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鬼镇

    “你是外地人不识路,实在要走让我带路吧。”所有的声音完全消失,乡下妇人传递出一股意念,跟开口说话没有区别。

    “好的,我跟你走。”他昏昏沉沉,根本无法作出判断,也传递出一股意念回应着,顺从的跟在她身后。分不清当时是白天还是夜晚,整个天空呈现出深邃的宝蓝色,没有日月和星星,见不到云团,事实上整个空间都是宝蓝色的,他沉醉在这种神奇的景致中,心里充满难以形容的欣喜之感,而身边的女人若即若离,她是谁,到底要带他去哪里已经不重要。

    俩人再也没有相互传递过神识。翻过山坡,山下现出一座山地小镇,房屋低矮密集,镇上人影憧憧,他不知道该做什么,身边的女人消失了,或者是让他忘记了,小镇的街道是那种古老的石板路,好像当时逢集,人很多,挤在一起,肩靠着肩,脚挨着脚,他不认识其中任何一人,他们的装束看起来就像附近的山民,样子极其普通,天色幽暗,照样分不清是白天还是夜晚,奇怪的是,每个人的脸都模模糊糊,无论从哪个角度只能看到其中的一小部分,人们匆匆来去,没有谁注意他这位陌生的游客。

    带着游览观光的心情继续朝前走,赶集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仿佛都背对着他,尽管人多得挤不动,却没有任何声音。一条小河沟穿过小镇,河岸边一块平地上聚集着一大群男人,正神秘兮兮的交流着什么,仿佛要出什么大事,他忍不住围过去看热闹。“你必须进去玩玩,”一个带着草帽的高大男人抓住一个年轻人,“不然得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年轻人奋力挣扎,却如何也挣脱不开,“仅是在门口望了一眼,凭什么必须让我进去?”忽然另一个人朝年轻人捅了一刀,刀子深深的陷入肚子里,只剩刀柄,奇怪的是没有见到流出鲜红的血。

    林乐害怕了,正想悄悄离开,背后有个人拍了拍他的肩,“兄弟,你也进去玩玩吧。”转过身一看,是个四十几岁的山民,草帽遮着他的脸。“去哪里玩?不用了谢谢。”所有的言语都是用神识交流的,他更害怕,浑身瑟瑟发抖,转身要走,“你想挨刀子吗?”没想到山民一双有力的大手稳稳的抓住了他,不得已,只好跟着进了一道大门。

    大门内极其幽深,几个男人站在门边拿着几叠厚厚的钱一张张的数着,一脸的满意,“今天再来几个买主就挣够十个亿了。”钞票硬邦邦的,面额大得吓人,颜色光怪陆离,看起来跟清明节祭祖用的阴钞差不多,被戴草帽的男人拖拽着朝里走,林乐看到几个女人正冲他笑着,蛮腰扭摆,美臀晃荡,她们的脸也模糊不清,但眼睛很迷人,透出一股股难以抗拒的神识,于是仙界爱爱很快挺起,粗胀到极限,“卧槽,原来这里是一家窑子,草神门弟子尽管喜欢浪漫,却有着起码的节操从来不逛窑子的,对这些千人草万人压的货色根本不想碰一下。”他暗暗想着,微闭双眼,凝神调息,以保持定力抵抗女人们神识的入侵。

    “随便挑吧。”抓住他的男人命令道。

    “不,我没有性趣。”

    “既然进来了,没有性趣也要做,”一个数钱的男人走过来,“看看他身上有多少钱。”

    “草泥马,光天化日之下想抢劫么?”林乐毛火了,奋力挣扎,然而戴草帽的男人那双大手犹如铁钳,如何也挣脱不了。他被迫遭到搜身,从裤袋里掏出几张准备在高速路口给过路费的十元零钞。

    “冷静点,我们是做买卖的,绝不会抢劫,”黑暗中又走出一个高大的男人,看了看搜出的几十元零钞,眼里精光一闪,“好久没见过阳世的钱了,这些钱在我们镇上可以兑换成几百万呢。”

    林乐一时没明白对方的意思,忍不住问道:“你是说,凭我的几十元钱也能玩过够?”

    “是的,够多了,你想玩十个也可以。”戴草帽的男人认真的说道。

    时间的节拍仿佛已经变慢,所有的对话都是由神识完成的。林乐心念急转思量着脱身之策,“好的,我可以进去,钱全部是你们的了。”

    戴草帽的男人终于松开了手,将零钞塞回他的裤袋,“做我们这行也有自己的原则,让你按场次埋单,绝不多收一分钱,不然会失去信誉。”

    林乐还想表达什么,却让几个数钱的男人一把推到里边的房间,一道门无声的闭上,黑暗里衣裙悉悉索索,也不知暗中藏有多少女人,受到挤压,每走一步,都会感受到极度的弹性,集体的山峰和美臀带来了说不出的温暖和抚慰,让他回忆起十五六岁时的少男幽梦,有了一种快融化的感觉,唯有仙界爱爱坚如铁石,几乎超出了原来的尺度极限,浪漫的气氛之下,他甚至认为无须隔空瞄准,链接和突入,随便朝身边一草都能快活的运行不停,是山峰是美臀还是巢穴都无所谓了。

    黑暗中的美人儿们慢慢靠拢。他心中充满极度的欢悦,醇厚的仙界异能迅速提升,很快超过十二分的限度,他忘了危险,忘了这是走火入魔的预兆,许多纤纤玉手伸过来,温柔的爱抚着他的宝贝。

    仿佛置身于草花楼,身边女下属围绕,过了三两分钟,习惯性的以一把手的姿态随手滑入某位妇人家的腿根处,伸手一掏有些纳闷,核心部位尽管湿漉漉的,却寒气袭人,犹如摸到冰窖,“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挤在我身边?”

    “我们都是崇拜草神门弟子的女人,想求得你的仙界甘露。”周围很快向他传递出一致的神识。

    “我只是一个路人而已。”尽管神智有些迷糊,他始终牢记着不能暴露本门的秘密,想到那种从未见识过的冰冷巢穴,恐惧终于战胜了周围的极度诱惑,打算走人了。

上一篇:第479章 紧靠坟山的新建房屋 下一篇:第481章 山顶上的尼姑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