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五

    佛门的丹药壮阳,试运行过程与草神门大为不同,并非把玩几下了事,须得慢慢的上下搓动,将内能邪火提升到极限,让丹药的成分充分渗透到佛门爱爱之内,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不至于中了丹毒。

    这慢工出细活的手法,慧露玩的纯熟无比,紧闭双目,嘴唇微张,一副极其享受的样儿,不紧不慢的试运行着,一柄佛门爱爱,伸展到几乎一尺了,为提升内能邪火,念想着客房里的四位贵妇人,在黑暗里一件一件的解除武装,垃圾一般的扔在床下,带着后园观花的心情,从头到脚的细细鉴赏,唉唉,既然住进庙内,手到擒拿,易如反掌,还能长翅膀飞掉么。

    四位美人儿当中,最后住进的杨越,年纪轻轻,青春美貌,娇弱无比,差不离还是个呆萌呢,要是直达花心,探了底儿,冲刷温泉澡澡的滋味,不亚于海边度假,极速冲浪哟。

    试运行十几分钟,在药力和内能邪火的双重作用下,佛门爱爱变的如钢似玉,即便是石头缝子也敢钻一钻了,有了一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感觉。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今儿个的董事长种菜,脚长、挺长、线长什么的,多如牛毛,随意的摸着女下属的大腿,无所顾忌的草办着二八妹纸、良家妇人,皇帝老儿一般,而我慧露却凭着一剂偏方,一柄佛门爱爱,让你们心甘情愿的将美人儿送上门来,这才叫一物降一物哟。”搓动不停,药物成分不断渗透,加了几块火炭,炉火燃的更旺,下边水雾蒸腾,内能邪火随之提升至八九成,放开双手,努力弯折身子,前后耸动,犹如正在实战一般,意念稍稍一动,极其充足的草花罡气,从丹阳迅速窜至根子底部,灌注于整条佛门爱爱之中。

    最后一步,相当于临战演习,暗黑的潜修之所里边,慧露随手取出一尊木质妇人家裸像,高耸的山峰,夸张的泉口,和真人木有两样,放在身边,稍稍瞄准,“咻咻咻”,“咻咻咻”,随着耸动的节奏,一道道草花罡气激射而出,犹如黑夜里一柄柄亮白的短剑,犀利的突破虚空,准确的突入木人泉口,消失不见。

    “唉唉,分别养了七八个老婆,没扯证的,还得治愈贵妇人,平日里会一会一心向佛的采女们,也不知为哈,人到立之年,内能耗散过快,潜修无法跟上,一柄佛门爱爱,居然有了些嫌累的感觉,根子附近的毛毛,也依稀的冒出一丝丝银白,老叟一般,真是一种扑街的节奏哟。”发出几道草花罡气之后,忽然有些力不从心,暗暗感叹着,传授秘诀的佛门拈花师父早已驾鹤仙去,独自在潜修之路中瞎摸索着,修的佛门正宗,虽然功底扎实,进展却极其缓慢,不曾有过什么奇遇,修为何日才能升级哦。

    “咻咻咻”,“咻咻咻”。

    又是几道草花罡气激射而出,却越来越细弱,还没到达木人泉口,就消隐于无形,不由的有些心灰意冷,暗自幻想着,要有一柄超过一尺的爱爱,以及充足无比的内能,无须给服用秘制草药,双管齐下,扫荡不同型号的巢穴,就能激活经脉,自行胀开输卵管以及卵巢什么的,达到治愈不孕不育的效果,那才叫真格的爽呆喽。

    事实上,这美妇木人由千年沉香木精制而成,由过去的佛门师父开了光,有一种特殊用途,在纳入草花罡气之后,放在妇人家身边,能散发出一波波银荡的神识,使得她们心神荡漾,节操要塞稍不稳固的,就会忍不住的投怀送抱呢。

    可是,内能如此不济,到观音节日,该下手时,木人的辅助效果大大减弱喽。

    ······

    ······

    原本月黑风高,到这时,夜空中乌云却慢慢散去,露出一轮银月来,林乐心里暗喜,噢耶,真是天助我也,月光照着,能偷拍一阵子了。

    正当慧露演练草花罡气,一心不能二用之时,大胆踩着一块石头,踮起脚尖,在窗台下朝着卧房里露出一只眼来,这一瞅不打紧,一股恶心之感使得胃里翻涌不止,这慧露收功之后的壮阳手法,实在是邪恶之极,原本不同门却同道,连草神门弟子见了也差点反胃,看的呆了,一时忘了拿出微型摄影机,拍出几段精彩画面呢。

    月光照着,屋内的情形暴露无遗,等到慧露拿出木人,身子前后耸动,犹如虚空运行一般,释放草花罡气时,才想起拿出摄像机,冒险一试,抓拍了一段镜头,怕让他发现后计划泡汤,不敢久留,偷偷的从窗台缩回脑袋,无声无息的回到围墙边,抓起绳索,脚蹬墙面,吃力的爬上去,回到庙内。

    到原定碰头地点,左等右等,不见小鸡公人影,有些心焦,哎呀,木有毛贼师父助力,如何能完成暗访计划呢,正在心上心下的,忽然感觉背后有个人,刚要回头,眼睛嘴巴给蒙住了--猜猜我是谁呀。

    “呜呜,鸡公哥,快放手。”

    “兄弟,今晚我们发财喽,”小鸡公提着一只名牌坤包,压低嗓门说着,贼手微微颤抖,“包里有好几万现金,银行卡里就不止这个数了,金银首饰,钻石项链,不知值多少钱哟。”

    “在哪儿偷的?赶快放回去,不然坏了大事喽。”见他偷得妇人家的东西,林乐急了。

    “客房的房顶由黑瓦盖着,捡了瓦,掉下一根绳子就下去了,兄弟暗访个啥,一点好处也捞不着,不如我们一走了之,出去分赃嘛,五五分成,如何?”塞进嘴里的肉不能吐出,历来是毛贼的行事准则,小鸡公拿着坤包,死活不愿意送回。

    “不行,必须送回去,鸡公哥求你了,事成之后,兄弟给你几万都行。”林乐严肃的劝道。

    黑暗中,两人正在就还与不还低声争论着,客房里,那位新加坡来的董事长夫人从睡梦中醒来,不见了枕边的坤包,高声尖叫起来,“哇,有贼,我的包给偷了,里边还有结婚戒指呢,快来人呀。”

上一篇:第429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四 下一篇:第431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