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收鬼

    其他几位色中饿鬼目不转睛的盯着活动的画面,有了一种亲身相试的感觉,几柄鬼魂爱爱不知不觉挺得老高,达到多年来的不曾有过的极限尺度,过着干瘾还嫌不够,恨不能及时进入画面亲历一番似的。

    蜀地道姑门的铜镜迷惑活人,张魂师的画卷专门迷惑鬼魂,画面不间断的透出预先隐藏着的神识,时间越长效果越佳,泉福知道火候差不离了,口唇蠕动默念收魂咒,一波又一波的咒语法力由弱到强慢慢扩散开来,“呵呵,正如师父所言,赶尸有赶尸的诀窍,收鬼有收鬼的法门,猴子服河南人牵,再厉害的恶鬼也得服我们魂师操控哦。”自叹过后,暗藏心机,自信满满的躲在画卷背后,嘴角露出一丝窃笑。

    不多时,几位饿鬼伸长脖子保持着“看录像”的姿态一动不动,完全失去自由活动的能力,才明白着了道儿,对方来路不明,哪里是上吊跳河的年轻情痴什么的,可到了这时悔之晚也,都害怕给捉住投入冥界更底层,身躯不能动弹,惊恐之余,原本模糊不清的脸突然变得扭曲变形,呲牙咧嘴,牙齿外露,眼球凸出,并且不断变幻着不同的脸谱图案,想要以此吓退泉福,却无济于事。

    由于泉福法力有限,收魂咒并没有波及到相距不远的魏老鬼,这时的他照样活动自如,面带邪恶的笑容,手持一柄老树根一般的鬼魂爱爱,摇摇摆摆的朝林乐追去,一双枯枝样的灰黑之手朝前胡乱抓着,同时传递出神识:“来来,小子,老爹爹认了你作干儿子了,快过来让干爹玩玩,人哪,就那么回事,木有什么大不了的。”

    “呸,”林乐有了想吐的感觉,逃得像兔子一样快,转身朝魏老鬼唾了一口用神识回敬道:“想不到冥界的恶言和阳世如出一辙,你这老鬼,猪狗不如的东西,趁着本大爷修为亏空想打什么歪主意啊,等到恢复如初,大爷不草了你祖宗八代才怪。”也不知为哈,对方明明动作僵硬,步履蹒跚,移动却极其迅速,转眼间就追到跟前,不由得大吃一惊,逃得更快了。

    “干儿子,莫要跑。”无论林乐如何叫骂,魏老鬼犹如阳世的银邪老叟见到二八妹纸一般,模糊的面孔照样挂着涩迷迷的笑容,回头见几位同伴还在专心欣赏画卷,有了吃独食的想法,拦住林乐的回路,慢慢将他赶往黑沉沉的庙宇深处。

    林乐不知是计,给紧追着惊慌失措的拔腿狂奔,感觉四周一片暗黑才明白到了庙堂纵深,一转身见魏老鬼高大的黑影堵在一道窄门上挡住出路,手脚发软,一时忘了掏出桃符反击,缩在角落里不敢乱动。

    “卧槽,白送上门的猎物逃得了我老鬼的手掌心不成?”魏老鬼摸索着一步步朝林乐紧逼过去,黑暗中一双惨白的眼睛散发着微弱的幽光,犹如一对岩洞里的蛇眼。

    就在同时,庙门口的泉福口唇蠕动越来越快,收魂咒的法力完全控制住了几个饿鬼,朝庙门边一望,忽然不见了林乐以及魏老鬼,才知道大事不好,很快停下咒语,祭出洪大的魂力朝庙内召唤道:“林乐你在哪里?该是掏出桃符反击对方的时候了。”魂力放射出的意念波不断加强和重复,却不得不暂时解除收魂咒的法力,给了眼前的饿鬼可趁之机,纷纷伸展手脚蠢动起来,变得张牙舞爪,慢慢朝他靠近,恨不能将他撕成碎片一般。要是停止召唤,重新默念收魂咒,林乐就会凶多吉少,反之几个饿鬼不易对付,自身难保,泉福陷入两难境地,不知如何是好。

    庙堂内林乐正感觉到一股阴森的鬼气正在迫近,却又无处可藏,紧接着一双冰凉枯瘦的手已经摸到自己的裤裤,不禁毛骨悚然。“哇塞,想不到苦等千年居然遇上这样的新鲜货色,莫非冥王念我资格最老,格外开恩赏赐我不成?”魏老鬼用神识感叹着,一柄豪壮的老鬼爱爱不客气的抵在林乐身上。

    紧要关头,广袤的冥界虚空中仿佛响起一种亲切的召唤,提醒林乐及时反击,才忽然想起怀里藏着的驱鬼法器,于是愤愤的用神识骂道:“尼玛的皮皮,老臭虫去死吧。”掏出桃符用正面对着魏老鬼猛的一晃,一道闪亮的金光顿时划破了庙堂内的黑暗,魏老鬼先是一怔,暂时没回过神来,受到金光的近距离冲击,身形变得四分五裂,却凭着多年来的魂魄修为,很快重新聚拢,从庙堂厚厚的石壁穿透而出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林乐想到泉福正担心着自己安危,不敢耽搁,急急的冲出庙堂。

    再说泉福见林乐安然无恙的回到庙门口,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此时饿鬼们已开始活动自如,泉福趁对方来不及发动,再次默念收魂咒,加上林乐手举桃符,金光四射,没多久,饿鬼们重新定在原地,犹如一尊尊冥王庙里的恶煞雕像。

    “泉福哥,还是你行,现在该好好的整治他们一番了。”林乐用桃符一一拍打着饿鬼们的头颅,头骨纷纷爆裂,却又很快自行拼凑在一起,恢复原状,就像一种好玩的游戏一般,一时忘了害怕。

    “让师父投放到冥界已过了一个半时辰,时间紧迫,现在不是好玩的时候,快快收起桃符。”泉福严肃的告诫着,掏出如意搜魂袋随手一晃,袋子无风自鼓,很快变大,袋口胀满,几个饿鬼的脸忽然变得无比惊恐,严重扭曲变形,在短时间内变幻出千奇百怪的鬼魂脸谱,同时身躯慢慢缩小,顺着一股强大的吸力乖乖的进入了袋内。收完在场的所有饿鬼,泉福及时扎紧袋口。

    “现在该怎么做?”林乐止不住好奇握住袋子试了试,感觉轻如羽毛,若有若无,“有人做过实验说是灵魂的重量是二十一克,果然如此,几个饿鬼加起来不过一两多而已。”

上一篇:第491章 独夫庙 下一篇:第493章 重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