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投放于冥界

    一个瞎子目不视物,却将林乐的肉身及魂魄透视得一目了然,胡一粤叹服之余,对好弟弟的未来无比忧心,急忙哀求道:“小女子恳请老先生救助他跳出苦海。”

    幽暗的修魂之所内,张阴阳端坐于把手磨得溜光的太师椅上,嘴角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元阳以及脉轮中的草花修为对草神门弟子来说等同于性命,既然受性妙师太之托,理应当及时救助他重获草花修为,不过我年事已高,行将入土,多年未曾进入冥界,何况今日已经受人请托,即将启程去川黔交界处召回一家人亡魂,还是另请高明吧。”

    胡一粤急了,躬身说道:“连性妙师太也无能为力,而我老父亲胡越江习练的是真武一路,更不对路,除大师外,没人能救他了,您老师徒出门招魂,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等多久也行。”

    张阴阳一听,忽然浑身一震,须眉颤动,一拍大腿,流露出少有的激动之色:“你老父亲是槐山派掌门胡越江?何不早说,二十几年前我曾经与慧露的师父缘觉大师结下梁子,在龙泉山之巅来了一场巅峰对决,我的魂力最终不敌他的佛门罡气,命悬一线,还是胡掌门出手相助,救得我一条老命,救命之恩多年来无以为报,”话锋一转,口气有所缓和,“对于魂师来说,这是极为棘手的活儿,你们手持性妙来信找上门来,我师徒俩岂有不闻不问之理?这样吧,我恐怕不行了,由我默念咒语,操控魂灵,让徒儿泉福引领林乐进入冥界,一路保护他,获取草花修为后立即返回,不得耽搁,不知小女子乐意与否?”

    胡一粤知道林乐有救,会心一笑,露出一对纯天然的酒窝来,“老父亲曾提起过这件陈年旧事,想不到是当年的魂师就是您老人家哦,只要能让小弟脱离困境,随便怎么安排吧。”

    泉福作为魂师之徒,天生魂力强大,加上苦心修魂,修为增长迅猛,历来喜欢迎接挑战,听说师父要安排他下到冥界,跃跃欲试的说道:“好的,一齐下到冥界,徒儿确保能引领他回到阳世,绝不会出什么差错。”

    张阴阳叫胡一粤把昏睡中的林乐平放在八仙桌上,双掌不断划动,口里念念有词,随后朝胸口猛的一拍,让他猛然醒来,揉揉眼望望四周,以为又回到了冥界的山地小镇,吃了一惊,哇哇大叫着拔腿就逃。胡一粤使出擒拿手,轻轻一带就拦住了他,说道:“小弟,这里就是三水镇,快快拜见张老先生啊。”

    林乐细细打量张阴阳一番,忽然清醒过来,倒头便拜:“小儿林乐拜见张老先生,还望您老运用无上魂力,救助我脱出苦海。”

    张阴阳目不视物,却准确的抓住他手臂:“胡一粤以及性妙于我老头子都有些渊源,孩儿不必拘礼,快快请起,时间紧迫,我立马安排法事,将你和徒儿泉福一齐投放到冥界完成大事。”随后面朝胡一粤歉意的说道:“小女子请暂时回避下,由师母陪着你在客堂里喝茶。”

    胡一粤应声而退。张阴阳开始有条不紊的布置法事,林乐见这泉福与自己年岁相当,模样乖巧,有了好感,找到一个玩伴一般,握住他的手询问魂师一行的某些奥秘,泉福一一解答。

    趁着张阴阳正在焚香燃烛,林乐止不住少年的好奇之心,面朝挂在墙上和摆在八仙桌上的魂器和法器,看看这儿,摸摸那儿,忽然见到桌上摆着一只半透明的袋子,无风自鼓,用手指试试,却好似无物,更加好奇,忍不住对着袋口想瞅瞅里边是些什么,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心神不稳,魂魄动摇,泉福立马扎紧袋口,低声告诫道:“这是如意搜魂袋,不能随便动的,没有它,你无法获取草花修为,我会带着它下到冥界。”

    张阴阳祭出洪大魂力,默念咒语,轰走附近的凶神恶煞,开辟出一条通往冥界的畅通之道,等到香烛燃尽,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吩咐徒儿和林乐并排平躺在八仙桌上,严肃的警告道:“泉福将携带着一块驱赶恶鬼的桃符、一张专门引诱色中饿鬼的春宫图图,以及如意搜魂袋护卫林乐一齐畅游冥界,里边的景致与人间全然不同,注意切莫好奇,流连忘返,要是超过三个时辰不能返回阳世,你们的肉身将成为两具冰凉的尸身,切记切记。”

    泉福接过三件魂器,点头称是。张阴阳随即在他们脚边点燃一对照亮通往冥界之路的脚灯。

    昏暗的油灯光犹如幽冥之光,林乐有些紧张,躺在桌上,睁大双眼,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闭上眼睛,静心调息,现在,师父就要投放你们下去了。”张阴阳说完,一脸肃穆,默念咒语,祭出洪大的魂力。

    ······

    ······

    林乐牵着泉福的手跟着往前走,脚踏青石板的路面听不到脚步声,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就像进入了另一重不可知的空间,天上木有日月星辰,天空呈现出曾经熟悉的宝蓝色,极度的愉悦之情再次充满他的心,“瞧,赶集的人真多,这里还是三水镇地界吗?”他用神识问道。“冥界其实与阳世是重合着的,我们正走在三水镇的古码头上。”泉福用神识回答。街上赶集的“人”摩肩接踵,看样子都是附近的山民,不过光线极其幽暗,无法看清每个“人”的脸,俩人手拉着手穿过古码头走向小河边,都带着一种游览观光的心情,好像是一对漂洋过海前来寻古访幽的老外。

    手拉手走在河岸边的小径上,忽然一个陌生人神秘兮兮的靠过来用神识问道:“兄弟买除草剂吗?只须二十元钱,撒一次地里永远不生杂草。”此“人”的脸犹如毕加索的油画人物,尽管模糊不清,从右边看到的却是左边的脸。

    “卧槽,永远不生草,地里能长庄稼么,冥界也有骗农民钱财的骗子,真是可恨,要是有个派出所什么的,老子真要去报警喽。”林乐感叹一番,想不到对方立马觉察到了,恶狠狠的瞪着他,眼球是白的,眼白是黑的,目光阴冷可怖,“尼玛的皮皮,你算老几?想下到底层地狱么?”此“人”紧靠他后背,用神识低声威胁道。泉福淡淡一笑,掏出那块磨得溜光的桃符来对着他晃了晃,对方突然紧缩身子,发出“叽叽叽”的惊恐叫声,落荒而逃,转眼间不知所踪,这种声音并非神识,好像确切的传入了林乐耳内。

上一篇:第488章 魂师 下一篇:第490章 冷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