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手下留情

    此时的林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四肢无力,无法动弹,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异能耗尽,剩下的仅是魂魄里的修为,然而千年的刘妃子就像眼下的某些个国企高管,吃了盈利还要吃国有资产的老本,冰冷的巢穴好似填不满的无底洞,凡间的超顶尖高手也无法与之相比。

    “卧槽,百年遗孀,千年怨妇,如此古怪的事情,莫非是到了冥界不成?”刘妃子的巢穴的吸力还在增强,草花修为一丝丝的朝外流失,也不知何时才能终止,林乐终于有所觉悟,然而整个人完全为对方控制,悔之晚也。在漫长的草花生涯里,修为一点点蓄积而成,一时半刻即将耗尽,极度的恐惧,比起有人正在用刀子划拉他的爱爱还来得强烈。

    “林乐,这里的确是冥界,怎么,在后宫里不是喜欢把玩我的山峰吗?浪漫一场,难道你后悔了?”黑暗中刘妃很快感觉到他的心思,传递出一股神识。

    “妃子姐姐,快松开我的爱爱,求你了,我是草神门弟子,会断送掉一切的。”紧紧链接着,却连手指头也没法动一下,第一次体会到风烛残年的老叟全身瘫痪的滋味,无言的哀求道。

    “呵呵,原来如此,感念千年以前有主仆之缘,我本打算适可而止放过你林乐,想不到你不打自招,承认是那邪恶的草神门弟子,我刘妃子苦守冷宫数十年,一直到人老珠黄也照样为皇上守住了节操,历来痛恨窃取妇人家贞洁的草花大贼,如此一来,非得把你魂魄里的本钱通通搜光,让你没法再回到人间作恶了。”巢穴剧烈蠕动,蜗牛继续发飙,仙界爱爱给凶悍的绞杀着,就像旱地蚂蟥一般没了什么生机,一丝丝的草花修为还在流失,以一种作死的节奏不停输入冰冷的巢穴。

    “唉唉,我林乐在阳世草办美人儿无数,木有做过什么恶事,一直顺风顺水的,却栽在你刘妃子手里,可叹可惜啊,也是草神门弟子的草花生涯命中该绝。”和对方紧密链接着,巢穴里倒流出一股股利刃一般的阴寒之气,扫荡着他的魂魄,在阳世无从知晓,此时才感觉到三魂七魄分为地上游魂,天上幽魂,居中命魂,而七魄就是七个脉轮,修为流失的同时,脚下的地上游魂和头顶的天上幽魂变得松松散散,七个脉轮正在飞速轮转,随着流失的加剧速度开始慢慢下降,他的心仿佛也随之沉入地狱深处。

    既然是冥界,没有昼夜之分,宝蓝色填满了整个虚空,在这里没有充盈的天地之气,只有阴森的邪气、煞气,凄苦妇人的千年怨气,冰冷刺骨的鬼气。

    让不该出现的无形之气包围着,林乐有了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在他模糊的意识里,开始猜摸着刚刚经历的一切,一想起那位坟地旁边新建房屋的女主人,忽然觉得有些蹊跷。

    ······

    ······

    夜深了,这一夜没有月亮,天上几颗若隐若现的星星散发着惨淡的星光,夜风吹拂,那片正对西方的斜坡周围,密林里响起沙沙的树叶抖动声,坟地里静寂无声,尸骨散发出的点点磷光仿佛正在照亮幽冥界内鬼混们前进的道路,而在坟地边沿,有一座巨大的古墓,草丛中一个阴森森的黑洞直通墓穴深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此时黑漆漆的墓穴里,一位身披袈裟的黑影双手合十,背靠石壁,口里念念有词,“总算报了倾家荡产、身败名裂之仇,这乡下小子往后就是废人一条了。”此人正是慧露,天边的一道闪电忽然一闪,微弱的电光照亮了他脸上满意的笑容。

    那位新建房屋的女主人身形一晃,还原为一位面色苍白、容貌凄美的黑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蜀地道姑门的掌门,听了慧露之言,淡淡的应道:“慧露有所不知,此人结了奇缘,属于异界草神门的关门弟子,刚才我引他进入冥界,先到鬼镇,那里有几十个阴气十足的鬼妓等着,想不到他定力深厚,不为所动,侥幸逃脱,后来被我引入冥界怨妇庙,才受到迷惑,先后给当代、近代、古代三位凄苦怨妇吸尽异能,抽走所有的草花修为,目前还有最后一步,趁他还没有醒来,只须我向他三魂七魄注入蜀地道姑门独门的阴寒魔气,锁闭七个脉轮,就能叫他不仅无法重新筑基,一生一世木有了浪漫快活的能力,而且终身男不男女不女,断子绝孙,即便他的异界草神门师父也无法破解。”说着,伸出双掌,口唇蠕动,暗暗运足魔力,就要动手彻底废了正躺在墓穴里一动不动的林乐。

    墓穴内目不视物,慧露天墓穴处透射出一束微弱的光亮,凭借初级天眼通扫视地上的林乐,见他双目紧闭,紧咬牙关,面白如纸,和一个死人木有多大区别,忽然想到他大功告成、离开寺庙之后,曾叫人传信让他及时躲避警方的追捕,好歹也算留了一手,让自己免去了牢狱之灾,既然都是草花爱好者,对方都能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落到手上后,事情也不该做得太绝,于是双手合十,低声劝道:“阿弥陀佛,禀告掌门,自从这小子上山后,我慧露财色两空,声名扫地,虽然害人不浅,可毕竟没有坏了我的内能和修为,掌门还是手下留情,放他一条生路吧。”

    黑衣女人双掌扬在半空,硬生生收起,叹了口气,“佛门中人,大慈大悲,我蜀地道姑门掌门就依你的意思罢了。”说着状如鬼魅,从墓口轻飘飘的移出,慧露跟在她身后,俩人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乐悠然醒来,感觉全身发冷,犹如掉进了冰窖,而四肢百骸有一种给抽空了的感觉,不由得大吃一惊,翻身爬起,摸到的是冰凉的石壁,见墓穴口透出一缕微弱的天光,顺着爬出去细细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新建房屋,却是一座荒草凄凄的古墓,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上一篇:第483章 千年怨妇 下一篇:第485章 羞于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