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庆祝无意义

    林乐不得不掩饰草神门弟子和草花公司董事长的双重身份,笑着应道:“师兄师姐们,本人林乐,树林的林,快乐的乐,长沟镇人,家境贫寒,凭着一亩三分包产地过活不下去了,出来打打临工,补贴点家里的经济,哪里敢跟你们争夺名额哦。”尽管大篷车内光线幽暗,瞄了一眼,见两位师姐一胖一瘦,胖者面如银盘,下巴饱满,鼻孔耸起,眼里精光闪烁,一看就是个阴柔内能极其沉厚的高手,而瘦者蛮腰纤细,整个人儿具有一种竹子一般的秀气,脖颈现出蓝色的青筋,咋说来着,极具骨感什么的,却又说不出的柔弱、羸弱,给人一种容易草办的印象,也不知为哈,邪火轰的燃旺,一柄仙界爱爱腾腾的挺起,伸展运动过后,变得尺把长有余了。

    农用车行驶在机耕道上,张瞎子照例坐在副驾上,而师兄妹们窝在在车棚内,犹如一个临时凑合的大家庭,气氛说不出的友好和愉快,身子挨着身子,衣衣擦着衣衣,大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美人的芬芳气气混合着异界奇香,随时会擦枪走火一般。师兄师姐听了他的一番解释,胖师姐用浑厚的女中音应道:“我姓詹,名雨兰,林乐师弟莫要多虑,以后大家一齐走乡串户,咋说来着,谁有天赋,谁就转为正式的弟子嘛。”

    林乐斜了一眼,见詹雨兰肌肤如脂如玉,在暗黑的车厢里散发着淡淡的荧光,而山峰高耸入云,随着大篷车颠簸的节奏一弹一弹,一跳一跳的,少年的一颗草花之心,不由得跟着一漾一漾的,于是吞下一泡口水,恨不能将一对山峰囫囵的吃下去一般,讨好卖乖的说道:“咿呀呀,小弟进了你们的班子,以后雨兰姐姐可得照顾着点喽。”

    清瘦的师姐撇撇嘴唇说道:“呵呵,刚一来就和美女攀上了关系,把我们三个晾在一边喽。”

    泉福赶忙介绍道:“林乐师弟,这是你的家门师姐林米琪呢。”

    “哎呀,米琪姐莫要见外,你更是个大美女哦。”林乐及时的补充道,同行的师兄分别叫四猪,三根,一一握手,说些多多关照之类,师父不在场,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却绝不拿拿捏捏,木有丝毫的艾美什么的。

    这是巴蜀的农耕腹地,田野村落,井然有序,农用车下了机耕道,行驶在坑坑洼洼的乡间小道上,田边的村民们竖起手中的锄头望着熟悉的大篷车,纷纷说道:

    “唉唉,年光将近,也不知哪家又死了人喽。”

    “这年头阴阳道士的生意比接生婆的生意更旺,许多人去了城里,往后乡下会慢慢冷清了。”

    车棚里的几个少年少女将出门做业务当作旅行一般,见了路边的村民,纷纷的伸舌头,做鬼脸,死猪以及三根还敲锣打鼓的,忘乎所以的高兴劲儿,只有那新版的《庆祝无意义》里边才能细细的述说哦。

    丧家在一座偏僻的村子里,三面靠山,车不能进去,只好下车搬东西,主人听得汽车声,也招呼着村民出来帮忙。下车前,泉福低声告诫道:“进了丧家,得哭丧着装出一副苦瓜脸,好像死的是自家的亲爹一般,直到送去火葬场烧了过后才可以随意一点,切记切记。”林乐应道:“木有问题,要是缺了个哭死人的,小弟勉强可以上嘛。”詹雨兰笑道:“哭丧是詹姐的专职工作,每一场还有红包的,哪里会轮到你林乐哟。”

    走进丧家的院子,里边闹哄哄的挤满了人,这家死的是个老人,肝硬化什么的,肝脏已是一包糟了,大医院的主治医生断定活不了一月,叫抬回去,老人却在家里让子子孙孙守了两月才断气,这日家人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尸身还停在堂屋之中,白布覆盖,好在天气寒冷,木有什么异味,道场团队神情肃穆开始准备干活,詹雨兰正对死人的脚,咚的一声跪倒在地,呜呜咽咽的哭开来,声音凄凄惨惨,叫人听了好似死了她的亲爹一般,让丧家的长辈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

    既然答应跑龙套,林乐只是跑上跑下的帮着搬道具,完事后站在一边看热闹,见詹雨兰哭的个声泪俱下,梨花带雨,跪伏在地,使得美臀的轮廓暴露无遗,紧绷绷的,显示出一种深不可测的厚度,邪火不由得轰的再次燃旺,暗自愧疚,人家忙着做业务,草神门弟子却在旁边偷看找乐,实在有点不道德哟。

    丧家的长辈见这小道士嬉皮笑脸的,面色变得很不好看,林米琪见状,偷偷的揪了他一把:“这里木有你的事了,外边去帮着主人家搬桌子吧。”

    给家门师姐揪了下,生疼生疼的,林乐心里却暗暗的一甜,哟喂,想不到这弱不禁风的林米琪却是一枝刺玫瑰呀,一柄仙界爱爱不由得奋力的一挺,达到一尺二寸的极限了,乖乖的应道:“好哩,听候我的姐姐吩咐。”做个鬼脸溜出院子了。

    远近的乡里乡亲、亲戚朋友提着草纸,陆续赶到,由三位师兄手持乐器,丧鼓声声,唢呐阵阵,张老先生引领着至亲做道场。这一家子还算气派,入夜,又请来一个乡下的乐队凑热闹。

    主客忙忙碌碌之中,林乐在人群里穿来穿去,为道场团队打着下手,迷人的异界奇香混合着死人的气气,使得许多美丽的乡下亲眷们晕乎乎的,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营造出一种既浪漫又诡异的气氛。

    俗话说条条蛇都咬人,各行有各行的苦处,道场做了三四个小时,实在是比拼站功和耐力,三位师兄早已习以为常了。

    而詹雨兰哭过几场,每一场一个四十八元的红包,收获不错,完事之后,抹抹眼泪,出了堂屋,牵着林乐的手说道:“师父和师兄做道场,这里木有我们的事了,去外边转一转吧。”

上一篇:第521章 小道士 下一篇:第523章 清清小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