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隔壁就是个死鬼

    此时的丧家院子正中用长木凳搭起了一座奈何桥,张老先生挥舞招魂幡,口里念念有词,正引领着鬼魂进入幽冥界,在他身后跟着主人一家,而泉福、四猪、三根则站在旁边一个劲儿的敲锣打鼓,奈何桥两边,站满了看热闹的亲戚盆友。

    詹雨兰下边正泛滥得一塌糊涂,愁着木有地方好好清理呢,却又人生地不熟,只得朝主人家的茅厕里奔去,“哎呀,这新来的小师弟真有点说不出的名堂哟,吸入了一点男人的气气,居然神魂颠倒的,要是在晚上一起坐在河边,他真的心怀不轨,说不准会给······”毛火着,却见茅厕仅有一扇篱笆门遮着,太过简陋,外边的几个女人正在排队呢,一时心急火燎,不知如何是好了。

    林乐屁颠颠的跟在她后边,很快就明白了师姐的难处,悄声说道:“师姐想方便么,茅厕外边还排班站队的,好容易轮到你哟,去树林里,小弟为你放哨吧。”

    “死鬼,怎么知道师姐要方便?唉唉,走嘛,一定要站好岗哦,”詹雨兰一把拉着他走出院门,来到屋后的野林子里,“不许偷看哦,不然,师姐知道了可不饶人的。”

    “唉唉,人哪,就那么回事,有神马好偷看的。”林乐邪邪的一笑,应道。

    “呸,少说些没盐没味的话儿。”下边黏乎着,詹雨兰变得无比的灵活,愤怒的小鸟一般,一晃闪进树林里不见了。

    林乐老老实实的站在树林外苦等,“呵呵,要说看,草神门弟子也不知欣赏过多少幅美丽的画面了,可不知为哈,一想到这师姐白皙的身子,胀鼓鼓的腿杆子,高耸入云的山峰,一听到她柔美的女中音,一闻到她夹杂着鱼腥味的芬芳气气,好似回到了呆萌时代,她那娇美的身子,每个角落都充满着无尽的神秘感哟。”流着口水,挺着爱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儿,却尽量管住自家的眼睛,不伸长脖子朝树林里探望,越是隐忍着,邪火烧的越旺,恨不能像过去一样,飞扑而入,来个短兵相接,一触即发,猛烈燃烧,好好的浪漫一番喽。

    尽管林子里虫虫爬着,草叶豁着,怪难受的,不过这荒地里撒野的事情,詹雨兰随着丧葬团队走南闯北,也经历不少,只是平日由师妹望风而已,环顾四面,确信无人窥探,才小心的将长裤裤朝下拉,刚要蹲下去,又拍了拍大腿,呜哇,这人真是马大哈惯了,咋会忘了向林米琪要纸巾呢,起身呼唤道:“林乐师弟,快去找米琪师姐要点纸巾呀。”

    “好呢。”能为大美女服务,正是草神门弟子的荣幸哦,林乐兔子一般的回到院子里,一把拉住林米琪,“家门师姐,大师姐想方便,院子里的茅厕挤不下,向你讨点纸巾。”

    林米琪撇嘴一笑,呵呵,刚见面就如此亲热,不会有什么艾美吧,从手包里掏出纸巾递过去,“给,师弟成了护花高手喽。”

    “哪里哪里,家门师姐以后有难处,赴汤蹈火,小弟也在所不辞嘛。”林乐接过纸巾,飞奔到屋后,递给詹雨兰,规规矩矩的守在林边,直到她舒爽完了,才手拉手的回到院子。

    入夜,又是几个小时的道场,待到夜深,附近的乡里乡亲逐渐散去,而这丧家的亲戚实在太多,安顿远客,床铺不够,去邻居家安了几床客人,道士们只能在柴房里搭一床地铺将就着挤上一晚了。

    “主人家,我们倒没事,这里还有两个小师妹哦。”主人转身要走,张瞎子赶忙说道。

    “哦哦,忙得一团糟,实在对不起,”主人搔搔头皮,“所有的床都安排完了,这不,紧靠堂屋还有间卧房,是老人家生前住的,跟堂屋连通,中间只有一道破门,妹纸敢不敢去睡呀。”

    “木有关系,做我们这行,还怕什么。”詹雨兰满不在乎的应着,拉起林米琪就朝堂屋里走,经过死人的脚边,掩上破门。

    林乐跟着张瞎子以及三个师兄钻进柴屋,屋子里倒是干干爽爽,虽然隔壁就是猪圈,可生在乡下,猪粪气气倒觉得蛮好闻的,黑灯瞎火的,几个人三五几下铺上烂棉絮,盖上一床冷冰冰的黑布被子,累了一天,躺着就不想动了。

    “唉唉,林乐身为董事长什么的,住惯了空调屋子,有点不习惯吧。”泉福紧挨着林乐,悄声说道。

    “师兄能住下,小弟莫非还嫌弃么,过去在乡下打拼的日子,带着一条大黄狗深夜独自来去,有好几回还睡在草笼子里呢。”

    “师弟夜里睡草笼子干啥?”四猪在被窝里翻了翻身,有些纳闷。

    泉福当然了解些草神门弟子的秘密,却替他撒谎道:“外出收山货挣钱嘛。”

    几人叽叽咕咕的说个不停,张瞎子不耐烦了,“做完这家,明儿还有一单生意,早点睡觉,不然会打瞌睡哦。”

    此时正值初冬,寒潮来袭,夜里寒气逼人,师兄弟们不再说话,蜷缩在地铺上,慢慢的睡去。

    夜深,地铺上响起均匀的呼吸声,柴房里的老鼠开始活动,墙角下悉悉索索的响个不停,也不知为哈,林乐回忆起下午在小河边浪漫的一幕,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在被窝里捂得久了,热乎乎的,一柄仙界爱爱不知不觉的挺得老高,达到一尺二寸的极限了。

    “唉唉,再过几个月就要满二十岁,这人也不知咋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过去弄着好玩,草着好耍,完全木有当一回事儿,可到了今天,见到詹雨兰师姐,居然有了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好像想和她长相厮守一般,对于草神门弟子来说,拴在一株花儿上困死,实在犯了大忌哦。”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下,仙界爱爱回缩了又伸展,伸展了又回缩,不知不觉间,异能邪火却越燃越旺,到了能够烧毁理智的程度。

    “咋说来着,草神门弟子的节操原本属于另类,明摆着有一位美人儿能够浪漫浪漫,何必亏待自家呢?”到了一点过,躺在地铺上,眼睛还睁得大大的,想到死鬼住的那间卧房,不由得心里痒痒,打算夜探美人窝喽。

上一篇:第523章 清清小河边 下一篇:第525章 胆大妄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