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九

    在后山时间久了,怕慧露会起疑心,转悠一圈,林乐和贵妇人们道别,约定午夜再见,目送她们跟着蔡眉闪入后门,回到庙里,然后绕过山门,回到停车处和小鸡公会面。--

    抖出当夜的计划后,小鸡公表示支持,乐意在围墙外随时保持联系,作个场外指导什么的。

    关上车门,当着小鸡公的面,扒了裤裤,解开绳子,哟喂,巨型宝贝现出一道道勒痕,好不心疼哦。

    离天黑还早着,钻进松林,找个隐蔽处,来了一番片段式修真,收功之后,意念稍稍一动,洪大的异能从新版雄藏里流窜而出,一柄仙界爱爱腾腾的挺起,备战已是十二分的充足。

    ······

    ······

    却说江油市金秋时节,气温宜人,加上正在进行国际铁人三项运动赛事,当日的江油市国际机场,航班忙碌,前来游览水城的游客渐渐多了起来。

    又一架外省的航班到达之后,一位年近四十、戴着眼镜的妇人家,提着简单的行李下了飞机,走出大厅,迈着母豹一般柔软的步子,来到出租车打车处,钻进其中的一辆,轻声说道:“去小云顶。”

    司机默默无语,发动汽车,飞速上了机场快速通道。

    “即便那慧露并非传言中的那般神乎其神,如此秀美的城市风光,到江油市一游,度假一般,如何也值呀。”望着窗外匆匆掠过的山山水水,城市建筑,妇人家的心情随之舒爽无比,摘下眼镜,揉揉一双美丽的眼睛,面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妇人家姓阳,名丽珠,是某大省建设厅副挺长,上任之后,恰好遇上旧城拆迁改造的大好机遇,两三年时间内,凭着一股泼辣劲儿,直接上房顶拆出钉子户房屋,能哄则哄,能骂则骂,成了著名的女强人,工作业绩极其显著,得到了上一级的大力表彰,不断的在媒体露面,明里工作卖力,暗中与开放商串通,相互得到巨额利益,同时上上下下的给些好处,使得拆迁工作做的顺风顺水,几年时间下来,神不知鬼不觉的,捞了两三个亿,正打算通过和垂直领导们私下沟通的关系,金盆洗手,及时调离现任岗位,去别的部门弄个闲职来混着,稳稳的坐享如山财富喽。

    “唉唉,我阳丽珠能够从一位小饭馆的服务员开始,攀上第一位官儿,弄个假文凭什么的,混进了官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凭借高耸的山峰,柔韧的蛮腰,白皙的大腿,极具活力的巢穴,以及聪明的头脑,让各部门的一二把手,甚至普通的办事员,通通的拜倒在石榴裙下,使得官途畅通,坐飞机一般的直往上爬,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哦。”出租车下了高速,穿过城区,行驶在坑坑洼洼的县级公路上,颠簸的厉害,阳丽珠不由的按压按压小肚肚,暗暗叹息着,自从上了官途,一直保持着与饭馆男服务员的婚姻,却除了每月打卡给他几万块外,一年难得见上一面,相当于有了自由身,跟官儿们办公室里的个别谈话,夜里的紧急汇报工作,成了家常便饭一般,使得极其柔美的巢穴,落下了长期的炎症,小毛病不断喽。

    “师父请开慢点啊。”

    小肚肚隐隐作痛着,阳丽珠不由的回忆起数月前的妇科检查结果,又是盆腔炎,又是附件炎的,打针吃药不见多大效果,主治医师还说,遇上这种比较严重的情况,绝不能揣上娃胞,以免大人孩子都出现危险哦,一颗并不算纯洁的芳心,不由的微微的一颤,天哪,眼下刚和家里男人扯了离婚证,隐瞒了过去,和一位三十几岁的房地产集团董事长好上,正打算寻个避风的港湾,为这钻石王老五生出个小董事长什么的,若巢穴仅能弄着好玩,草着好耍,没了具体的实用价值,第二次婚姻的前途必然一片暗黑哟。

    “到了,上边一段山路车没法上去,请你走好。”

    正遐思不尽的,出租车忽然停下,到小云顶了,阳丽珠递给一张大钞,说不用找零,让司机连声道谢,打开车门出去,活动活动关节,扭摆扭摆蛮腰,迈着极其柔韧的步子,一步步的朝山门走去。

    ······

    ······

    几乎就在阳丽珠走进山门的同时,一架从小热笨飞往江油市的国际航班缓缓降落在城市西郊的国际机场不久,一位容貌秀美、举止舒缓的热笨妇人,提着简单的行李,迈着碎碎的步子出了机场大楼,站在外边,因为第二次来大陆,一时木有见着前来迎接她的密友,身在异国,举目无亲,惊慌的小鸟一般,有些不安哦。

    “惠子,惠子。”

    “谢谢你赵小丽。”谢谢茫茫人海里现出一张熟悉的脸蛋儿,惠子赶忙迎上去,紧紧握住对方的手。

    寒暄一阵,惠子上了赵小丽的小车,上了机场高速,穿过城区,一路说说笑笑,径直朝小云顶驶去。

    这热笨妇人名叫莆田惠子,是名古屋一家重工业株式会社董事长的家眷,过去在大学里学过中文,对中国极其熟悉,因内地一家工业企业和株式会社有长期业务往来,认识了某工业集团董事长的家眷赵小丽,一来二去,成了密友,这次正是经她介绍,前去寺庙了结一个羞于说出口的心愿哟。

    “呜哇,泱泱大国,果然是山河壮丽,人杰地灵,难怪数年之间,经济总量就超过热笨,跃居世界第二啦。”望着窗外快速掠过的山山水水,旅途的劳顿一扫而光,然而行驶在县级公路上,虽然是豪华奔驰,还是有些颠簸不适,惠子不由的爱惜的捧着极其珍爱的小肚肚,暗暗感叹着,唉唉,二十几的人,结婚一年,家里那董事长老公卖力的链接运行,小肚肚却一直木有什么动静,去医院里一查,居然是卵巢先天性的有些阻塞,性福的生活顿时一落千丈,打针吃药不见效,可要是动手术,风险实在太大,弄不好就落下个终身不育,只好听信赵小丽的建议,抱着试试的态度,前来求仙问佛喽。

    沿着曲曲折折的山道,汽车上了小云顶,到半坡实在开不上去了,俩人扭摆蛮腰,晃荡美臀,迈着极其优美的步子,一步步的朝山门走去。

    在后山时间久了,怕慧露会起疑心,转悠一圈,林乐和贵妇人们道别,约定午夜再见,目送她们跟着蔡眉闪入后门,回到庙里,然后绕过山门,回到停车处和小鸡公会面。

    抖出当夜的计划后,小鸡公表示支持,乐意在围墙外随时保持联系,作个场外指导什么的。

    关上车门,当着小鸡公的面,扒了裤裤,解开绳子,哟喂,巨型宝贝现出一道道勒痕,好不心疼哦。

    离天黑还早着,钻进松林,找个隐蔽处,来了一番片段式修真,收功之后,意念稍稍一动,洪大的异能从新版雄藏里流窜而出,一柄仙界爱爱腾腾的挺起,备战已是十二分的充足。

    ······

    ······

    却说江油市金秋时节,气温宜人,加上正在进行国际铁人三项运动赛事,当日的江油市国际机场,航班忙碌,前来游览水城的游客渐渐多了起来。

    又一架外省的航班到达之后,一位年近四十、戴着眼镜的妇人家,提着简单的行李下了飞机,走出大厅,迈着母豹一般柔软的步子,来到出租车打车处,钻进其中的一辆,轻声说道:“去小云顶。”

    司机默默无语,发动汽车,飞速上了机场快速通道。

    “即便那慧露并非传言中的那般神乎其神,如此秀美的城市风光,到江油市一游,度假一般,如何也值呀。”望着窗外匆匆掠过的山山水水,城市建筑,妇人家的心情随之舒爽无比,摘下眼镜,揉揉一双美丽的眼睛,面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妇人家姓阳,名丽珠,是某大省建设厅副挺长,上任之后,恰好遇上旧城拆迁改造的大好机遇,两三年时间内,凭着一股泼辣劲儿,直接上房顶拆出钉子户房屋,能哄则哄,能骂则骂,成了著名的女强人,工作业绩极其显著,得到了上一级的大力表彰,不断的在媒体露面,明里工作卖力,暗中与开放商串通,相互得到巨额利益,同时上上下下的给些好处,使得拆迁工作做的顺风顺水,几年时间下来,神不知鬼不觉的,捞了两三个亿,正打算通过和垂直领导们私下沟通的关系,金盆洗手,及时调离现任岗位,去别的部门弄个闲职来混着,稳稳的坐享如山财富喽。

    “唉唉,我阳丽珠能够从一位小饭馆的服务员开始,攀上第一位官儿,弄个假文凭什么的,混进了官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凭借高耸的山峰,柔韧的蛮腰,白皙的大腿,极具活力的巢穴,以及聪明的头脑,让各部门的一二把手,甚至普通的办事员,通通的拜倒在石榴裙下,使得官途畅通,坐飞机一般的直往上爬,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哦。”出租车下了高速,穿过城区,行驶在坑坑洼洼的县级公路上,颠簸的厉害,阳丽珠不由的按压按压小肚肚,暗暗叹息着,自从上了官途,一直保持着与饭馆男服务员的婚姻,却除了每月打卡给他几万块外,一年难得见上一面,相当于有了自由身,跟官儿们办公室里的个别谈话,夜里的紧急汇报工作,成了家常便饭一般,使得极其柔美的巢穴,落下了长期的炎症,小毛病不断喽。

    “师父请开慢点啊。”

    小肚肚隐隐作痛着,阳丽珠不由的回忆起数月前的妇科检查结果,又是盆腔炎,又是附件炎的,打针吃药不见多大效果,主治医师还说,遇上这种比较严重的情况,绝不能揣上娃胞,以免大人孩子都出现危险哦,一颗并不算纯洁的芳心,不由的微微的一颤,天哪,眼下刚和家里男人扯了离婚证,隐瞒了过去,和一位三十几岁的房地产集团董事长好上,正打算寻个避风的港湾,为这钻石王老五生出个小董事长什么的,若巢穴仅能弄着好玩,草着好耍,没了具体的实用价值,第二次婚姻的前途必然一片暗黑哟。

    “到了,上边一段山路车没法上去,请你走好。”

    正遐思不尽的,出租车忽然停下,到小云顶了,阳丽珠递给一张大钞,说不用找零,让司机连声道谢,打开车门出去,活动活动关节,扭摆扭摆蛮腰,迈着极其柔韧的步子,一步步的朝山门走去。

    ······

    ······

    几乎就在阳丽珠走进山门的同时,一架从小热笨飞往江油市的国际航班缓缓降落在城市西郊的国际机场不久,一位容貌秀美、举止舒缓的热笨妇人,提着简单的行李,迈着碎碎的步子出了机场大楼,站在外边,因为第二次来大陆,一时木有见着前来迎接她的密友,身在异国,举目无亲,惊慌的小鸟一般,有些不安哦。

    “惠子,惠子。”

    “谢谢你赵小丽。”谢谢茫茫人海里现出一张熟悉的脸蛋儿,惠子赶忙迎上去,紧紧握住对方的手。

    寒暄一阵,惠子上了赵小丽的小车,上了机场高速,穿过城区,一路说说笑笑,径直朝小云顶驶去。

    这热笨妇人名叫莆田惠子,是名古屋一家重工业株式会社董事长的家眷,过去在大学里学过中文,对中国极其熟悉,因内地一家工业企业和株式会社有长期业务往来,认识了某工业集团董事长的家眷赵小丽,一来二去,成了密友,这次正是经她介绍,前去寺庙了结一个羞于说出口的心愿哟。

    “呜哇,泱泱大国,果然是山河壮丽,人杰地灵,难怪数年之间,经济总量就超过热笨,跃居世界第二啦。”望着窗外快速掠过的山山水水,旅途的劳顿一扫而光,然而行驶在县级公路上,虽然是豪华奔驰,还是有些颠簸不适,惠子不由的爱惜的捧着极其珍爱的小肚肚,暗暗感叹着,唉唉,二十几的人,结婚一年,家里那董事长老公卖力的链接运行,小肚肚却一直木有什么动静,去医院里一查,居然是卵巢先天性的有些阻塞,性福的生活顿时一落千丈,打针吃药不见效,可要是动手术,风险实在太大,弄不好就落下个终身不育,只好听信赵小丽的建议,抱着试试的态度,前来求仙问佛喽。

    沿着曲曲折折的山道,汽车上了小云顶,到半坡实在开不上去了,俩人扭摆蛮腰,晃荡美臀,迈着极其优美的步子,一步步的朝山门走去。

上一篇:第433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八 下一篇:第435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