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羞于见人

    放眼望去,四面暗黑一片,几公里之外才会有村庄,坟地中磷光闪闪,孤身一人困在旷野之中,一时没回过神来,踉踉跄跄走了几步,一头栽倒在坟堆上,骨碌碌滚进草丛里,定定神回忆先前的小镇和尼姑庵,一切恍若梦中,突然想到性妙曾经说过,某些江湖上的神秘帮派能够引导凡人的灵魂进入阴间,就是乡下常见的“仙娘婆下阴”,才恍然大悟,知道着了别人的道儿,那位新建房屋里的热心农家妇人很可能就是蜀地道姑门的人,而尼姑庵内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按他的本事,办那三位妇人,即便是凡间的超顶尖高手,异能消耗最多不过三五成,可默念本门秘诀,雄藏之中没有一点动静,丹炉内也是空空如也,异能消耗殆尽,刚刚生出的一点先天之气迅速回流到脏腑深处,自行补足着七只脉轮的修为亏空,整个肉身的元气呈现出一种负数状况,更是吃惊不小。( 更新快,无广告,就来)

    “啪啪。”拨燃打火机朝下边一照,曾经引以为豪的仙界爱爱回缩到有生以来的最小尺度,犹如风烛残年的老叟,苍老的树根除了造孽兮兮的挤出点点滴滴的小手手之外,木有了任何针对妇人家来说的实用价值,而异能和先天之气完全亏损之后,根子附近的毛毛就在短短的几小时内忽然变色,呈现出一缕缕惊人的银丝,斑白的老叟胡须一般,尤为可怕的是,根子底部的升级版雄藏极度萎缩,变得松松散散,失去了过去半透明的光泽,灰暗难看,边沿呈现出一种肿瘤一般的粗糙锯齿状,手指触摸,再也木有与肉身合为一体的感觉,就像一块多余的累赘之物,极其难受,恨不能及时的抠掉,弃之荒野一般。

    “唉唉,小心躲避蜀地道姑门的追踪,却在意想不到的时间、意想不到的地点着了她们的道儿,如今这副可怜的样儿,即便回家卖红苕,求乡下媒婆介绍个寻常妹纸试婚之后也不会要,莫说日日快活,就连日后传一个林家的种,也木有了乡下汉子的寻常能力,真是天要收我哦。”仰面喟叹,手扶曾经的如钢似玉之爱爱,早已忘掉孤身一人独处荒野的恐惧,有了一种身在地狱底层的感觉。

    此时远处的村落雄鸡唱晓,东边的天际露出鱼肚白,明明翻过两座山就到长乐沟,病恹恹的,一副潦倒破败之相,哪里还有心情寻古访幽?异能耗尽,修为全失,虚弱无力,连滚带爬的到了山下。

    此地距离停车的旅游景点还有十几里路程,拦了一辆去附近乡镇赶早市的摩的,去酒店内埋单取了车,以三二十码的速度在乡村公路上慢慢行进,回到城内已是正午。

    吃过午饭,在草花楼内掩上董事长办公室门,习惯性的微闭双目,想来上一段片段式修真,才想到异能和魂魄内的修为丢失殆尽,一直对未来充满信心的草神门弟子,此时忍不住涌出两滴眼泪来。

    “笃笃笃。”“笃笃笃”。

    “请进。”估计是内部员工,赶忙擦干眼泪。

    贺瑞芳领头,四位女员工推门而入,围着董事长嘻嘻哈哈,那陈玉蝉见干表弟眼圈红红的,爱怜的问道:“兄弟咋啦?有什么不愉快吧?”

    即便遭遇劫难,草神门的秘密也不可外泄,林乐拿出一把手的姿态,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淡淡的应道:“没啥,几天来有点不舒服,伤风感冒而已。”

    贺瑞芳粗声粗气的说道:“哎呀,哪里是身子不舒服,明明就思念着外边某个极品美人嘛。”

    几人中李琼珍阴柔内能最为醇厚,却从不显山露水,男人去了,因为品行贞德,一直木有别的伴儿,半月来没和干侄儿来一场巅峰对决,此时难免有些幽怨,以干姑妈的姿态撇撇嘴说道:“唉唉,外面业务繁忙,就忘了关照内部职工,侄儿也该多陪陪我们喽。”

    曹娟身为大学生妹纸,跟着大姐姐们久了,过去的节操意识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尝过要死要活的滋味之后,暂时木有心思耍个男盆友什么的,一心渴求着董事长的仙界甘露,见他神色黯淡,闷声闷气的,莞尔一笑嘲讽道:“董事长的精力都用在外面去了,没精打采的,见了我们几个怕反遭枪尖嘛。”

    “怕我们枪尖,今儿个偏偏就要枪尖一下我的小表叔。”贺瑞芳紧逼过来,咬牙骂着,趁他不防,一双宽厚的大手猛的抓住裤袋,就要掏出那一柄曾经一尺二寸的仙界爱爱来。

    “我的好侄女,叫你一声姑奶奶行不?乐子真的不太舒服,求你莫要摸摸搞搞了。”林乐大吃一惊,要是暴露了真实情况,丢人现眼,董事长的面子往哪里放啊,急忙紧缩着身子,双手护住要害。

    “尼玛的皮皮,锤子个小表叔,长时间夹着宝贝不掏出来玩玩,就是叫我一声老祖奶奶也不行了。”贺瑞芳不依不饶,强行扒着他的裤裤,大有一种志在必得的架势。几位同伴嘻嘻哈哈的出手相助。

    “唉唉,不行,真的不行,这几天不太方便,男人的小姨爹来了。”正常情况下孤狼也斗不过群虎,这时林乐身子虚弱,手脚绵软,只有告饶的份。要是她们亲眼目睹升级版爱爱的突然变化,必然会叽叽喳喳的追根究底,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呵呵,你这个月的小姨爹来访,根子底下的香气也没了。”没有见到仙界爱爱之前,贺瑞芳鼻孔耸动,闻不到一丝异界奇香,不无遗憾的说道。

    “笃笃笃。”“笃笃笃”。正在这时,宋石喜站在门外听得里边有些动静,估计董事长又遇到麻烦,故意大声敲门,说道:“董事长在吗?”

    女员工们只好松手,林乐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迅速勒紧裤带,挺挺腰板,“宋哥进来。”

    美人儿们最怕这心眼特多的公关经理,很快闭嘴,悄悄退去,宋石喜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他一番,吃惊的问道:“老弟怎么了?你面色无光,印堂发黑,莫非生了病不成?快去医院里检查下。”

上一篇:第484章 手下留情 下一篇:第486章 深度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