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二十七

    听得隔壁的杂乱之声,祝鑫苑当然明白是咋回事儿,呜哇,清廷御医的后人将小热笨妇人伺候的服服帖帖,果然有些本事哦。

    其实,这不孕不育的毛病,并非运行过度,而是那石油老总一柄爱爱虽然豪壮,却年岁稍大,两边照顾,让她度过了许多独守空房的寂寞日子,痒痒难忍的深夜,凄雨孤灯的苦等,阴柔内能木有释放,极具活力的巢穴,有了血脉不畅的感觉,长时间的压抑着,才出了点小小毛病嘛。

    隔壁那边运行的欢畅,这边却追忆着过去,郁郁寡欢的,也不知为哈,虽然定力强大,受了声音的刺激,肌肤火烧火燎的,山峰酸酸胀胀的,巢穴内外痒酥酥的,居然有点那个了······当隔壁没了动静,这边的客房门钥匙孔忽然咔嚓一声,哎呀,说曹操曹操就到,御医后人果然来了,不配合吧,治不了病,配合运行吧,有损数年来的节操,对不起出手阔绰的石油种菜,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喽。

    再说林乐和可心的莆田惠子打了个短平快,异能耗去不到二成,在祝鑫苑的客房门外站了一会,手持水滑的爱爱试运行几下子,稍事准备,扭开暗锁,还没跨入房门,手机响了。

    “兄弟,慧露向我要了祝鑫苑的房门钥匙,已经过来了。”是道钦的声音。

    听得角落里小鸡公发出的一声蛐蛐叫暗号,暗道好险,要是提前让他有所察觉,暗访计划岂不是前功尽弃喽,赶忙闪到一颗大树背后藏起来,紧接着,朦胧夜色下,慧露身披袈裟,将注入邪恶神识的木人蛊藏在宽大的袖口内,迈着极其庄重的步子,一步步的到了祝鑫苑客房门前。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祝施主是否安好,住在庙里习惯么?”慧露打开房门,轻轻带上,双脚落地无声,迈着射狼一般的步子,到了床头。

    “谢谢住持关心,这里环境幽静,空气清新,蛮不错嘛。”祝鑫苑一时懵了,隔壁明明就是那御医后人在捣腾着,一过来咋会成了邪僧慧露呢,用被子紧紧捂住青春的身子,打算誓死抵抗,为石油老总好好的守住防线哦。

    “滋阴丹药服用两天后,可以接受正式的治疗啦。”慧露习惯了暗夜的入侵,目力绝佳,见她身子紧缩,用被子捂的严严实实,暗自好笑,唉唉,即便你具有女烈士一般的高尚节操,定力超强,如何也抗不过这具木人蛊的迷惑哦。

    事实上,观音节没到,正式的运行盛宴,慧露原本安排在明晚,可一连几天的深度潜修,佛门内能已是十二分的充足,大有一种如箭上弦的感觉,于是打算今夜选择其中一位,先尝尝鲜再说,而这祝鑫苑身为石油老总小蜜,估计节操极其松动,且漂亮又健美,可心又耐用的,于是毫不犹豫的选定了她。

    “神僧不是说明晚时辰最佳么。”经过蔡眉的反复宣传,祝鑫苑早已得知了这邪僧的底细,真要给他办了,伪善的甘露污染了身子,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哦,于是紧紧的缩在被窝里,只露出嘴巴和鼻孔,准备高声喊叫,引来同伴相救了。

    慧露暗中观察一阵,很快知道自家的失误,原来这老总小蜜的节操,不亚于刚毕业的学妹呢,却不当一回事儿,邪火旺着,佛门爱爱在裤裤里边翘的老高,并不急于动手揭开被子,邪邪的冷笑着,问寒问暖的同时,掏出袖口里的木人蛊,对准她的头,释放着极其强大的银荡神识。

    “神僧,对不起,今晚我身子有点不舒服,不太适合治疗,请你回去休息吧。”祝鑫苑小声婉拒着,也不知为哈,没过几分钟,脑子里有些晕乎乎的,眼前幻象连连,仿佛有一位浑身散发着金光的神僧,手持豪壮的佛门爱爱,面带悲天怜人的微笑,慢慢的靠近过来,先前听得隔壁水响,早就受了点刺激,如何受的了这般的迷惑呢,活力无限的巢穴深处,忽然咕嘟一声,一小股极其宝贵的水资源,原本属于石油老总专用的,莫名其妙的喷涌而出,害的淡雅的小裤裤湿漉漉的,暗叫糟糕,连叫唤救命的力气也木有了,莫非真要给射狼办了么。

    “卧槽,以为你是贞洁烈女什么的,下边上了锁的,防线并不咋坚固嘛。”听得床上的美人儿喘息连连,慧露有了八九分的把握,藏起木人蛊,就像请客吃饭动筷子一般,不失礼节,轻轻的揭开被子的一角,就要先掏一掏窝,试一试水深喽。

    再说林乐藏在角落,瞅着这边的客房门,左等右等,十来分钟过去,始终不见慧露出来,心底里酸溜溜的,吃了一坛子醋一般,暗暗叹息道,肌肤青白,如脂如玉的绝色美人儿,要是给他提前办了,作为草神门弟子,如何有脸面吃人家的残汤剩饭嘛,却又不敢亲自去打搅,忽然想到美人儿们手机给收了,只有那蔡眉还拿着小鸡公的,于是悄悄拨通,说道:“蔡姐,邪僧进了祝鑫苑的房,快想法去阻止他。”

    蔡眉刚刚入睡,接到电话,义不容辞的穿了衣衣,风风火火的跑过去,用力敲门,高手说道:“哎呀,祝鑫苑姐姐,我今日小姨妈提前来了,能否找一片卫生巾来救救急呀?”

    祝鑫苑早已给木人蛊弄的迷迷糊糊,任随一双肮脏的大手在山峰与蛮腰之间滑行,竟然毫无知觉,一阵敲门声过后,听得蔡眉的叫喊,忽然清醒了大半,奋力推开他的手,高声应道:“好嘛,我有备用的,厚厚一大叠呢,等等,立马开门。”说着披上衣衣,翻身下床,趿拉着鞋开了门。

    慧露不得已,只好藏到门后不动。

    等到蔡眉离去,祝鑫苑不再客气,反客为主,冷冷的下了驱逐令:“对不起住持,请你离开,小女子要休息了。”

    美人儿清醒过来,慧露知道木有蛊的神识给破了,既然对方节操如此强大,再纠缠下去,给别的美人儿知道了,反而弄巧成拙哦,于是双手合十,庄重的应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既然施主身子有些不适,明晚再说治疗的事儿吧。”言罢,波澜不惊的,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出客房,一路上佛门爱爱不断回落,真要点垂头丧气哦,悄悄回到了潜修之所。

上一篇:第451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二十六 下一篇:第453章 草花仙智斗拈花僧之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