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柏拉图一样的

    “快滚蛋,你一个大的男人挤在师姐身边睡觉,也不害臊呀。”詹雨兰过去虽然和别的少年激情浪漫过一两回,可那是两年前的事了,懵里懵懂的犯了大错,如今还后悔着木有守住节操呢,感觉这新来的师弟脸皮太厚,有些图谋不轨,义正词严的拒绝着一齐睡觉,不给一点机会哦。

    咋说来着,软磨硬泡,直到对方半推半就,那方面的要求也就满足了,此时的草花经验足够写一本书喽,试着贴过去靠着她的后背,“大师姐下午不是说过师弟是小虫虫么,哪里是大的男人嘛,挨在一起取一取暖,别人不会说闲话的。”

    詹雨兰思量一番,深更半夜的,要是高声呼叫,撵他出去,别的人知道了,黄泥巴落在裤裆里边,不是屎也是屎了,只好继续退缩,一直退到墙边,再也无路可退,面对他的死缠烂打,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可转念一想,一位样儿弱弱的小小少年,凭一股蛮劲儿,一只手也能把他摔下床去,不信他能够硬来,枪尖了自家不成?于是无可奈何的说道:“取暖可以,不能随便乱动啊,你睡那边,我睡这边,不老实的话,师姐一脚把你蹬下床去。”

    “好的,谢谢我的好师姐,虽然你又美丽又漂亮,师弟哪里敢不尊重嘛。”一具熟透了的身子就躺在身边,咋说来着,白皙而细腻,丰盈而超弹,曲线玲珑,超过了以往绝大多数的绝品美人儿,此时的仙界异能已经提升到极限,一柄一尺二寸的爱爱粗涨得要命,有了一种快要崩盘的感觉,丰富的仙界甘露几乎溢满到喉头了,随时会出现不可遏制的井喷一般,却连她的一根汗毛也不敢随便碰着,暗自叹道,唉唉,回顾整个的草花生涯,这种长时间的上边下边同时流口水的现象,还是头一回呢。

    “少耍贫嘴,不然就滚出去。”詹雨兰随着张瞎子做业务,去过无数的丧家,许多陌生少年见到她,眼珠子几乎要蹦出眼眶了,和那qq中的涩涩符号差不离的,可大胆而直接的赞美,她还是第一回听到,回骂一句,虽然口气严厉,心里边却甜甜的,暗暗心虚着,要是这师弟遍身肌肉疙瘩,强行的干点神马,能否抵抗住还是个问号呢。

    “师弟木有多少文化,说是美丽又漂亮,还算贬低了师姐呢。”鹅卵型的新版雄藏捂在热被窝里,聚集着的异界奇香越来越浓,引起詹雨兰血脉中的化学反应是必然的事情,要是她的节操要塞足够强大,到了一种坚不可摧的程度,还有更致命的草花罡气作为后续杀着嘛。

    “睡觉就睡觉,不信我蹬你下去。”对方像口香糖一般的粘着缠着,詹雨兰有些毛火,更为严肃的警告着,也不知为哈,被窝里的夜来之香气,不断的吸入鼻孔,慢慢有了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莫说蹬腿,就连手腕也绵软无力了,暗暗的吃了一精,噢耶,莫非师弟正是传说中的草花大贼,能施放出一种致命的迷香呀。

    “好的,师弟遵命。”原本是柔美的女中音,此时听起来声音弱弱的,林乐心里暗喜,估计奇香发挥了初步的效果,于是有了七八分的把握,暗自提醒自家,心急吃不得热粥,过去的头一场浪漫,都是一步一个脚印,最终攻克了节操堡垒的,等到奇香把她熏蒸得差不离了,再发射几道无形之气剑,不信她不能够就范哦。

    俩人无言。死鬼的卧房内暂时恢复了平静,再说床的那边,林米琪木有一点动静,却在他刚进来时就醒了,俩人的对话也听得一清二楚,作为最小的师姐,男女方面的经验还是一张白纸,小师弟胆敢入侵师姐的床,挤在一起,谁能保证不擦枪走火,干出神马出格的事儿呢,说是师姐,其实她刚满十八岁,比林乐还小,这种事情,仅仅听过,木有见过,更木有试过,不由得心生惧意,有了一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从木有给男人碰过的身子,紧缩着不敢动弹,极其纯洁的生命之巢,一阵一阵的蠕动着,越来越紧,不是激情四溢,而是一种天生的自我保护反应哦,生怕邪火烧到床的这边,夹得不紧,不小心给办了一般。

    “卧槽,不能碰着,不能挨着,如此清汤寡水的,跟那柏拉图的类型有神马区别。”异能邪火旺得不行,长时间白白的燃烧着,林乐真有些死去活来,哪里管得了床那头还有个小师姐呢,隐忍几分钟,估计异界奇香的熏蒸效果差不离了,口里念念有词,意念稍稍一动,第一道犀利的草花罡气,直接从背后对准大师姐的巢穴,咻的激射而出,暗暗笑道,别看现在你詹雨兰用冷的后背对着,待会儿情不自禁了,不主动把小弟的脑瓜子送入峰峦之中,狠狠的碾压一番才怪呢。

    马大哈师姐早已给奇香熏得恍兮惚兮,忽然有个什么神秘的家伙突破小裤裤,透入幽深,直接的探了底儿,不禁又吃了一精,下意识的朝美臀后边一捞,却空无一物,好生奇怪,“哟喂,啥情况哦,隔着小裤裤就钻进来了,来去突然,这种诡异的事情,莫说见识过,听也木有听过,莫非堂屋里的老鬼贪恋人间欢乐,附了小师弟的身不成。”也不知为哈,明明怕着,神秘东东凭空消失之后,极具动感的似水空间内,却有了一种空空如也的感觉,仿佛需要个什么实体好好的鼓捣一番,热乎一番,才过得了当夜似的。

    吃进了一柄一尺二寸的气剑,美臀自然的撬动了下,差点儿碰到一柄实体爱爱了,和实战差不离的,然而吃了点小亏,大师姐却闷声闷气的,并木有尖叫连连,“呵呵,青春的身子极其敏感,第一枪的反应就如此的强烈,第二枪第三枪之后,把她给办了,木有多少问题喽。”林乐默默的流着口水,想到时间紧迫,还有一小时就得出去做道场了,于是加快进度,意念稍稍一动,不用瞄准,咻的,第二道气剑直逼柔美的似水空间,穿刺了个通透。

上一篇:第525章 胆大妄为 下一篇:第257章 夜半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