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胆大妄为

    过去在乡坝头,趁对方熟睡摸进被窝早已练得炉火纯青,可到了城里,生活水平提高了,浪漫方式也体面了,茶楼里,豪宅内,豪车中,方便又安全,可毕竟少了几分惊险和刺激,回忆起在河坝村当治安员时的一幕幕,有了一种技痒的感觉,缩在地铺中,手扶如钢似玉之仙界爱爱,浑身发热,犹如掉进了炼狱一般。

    午夜已过,丧家几个守灵的后辈一直在灵堂外斗地主,抗不住寒冷和睡意,各自少了一炷香,全都回到厨房里的临时地铺睡觉去,院子里顿时没了声息。

    “唉唉,咋说来着,詹雨兰师姐虽然高我半个头,且不是一个公斤级的,可睡在一起,中间对齐,上下不对齐也就无所谓了,如此可心的大美人,文化相当,废话略逊一筹,心地纯洁,胸无城府,容易伺候,正是理想中的伴侣,为了她结束草花生涯也值得哦。”浮想联翩的,仙界异能又提升了一二成,意念稍稍一动,一道道犀利的草花气剑犹如电子游戏中的高能武器一般,朝虚空无谓的发射着,暗暗决定,即便冒着天大的危险,也要冒死一试了。

    午夜过后的小山村万籁俱寂,按张瞎子掐算,凌晨三点大吉大利,必须去火葬场,时间不多,听得地铺上鼾声阵阵,师兄们都睡得很死,悄悄起身,仅穿了条小裤,轻脚轻手摸向灵堂。

    这一夜木有月光,丧家院子里暗黑一片,堂屋内,一盏脚灯放在死人脚边,照亮通往阴间的路,照当地的习惯,堂屋门开着,夜风习习,灯光摇曳,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去了两趟幽冥界,出生入死,还怕什么死人呢,俗话说死者为大,诚惶诚恐的走过老人脚边,“唉唉,为了一位大美人打扰老人家,还望见谅哟,今夜要能在您老床上浪漫一回,也算是给冲冲喜了。”

    里屋的破门木有门栓,露出一道缝儿,耳朵贴在门上细听一阵,里边响起均匀的呼吸声,两位师姐睡得很死呢,轻轻推门,吱嘎,呼吸声忽然停止,也不知是谁翻了个身,吓了他一跳,愣了片刻,屋子里木有动静,一点点的推开门,迈着夜猫子一般的步子,一步步走到床前。

    借着微弱的夜光,见老人的床是古老的镶板样式,很大很宽敞,再睡上个两人木有问题,床两头各躺着一位师姐,一个丰满,一个小巧,丰满的必然是詹雨兰了。

    异能邪火抗不住寒气,站在床边,瑟瑟发抖,仙界爱爱缩回不少,不禁心生怯意,“唉唉,第一次亲密接触要是亮一条焉丝瓜出来,岂不是丢人现眼哦。”轻轻试运行几下子,终于懒洋洋的伸展开来。

    闻一闻,听一听,看一看,咋说来着,色香味俱全的,不由得流了一泡口水,轻轻贴着熟睡中的大师姐,给了个香甜的吻吻,哟喂,湿润的红唇,滑腻腻的,热乎乎的,柔情蜜意之下,忍不住又吻了一吻,仙界爱爱奋力的一挺,尺把长有余了。

    “呼,”,“呼”,呼吸忽然停止,睡梦中的詹雨兰感觉红唇上沾了个蚊虫一般,伸手搔了一搔,又沉沉睡去。

    想要浪漫,不弄醒她不行呀,林乐回忆起当治安员时的一招,轻脚轻手摸进被窝,来个出其不意的偷袭,在睡梦中忽然的舒爽着,想挣脱也不情愿喽。于是揭开被子的一角,贼溜溜的挤了上去。

    这架镶板木床实在踏实,多了个人躺上去,床架子木有一点声音。

    被窝温软,体香扑鼻,詹雨兰是侧着睡的,挨在她身后,尺把长的爱爱还不知往哪儿搁呢。

    也是草神门弟子的本事了得,床上多了个大活人,詹雨兰还浑然不觉呢。

    箭在弦上,一触即发,莫说是金政峎来访,即便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愿退缩了,静静的夜晚,此时血脉鼓荡,耳膜嗡嗡作响,快要晕过去一般。

    紧贴着她,蛮腰深陷,美臀翘起,六七十公斤级别的美人儿,内在的似水空间也不知有多幽深哦,包容豪壮的仙界爱爱,必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小手手在被窝里滑动,慢慢的滑向那一对高耸的山峰,手指头轻轻的一碰,感受到海绵宝宝一般的超级弹弹,异能邪火轰的燃旺,恨不能使劲儿又揉又搓的弄几把哦。

    “呜哇,此时的草神门弟子,好像回到了刚从学校毕业的时光,从来木有品尝过其中滋味一般,睡梦中的美丽大师姐,实在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哟。”到了这份上,早已忘了泉福的告诫,莫说是师姐,即便是深宫贵妃,碰了下就会掉脑袋,也要挺身一试了。

    “呜呜,林米琪,你睡不着么。”给吻了红唇,给顶了蛮腰,给碰了山峰,所有动作轻柔无比,完全木有不解风情的粗鲁,草神门弟子以极其高超的技艺进入了詹雨兰的梦乡,让她忽然梦见一位高高大大、帅帅气气的王子型人物,躺在坚强有力的臂弯之中,有了一种受保护的感觉,整个人暖融融的,柔弱无力,快要融化了一般,随便他干神马也无所谓了,也不知为哈,迷迷糊糊之中,一小股清澈的水资源,咕嘟的喷涌而出,酸溜溜的,热乎乎的,甜丝丝的,正沉浸在美妙的梦境之中,以为是师妹林米琪翻身,悠然醒来,还有些抱怨呢。

    “师姐小声点,是我呀。”毕竟詹雨兰是个呆萌,怕她失声尖叫,林乐很快缩回了手。

    “是你林乐,过来干啥?快出去,睡在这里好羞人哦。”詹雨兰听出是他的声音,不由得吃了一精,赶忙背对着他,紧缩身子,远远的靠在墙边不敢乱动。

    “柴房里好冷好冷,一直木有睡着,过来挤一挤,大师姐莫介意嘛。”毕竟是魂师的门人,尽管仙界异能已经提升到十来成,林乐却有礼有节的,主动退了退,连她的一根汗毛也不敢碰,只等软磨硬泡之后,来个你情我愿,水到渠成了。

上一篇:第524章 隔壁就是个死鬼 下一篇:第526章 柏拉图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