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十六

    道钦微微一怔,却很快镇定下来,口气软了不少,“深夜摸进贵妇人的客房,到底为啥?施主只要说实话,我道钦绝不难为你。--”

    “你懂的。”

    “懂什么?”

    “还用明说吗?家花不如野花香,老哥和我都是爱好者嘛。”

    “呵呵,看不出你年岁不大,却很老道哦。”

    闲扯一阵,摸透对方的底儿,都有了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的感觉,林乐话锋一转,“唉唉,客房里的美人儿,个个如花似玉,我们只有干瞪眼的份,到最后,仅是慧露一人享用,好不郁闷哟。”

    话音未落,道钦敏捷的伸出大手,哗啦的扒了他裤裤,见到一柄尺把长的爱爱,吃了一惊,“哈哈,色胆能够包天,原来是本钱非同寻常啊。”

    “哇哇,你想干吗?”过去差点给外科杀手废了,林乐心有余悸,吓了一跳,连连后退。

    “不会把你怎样,”道钦放开巨型爱爱,脸上一团和气,“既然是个高手,我道钦放你一马,有本事尽管使出,只要不走漏风声,让慧露察觉,客房里美人儿随你挑。”

    “此话当真?”

    “出家人不打诳语,难道有假?”

    明明负责监看美人儿,为啥如此大方,拱手送人呢,林乐暗暗猜摸着,一定是庙内权利争斗,道钦落败,成为跑腿的角色,却木有捞到更多好处,暗中愤愤不平,想借外人之力,让慧露吃点暗亏嘛,于是淡淡的说道:“唉唉,以你的能力,胜任住持之位绰绰有余嘛,而那慧露除了会一点自吹自擂,裤裤里边的天生本钱还算不错,木有别的本事,小弟真为你打抱不平啊。”

    “休得胡说,慧露宝相庄严,神灵附身,超凡脱俗,绝不能对他有丝毫的怀疑。”道钦在庙里混的久了,心机深沉,绝不肯轻易吐露真言。

    “抽烟吗?”林乐抛出一支中华,自家也点燃,嘘嘘吸着,既然摸透了对方的底细,也不那么拘束了,反客为主,翘起二郎腿坐在柏木椅子上,“老哥,俗话说逢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我都是一条道上的人,不必遮遮掩掩了,其实我上山之前,对慧露的根底已经摸了个透,知道他凭借一点内能,并木有治愈不孕不育的把握,仅靠一点丹药来碰运气而已。”

    道钦其实是个烟酒茶全来、五毒占了三毒的俗家僧人,接过中华点燃,嘘嘘的深吸一口,不动声色的问道;“既然了解他底细,为啥还把老婆往火坑里推呢?”

    林乐心念急转,要是把眼前的道钦拉拢到己方,暗访计划岂不是事半功倍喽,于是试探了下:“我和蔡眉一齐上山,有个惊人的秘密,却不敢随便吐露,你道钦要是得知,一定会亲自报告慧露的。”

    道钦果然须眉颤动,急切的问道:“啥秘密?兄弟说出来,绝不报告慧露,若是食言,我必遭天谴,给汽车撞,躺在医院三天三夜断不了气。”

    “其实蔡眉并非我老婆,而是某新闻单位的工作人员,前来搜集证据的,我的任务则是凭天生本钱,赶在观音节之前草办所有美人儿,用事实揭穿慧露的谎言,我们暗中制定了一个绝密计划,打算将云顶后山的黑幕曝光,彻底的搞垮他,”林乐说着,一面静观对方的反应,“老哥不会向他打报告吧?”

    “你俩个假小两口上山后,我一直感觉不太对头,唉唉,原来如此啊,”道钦仰面长叹,“我答应为这事保密,可作为寺庙武僧,眼睁睁看着住持垮台,不闻不理,也算大逆不道哦。”

    咋说来着,做人多少有点原则嘛,林乐握住他的手,旁敲侧击的劝道:“实不相瞒,我是某个公司的董事长,当惯了一把手,随便的摸着女下属美腿,和女客户嘻哈打笑的,慧露身为住持,必然也是如此嘛,大哥本事了得,却甘居人下,一直木有享受到最高待遇,还管他那么多干啥?”

    道钦无奈的笑笑,“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出家人六根清净,哪里会计较太多呢?”

    “若把我当盆友,老哥就不用遮遮掩掩了,慧露垮台是迟早的事儿,小弟可助你一把,登上住持之位,享受着一把手的待遇,决不食言,如何?”林乐见他有所动摇,继续劝着。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过,道钦探头望望窗外,收起笑容,极为老练的说道:“谁都乐意当一把手啊,我道钦同样如此,不过,不管你们的事儿成不成,我绝不直接插手,只是装聋作哑,并暗中提供些方便,让你们放开手脚的实施计划,行了吧?”

    林乐暗暗一喜,有了道钦的支持,暗访计划等于成功一半喽,忍不住和他来个热情的拥抱,有了一种并肩战斗的感觉,“提供方便,首先得交给我一套客房门钥匙,行吗?”

    “行,有备用的。”道钦说着,啪嗒的灭了灯,以免守门的和尚看见灯光,心怀疑问。

    俩人在黑暗的偏房里悄声密商。

    林乐抖出了暗访计划的更多细节,交代还有毛贼师父小鸡公的参与。

    道钦详细的介绍了庙内一些不为人知的格局,夜里值守情况,以及慧露的活动习惯等等。

    时间紧迫,还有个上官昭容在客房里等着,俩人趁着夜色浓重,出了偏房,分道而行,林乐取了一套客房钥匙,直接摸向客房,道钦则从另一条巷子回到武僧卧房。

    “咔嚓。”

    钥匙轻轻一扭,开了锁,无声无息的推门而入。

    “谁?”深更半夜,上官昭容又是痒痒,又遭惊吓,滑腻腻的小裤裤也懒得清理,正迷迷糊糊的要睡去,听到锁孔响动,难免又吃了一精。

    “嘿嘿,上官姐姐,是我,又来给你治病喽。”林乐邪恶的笑笑,扑到床前,一把抓了她的玉趾,流着口水,吭哧吭哧的啃咬起来。

    “呜哇,查夜的武僧都抓了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事情曝光,还不快走。”

    “没事,武僧睡着了,怕啥,好好的让小弟爱一爱,要舒爽就舒爽个够嘛。”

上一篇:第440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十五 下一篇:第442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