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魂师

    却说距离江油市一百多公里处,有一座极为偏僻的三水镇,两条小河在此地与沱江交汇,数百年来曾经是当地的水陆要冲这一天镇上逢集,一大早山民们挑着担子背着竹兜云集在青石板的街道上,古码头上招揽生意的吆喝声和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而码头附近一条古时候买卖食盐的盐巷子稍显冷清,巷内仅有几家卖竹编农具和香蜡纸钱的铺子,其间夹杂着一处神秘老宅,石墙瓦屋顶,一扇褪色的木门终日紧闭,很难见到有人出入,老宅极其幽深,居中有一条狭窄的板壁巷道,蜿蜒曲折,仿佛木有尽头。

    上午,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走进盐巷子,站在老宅木门外躬身叫道:“师母请开门。”

    “泉福快进来,”七十几岁的师母一身黑衣,抽开门栓,亲热的摸摸他头顶,“师父正在闭关,不久就会出来的。”

    泉福穿过板壁的窄巷站在一间神秘的木屋外静静等候。

    屋内木有开窗,幽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师母说得不错,师父张阴阳正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一动不动,默念咒语,静心修魂。他是个瞎子,空洞的眼眶里就像安放着一对浑浊的玻璃珠,他快满八十岁,形容枯槁,行将就木,外出算命或为丧家看地得有人搀扶引路,他老了,然而就像一段旱地里的枯树,枝头绿叶稀疏,树干内却潜藏着旺盛的生命力,他的魂力洪大无比,再过十来年就能畅通无阻任意出入异界,达到魂游多重境界的第八重修为,他为自己算了一命知道来日不多,在宝贵的有生之年里修魂几乎成了生活的全部,只有遇上徒弟无法解决的问题才会亲自出马,于是平日的看地和算命业务大半交给了泉福。

    “咳咳。”

    木屋里响起轻轻的咳嗽声。泉副知道师父闭关时段已过,轻轻门进去,“师父,昨夜接到一单生意,徒儿恐怕做不了,能否请你去一趟?”

    “甚么样的一单生意,讲。”张阴阳收功完毕,背对泉福坐在太师椅上纹丝不动,在暗黑的木屋内犹如一尊诡异的雕像。

    “川黔交界处一辆大巴与一辆货车相撞翻入悬崖,三水镇的一家八口无一生还,家族多人请求您老去悬崖处做一场法事引领全家亡魂早日回归家乡。”

    如此惨烈车祸常人听来不免一阵唏嘘,然而张阴阳和死人打了一辈子交道,毫无惊诧之感,淡淡的问道:“翻车处距离三水镇有多远的路程?”

    “三百多里,坐大巴上高速需要四小时左右,徒儿担心的是师父受不了长途颠簸啊。”

    张阴阳缓缓起身,空洞的眼眶对着泉福,“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魂师招一亡魂,也胜造三级浮屠嘛,招魂就是你我师徒的本职工作,既然有人相邀,岂有推脱之理?长途颠簸算不了什么,快请师母收拾打点行李,我们立马动身吧。”

    ······

    ······

    就在魂师师徒准备动身前往车祸发生地之时,一辆小车开进三水镇,喇叭声不断,在熙熙攘攘的赶集人流中以蚁行的速度慢慢向前移动,车上的大个子美女司机急出一身大汗,探头出来向一位山民问道:“老哥,请问张阴阳家住镇上何处?”

    山民指指古码头上方的一条小巷,“就在那上边的盐巷子内,几步路就到,妹纸何必开车呢。”

    “谢谢。”赶集的人太多,此时小车进退两难,山民们听说是来找阴阳的,估计她家中遭遇不幸,山里人好奇,有人往车厢里一瞅,见后座用黑布紧紧蒙着,叽叽喳喳议论开来,一个乡下妇人忍不住想撩开黑布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

    开车的正是胡一粤,见人们朝车内探望,急忙关上车窗,在街边的一个草药摊子旁干刚刚停下,卖草药的老头子吼着要她离开,不得已,受人指引,将车停在一家铺子背后,用黑布裹着林乐抱在手上,风风火火奔向盐巷子。

    “年关将近,家中却遭遇如此不幸,惨啊。”一位老太太望着她手中的林乐,哀声叹道。

    “多半是病入膏肓,大医院治不了,才抱过来请魂师修魂的。”一位老爷爷应和着。

    胡一粤顾不了人们的议论,不客气的分开众人,大踏步进入盐巷子,恰好撞见一位风烛残年的老叟由一位年轻人搀扶着走出木门,身后还跟着一位老太,高声问道:“请问这就是张老先生的家吗?”

    张阴阳抬头,空洞的眼眶里流露出苍茫和漠然,“我就是张先生,姑娘有什么事,请讲。”

    “老先生,晚辈有一事相求,”胡一粤掏出性妙师太的信,“这是炮台山性妙师太的信。”

    “性妙?她出山了?”张阴阳一听,枯木一般的身躯微微一颤,掩饰不住心里的激动,尽管俩人年龄相差很大,却曾在十几年前完成过多次完美的男女合修,一听到她名字,沧桑的记忆之海里犹如投下了一粒小石子,激起阵阵涟漪,却很快平静如常,将信封交给泉福,“姑娘请里边坐。”

    回到老宅内,泉福一字不漏的念出信的内容,张阴阳听完,合上眼皮陷入一阵沉思,低声问道:“这林乐身为草神门弟子,如何会招惹上蜀地道姑门的人?”

    胡一粤急匆匆的将他在云顶后山大败慧露、被引入冥界遭到报复的经过叙说了个大概,悲悲切切的叫道:“老先生,如今只有您老能保护他重回冥界,向色中饿鬼们借取草花修为,将魂魄中的七个脉轮恢复原状了。”

    “咳咳,”张阴阳沉吟片刻,面朝胡一粤手中正在昏睡的林乐,一对浑浊的眼珠好像透视到了他的魂魄深处,“这孩子的先天之元气以及后天获取之天地之气全部由冥界怨妇搜走,更可怕的是,七个脉轮之中的草花修为给抽取得一成不剩,而且在和怨毒鬼妇交好的过程中自行纳入大量的鬼气、邪气、秽气,已经浸入三魂之中的命中定魂,虽然木有多少性命之忧,不过长此以往,恐怕会失去了男人的能力,从而断子绝孙哦。”

上一篇:第487章 冒险一试 下一篇:第489章 投放于冥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