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千年怨妇

    “我就是被打入冷宫的刘妃子,自从皇上有了无数个新欢之后一直没有给碰过,谢谢你那天晚上送滋补汤时给我的爱抚,我在宫中幽闭几十年直到老去,就像自行掉落的鲜花无声的落在地上,心有不甘,迟迟不肯进入新的轮回,待在这里盼了你很多个世纪,终于盼到了。”自称刘妃子的云裳女子身形飘忽,出于古代妇人的羞涩在黑暗中用长袖遮住脸。

    “刘妃?呵呵,我想起来了,我是被派去专门服侍你的小少年,”林乐抬头,宝蓝色的天空再现于屋顶,更加明亮,他凝聚心神努力搜索,眼前的古代女人的确似曾相识,前世的记忆就像虚空中一片片散落的碎片重新拼凑在一起,过程及其缓慢,一点点的浮现在脑海之中,隐隐约约回想起家人送他进宫前请人割了碍事之物的情景,当时他并不知道那东西对男人来说事多么重要,“怎么回事?我穿越回到古代了?刘妃你为何待在尼姑庵而不是后宫呢?这里全是各个历史时期的留守妇人啊。”一连串的疑问通过神识不断向四周传递着。

    “你没有穿越,我们同处于二十一世纪,是我一直在尼姑庵里等你,”古代女人缓缓侧身,露出无比哀怨的小半边脸蛋,纤纤玉手悄没生息的伸过来滑入他小腹之下,手指细腻柔滑,冰凉刺骨,轻柔的安抚着一柄早已回缩到极限的仙界爱爱,“病恹恹的,难道今世你还是个宫中的人吗?苦等千年,妃子姐姐好失望。”

    妃子的神识激起了草神门弟子的起码至尊,提聚异能,雄藏内却没有动静,丹阳之中也静如死水,他忘了自身已经完全亏空,再强行和刘妃子作深度沟通将带来意想不到的危险,默念秘诀,仙界爱爱在没有异能支持的情况下硬生生的伸展开来,“今世的我早已不是宫中的小少年,而是一位豪壮的大男人了,好姐姐,既然你在宫中凄苦了那么多年,向你奉献一点男人的热力吧。”

    妃子没有任何神识的应答,缓缓的靠过来,柔美的腰肢递送在他手上,尽管有些冰凉,身子轻盈如羽毛。

    林乐再次让无边的浪漫氛围所包围,她的武装太过复杂,也不知是如何动作的,他干了草神门弟子份内的事情,仙界爱爱突进到该去的地方,那仿佛不是妇人家的巢穴,而是一片幽深而阴寒的、不可知的空间,她等得太久,太需要仙界热能暖和身子了。

    “嗯嗯,你真棒,呜呜,有你在,姐姐不寂寞了,”她无声的感叹着,幽深空间的入口慢慢收紧,感激的包裹着一柄并不在状态的仙界爱爱,“把你的所有全给我,来啊。”

    “好的,全给你了。”陌生之地巧遇千年故人,林乐决心倾其所有,然而意念一动,所有的先天之气、后天之气,包括重要如性命的雄藏异能音信全无,拿什么来讨得好姐姐的欢喜?一柄仙界爱爱伸展得不到一尺,好像成了机械运行的身外之物,有了一种嫌累的感觉,和先前的两次深度沟通大不相同,这一过程显得极其漫长,好像一直干下去都不会有什么结果一般,“妃子姐姐,真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行了。”

    “没事,你能行的。”黑暗中的妃子身子绵软,小鸟依人一般的紧贴着他,千年过后,后宫成了久远的回忆,没有皇上派来的心腹守护她的贞洁,是彻彻底底的自由之身了,她不再渴求皇帝老儿的那一点点龙种甘露,需要得到自由奔放的、民间的男欢女爱,她苦等了太久太久,饥渴之感无比强烈,幽深的巢穴之中突然祭出蓄积了千年的阴柔之能,产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仿佛要把他作为大男人的所有一股脑儿通通吸入,才会好受一点似的。

    这种巢穴自行蠕动的状况在林乐漫长的草花生涯里并不多见,个别顶尖高手才具备这种非凡的阴柔能力,不过自行产生强大吸力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他的身子微微一颤,又是一阵极度的酥麻之感电传到四肢百骸,激烈悸动之后奉献出最后的一点点甘露,也许不是甘露,而是血或者别的东西,然而为了照顾千年故人,他什么也顾不得了,由于天生的能力,仙界爱爱并没有很快的回缩,还在怠速运行着,“妃子姐姐,我只能做到这些,以后再来陪你吧。”他懒洋洋的,心里不无遗憾,估计到此为止了,然而纳入星星点点的可怜甘露之后,对方强大的吸力并没有因此终止,反而越来越强,想要把不在状态的仙界爱爱也吸入巢穴,纳为己有一般。

    “你还能做得更多。”她的纤纤玉手温柔的缠绕着他的脖颈,巢穴的蠕动越来越快,好像一只发飙的蜗牛,她的身子深不可测,直到这时才彻底表现出一个顶尖高手的无尽贪欲。

    “我不能做别的什么了。”也不知为什么,他昏昏沉沉,对方的神识越来越模糊,曾经的柔美巢穴成了一台骇人的绞肉机,软塌塌的仙界爱爱快要弯折,苦不堪言,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尽管异能全部亏空,成为负数,正在挣脱不得,在不断增强的吸力作用下,隐藏在魂魄之中的草花修为正在一丝丝的被吸走,纳入她那一片幽深不可测的巢穴空间之中。作为一个潜修之人,修为的重要性胜过性命,在凡间除了性妙师太或者蜀地道姑门掌门那种级别的高手才能摇撼它,恐惧攥紧他的心,死命挣扎想要脱离和她的链接,就像一条刚刚被渔翁拉出水面的草鱼棒子,“哇哇,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林乐你怎么了?别怕,我真是刘妃,不会杀你的,我只是极度饥饿,想要吸入你的一点草花修为而已。”黑暗中刘妃子用神识温柔的应道。

    “不,不行,你会害了我,变的一无所有,快和我分开。”紧紧链接在一起,草花修为不断流失,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她的吸入,林乐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上一篇:第482章 极度亏空 下一篇:第484章 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