸡公的微型手电。

    屋子里乱七八糟,就像电视台曝光的假药生产黑窝点一般,坛坛罐罐摆满一地,空气中弥散着浓烈的草药味。

    器皿里盛着些半成品的糊糊以及粉末,凑近鼻子嗅嗅,作为外行,却不辨其中成分。

    一张木桌上,摆满老鼠屎大小的药丸子,早已晾干,桌下一只罐子里,盛着搅拌过的糊糊粉末。

    捻起一点尝了尝,药丸子有一股辛寒之味,和草神门辅助草药方的燥热味儿大不相同,估计是专供妇人家料理巢穴的,不禁暗自好笑,什么个神灵附身的邪僧,大言不惭的说是佛门爱爱治愈不孕不育,种猪一般,收取三五几十万一局的费用,暗地里凭借的却是这些垃圾丸子的效果哦。

    “呸”,尝了一点药丸,一股淡淡的氨水味刺激着鼻孔,更是义愤填膺,尼玛的皮皮,锤子个佛门高僧,居然解了小的手手做药引子呢。

    暗自骂了一阵,才想到进入药房的目的,是获取揭露惊天骗局的铁证呀,于是用小手电照着,将药丸的中草药原料,半成品,成品,所有的坛坛罐罐,用微型摄影机镜头对着,挨个的摄了影,才满意的溜出门去,与小鸡公汇合。

    趁着夜色暗黑,道钦已回房就寝,天赐良机,林乐决定,先靠近慧露的潜修之所,拍一段录影,收集到另一铁证,再去客房探一探三位贵妇人的虚实。

    顺道钦巡夜的路线,轻脚轻手钻进一条深巷,尽头一座石木结构的房屋,雕梁画栋,在暗夜里透出一股古朴之气,极其显眼,估计就是慧露的卧房了,然而厚重的木门紧闭着,前边木有窗户,从何着手呢,林乐忽然想到,潜修之人,夜里必然会开窗,吸入新鲜的空气,利于调息,悄声说道:“鸡公哥,这慧露的卧房背后,必然会朝着后山开了一扇窗,你等着,我翻出墙去摄个影再说。”

    夜探小庙,如此较真,小鸡公有些不耐烦了,然而经常得到救济,随手就是三五几千的,替他办点小事也该卖力呀,只好应道:“我抛出挂钩送你出墙,可别耽搁太久,尽快回来哦。”

    在小鸡公助力下,林乐顺利翻出围墙,顺着墙根摸到后山,找准慧露卧房的所在。

    青砖的窗台有一米多高,窗户果然敞开着,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靠近,踮起脚尖,朝房里一望,见他还没入睡,面对后山,直直的端坐在屋中央的草蒲团上,吃了一惊,赶忙缩回脑袋。

    再说卧房内,慧露吸纳外气,提纯内能,前边修的是佛门正宗,后几步才算分支流派的路数,每夜一直要到凌晨三点后才入睡,修真的过程胜于睡觉,第二天一大早起床,照样神清气爽,内能邪火旺的不行哦。

    “唉唉,大半年的静心潜修,修为又有所提升,可草花罡气的洪大程度,要做到治愈不孕不育,一草一个准儿,还有一定的差距呢。”收功之后,慧露习惯性的敞开袈裟,扒下裤裤,亮出一柄豪壮的佛门爱爱来,散热的同时,孤芳自赏的把玩着。

    深夜潜修的收功时段,相当于对一整天的潜修打个总结,这最后的一步,也是最关键的,莫说外人,就连庙内最亲信的弟子也不知真相啊。

    于是,慧露的潜修之所,未经允许,贴身小和尚静生也不能随便出入,成了弟子们眼里的神圣之地。

    把玩一番佛门爱爱,倒了小半铜盆水,投下七八粒秘制的黑色壮阳沐浴丹,慢慢的浸透调匀,直到完全融入水中,才端起来放在一台小火炉上,

    脱了袈裟,扒了裤裤,一丝也不挂了,坐在中间掏了孔的宽木凳上,下边放着小火炉,搁上铜盆,微火熬着药汤,一缕缕的蒸汽慢慢从盆里升起,穿过木凳的孔洞,熏蒸着上边的佛门爱爱,这一过程,起码要持续一小时以上。

    慧露知道,壮阳沐浴丹由数十种雄性毒物的微小丸子以及毒液混合熬制而成,得来不易,却含有剧毒,说是沐浴,沾上一点浴液,立即皮肉腐烂,露出白骨,极其危险,于是分开腿杆子,稳稳的坐在木凳上,仅靠一缕缕的蒸汽透过孔洞,熏蒸着无比珍爱的宝贝。

    大约过了一刻钟,炉火慢慢燃旺,蒸汽越来越浓,下边微微有了湿热之感,药物成分浸入,麻麻的,痒痒的,于是弓起身子,手持如钢似玉之爱爱,生怕弄坏了一般,极其轻柔的试运行开来。

上一篇:第428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三 下一篇:第430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