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途经仙界

    俩人自由自在的飞行在业海上空,忽然一对威风凛凛的鬼差升上虚空,挡住去路,用神识问道:“二位不在生死薄主薄手中的名单之列,为何私自潜入冥界?大胆飞越业海?”

    泉福镇静的应道:“禀告二位,我本三水镇张魂师之徒,受师父指派进入冥界为身边这位小弟找回丢失的魂魄修为,木有办理通关手续擅自闯入,还望见谅。”

    其中一位鬼差笑道:“原来是张瞎子的徒儿到本辖区办理业务,瞎子事前早已焚香燃烛通报过,无须办理通关手续了,注意快去快回,以免超过设定的时限出现意外。”

    估计距离时限还有一个时辰,俩人谢过鬼差继续飞行,业海茫茫,不知何处是岸。俯视下方,数不清的夜叉正在撕吃着业海中的鬼魂,一截截断肢残体被塞入血盆大口之中,杀鸡给猴看一般,林乐亲眼目睹,有些反胃,惊骇之余,有所觉悟,“卧槽,原来人们在人间做了恶事,即便侥幸逃脱法律的制裁,木有烂在监狱里,进入冥界后也得偿还欠下的孽债,无一例外,而作为草神门弟子,往后可得顺应时代潮流,恶补一番儒学佛学方面的知识,提升思想道德方面的水平什么的,用升级版的理论武装自己的头脑,除了给予妇人家们性福,更重要的是让她们拥有幸福的感觉,也算是修生积德,死后少受些磨难哦。”

    泉福吸收到林乐的神识,不由得咧嘴大笑,无声的笑意通过魂力波传递到林乐的脑海中,“哈哈哈,做你们草花一行的,见过如此血腥的惩戒场面,也算受到一场深刻的思想道德教育,有了一种敲山震虎的效果啦。”

    俩人一面飞行一面用神识交谈,黑沉沉的海面不断朝后掠去,不知不觉到达了业海彼岸,林乐竭尽目力凝视远方,冥界的地平线之外,灰蒙蒙的背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比深广的辉光,犹如旭日东升的时刻一般,不由得惊喜的问道:“哇塞,莫非前边就是阳世,我们很快会见着日月喽?”

    想到草神门弟子异界方面的知识少得可怜,泉福不禁好笑:“那不是阳世,而是最低层的仙界,紧挨着业海,让罪孽深重的鬼魂们看着眼馋,可望而不可及,时辰不早,莫要东张西望,快快赶路吧。”

    一想到仙界林乐不由得怦然心动,使劲拉了泉福一把,急速的飞行速度顿时减慢了许多,“哎呀,我的草神门师父正是低层仙界的小神,既然顺路,何不去游览一番,说不定会有些意外的收获呢。”

    泉福毕竟是个少年,几次途经仙界边沿,却因为本门事务在身,从没有进去观光过一回,估算着时间还有点剩余,好奇心大发,迟疑一阵应道:“好,距离师父设置的时限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快去快回,不能超过二十分钟哦。”

    俩人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携手飞行了三五分钟,黑沉沉的业海慢慢消失了,眼前忽然变得一片敞亮,整个的空间充满着紫气瑞光,流光溢彩,很是好看,然而就在进入仙界的一瞬间,都有了一种缺氧窒息的感觉,不由得吃了一惊,“呜哇,泉福哥不是说过异界里木有空气也不需要呼吸么?为哈会有一种高原反应,胸口如此难受呢?”

    泉福微微一笑,牵着他从虚空缓缓的朝仙界降落,“没事,此时的你我虽然有一点魂魄修为,却并非仙人,强行突入仙界的时空范畴,四面充满异能,凡人的魂魄自然会产生负压,让你我难受嘛。”

    “原来天地之间还暗藏如此多的奥秘,连爱因斯坦什么的也解释不清哦。”

    越接近仙界,负压所致,缺氧的感觉越发强烈,魂魄松松散散,快要散架一般,俩人终于平稳落地,环视四面,仙山耸立,丛林密布,与人世间的胜境木有两样,不过无风无影,一派无限的宁静与祥和,一只仙兽从身边安然走过,当他们不存在一般,“哇塞,”林乐欢叫起来,“这正是年画中的麒麟呀。”

    俩人携手前行,大饱眼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奇山怪石之中,树木静止不动,犹如民间剪纸画中的剪影,一些个叫不出名字的仙兽悠然漫步,一双双透亮的眼睛里满含着人类的智慧光芒,见了俩位不速之客并不惊慌,安静的趴下来接受着爱抚。正陶醉其中,忽然半空中闪出一道强烈的瑞光,一位神人从天而降,用神识威严的责问道:“大胆小鬼,来自何方?为何携带一身鬼气,无故私闯仙界?”

    受到瑞光的冲击,俩人承受不住仙界的异能之重,身形迅速萎缩,不免有些惊慌,泉福顾不了许多,纳头便拜,“禀告神人,小儿是凡间三水镇一位张魂师之徒,引领异界草神门弟子林乐进入冥界补充魂魄修为,途经贵地,有所打扰,还望见谅。”林乐也诚惶诚恐的跟着跪下。

    神人手抚银须,叫道:“原来如此,快快请起,林乐,师父挂念你已久,我立马去叫他过来,让你师徒见上一面。”

    想到即将亲眼目睹师父尊容,林乐激动万分,忍不住扑上去握住神人的手,冒出一句长沟镇的方言来:“尼玛的皮皮,一位小公司的一把手能与仙人师父会面,恐怕凹八麻以及锦正峎之流也享受不到如此的待遇,老神仙,真是谢谢您喽。”刚刚接触到衣袖,却空空如也,再细细一看,神人早已不知所踪,不由得后悔不已,转身对着泉福用神识说道:“唉唉,口出秽言,也不知老神仙是否怪罪哦。”

    泉福淡淡一笑,“莫担心,人家异界神仙哪里会跟你一般见识,就是骂他一句老狗也不会生气的。”

    林乐正心上心下的,忽然眼前一亮,不远处惊现一袭熟悉的白袍,于是悲喜交集的扑过去,大叫一声“师父”,跪倒下去又是磕头又是作揖。

上一篇:第494章 飞越业海 下一篇:第496章 第二次筑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