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清除

    事实上大师姐的节操要塞极其强大,办起来本来很难的,却因为她抵抗男人入侵的经验少的可怜,天生的阴柔内能又属于顶尖级,这时芳心里除燃烧的火焰之外,木有别的,甚至忘了妈妈的担心,想要释放一下青春的激情了。

    这大师姐瘫软在床上,任随草花大贼的小手手摸摸搞搞,闷声闷气不再反抗,水到渠成的时候终于到来,“唉唉,费了一番周折,闻了美人气气又闻死人的恶臭,挨了玉腿钻了床底,总算如愿以偿喽。”趁小师姐林米琪还在茅厕里清理下边,黑暗中,林乐邪恶的笑了笑,流着口水,自信满满的试运行了三两下仙界爱爱,使得它壮大到极限,极具骨力,犹如一柄树根一般的老叟东东,轻柔的朝着两条玉腿之间递过去,擦着胀鼓鼓的腿杆子,沾着溢出的水资源,异能再次自行提升了一二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开始了娴熟的对接工作。

    “呜呜,小师弟你在干神马呀?”此时詹雨兰脑子稀里糊涂,到了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地步,莫说腿杆子之间上了一道紧紧的贞洁之锁,即便轻轻的一个突袭,滑溜溜的突入幽深也木有太大的问题,可敏感的腿根处接触到一柄农具一般豪壮的爱爱,顿时大吃一精,有了一种魂飞魄散的感觉,作为马大哈师姐,原以为小师弟的那部位和蚯蚓差不离的,轻轻的玩上一玩,浅浅的碰上一碰,办家家一般的品尝品尝滋味就算了,哪曾想是一柄战神级别的呢,要是穿刺个通透,一草一个准儿,不小心弄个什么娃胞出来悬着,回去如何向妈妈解释哦,于是猛然警醒,节操的力量再次占据了上风,将丰满的玉腿夹的紧紧,不留一丝儿缝隙,不给一点儿机会了。

    “唉唉,我亲爱的师姐呀,人哪,就那么回事嘛。”深更半夜,折腾了对方同时也折腾了林乐自己,此时的仙界爱爱快要井喷,说不定三五杆子过后,就是一场及时的寒冬暖雨哦,小师姐快要回来,这大师姐还在作最后的顽抗,不立马的链接上,很快就木有机会了,山峰蛮腰什么的来不及照顾,不依不饶的扳动着她的腿杆子,就要来一番硬的喽。

    “咿呀呀,师弟不行,真的不行。”詹雨兰柔柔的叫着,声音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却祭出天生的柔道功夫,任凭他如何扳,两条玉腿也纹丝不动,好似上了一道铁闸一般。

    “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我美丽的大师姐,小师弟真的好爱你哟。”出道以来,见识过的腿杆子也不知多少条了,却从来木有如此柔韧有力的,越是负隅顽抗,越激起了草神门弟子的征服之雄心,一柄滚热的仙界爱爱粗胀的不行,血脉快要爆裂一般,不断的寻求着可能的缝隙,然而力气太弱,胳膊拗不过大腿,根本得不到机会哦。

    “快出去,不然我叫大师兄来拖你下床了。”师弟想要硬来,而詹雨兰竭力对抗,僵持了一会,也不知为哈,两条玉腿应对入侵,原本木有问题的,却慢慢的变得酥软无力,稍稍的一松动,那惊人的仙界爱爱趁虚而入,差点就接触到敏感地带了。

    “师姐呀,到了这份上就是叫师父来也不下床喽。”一场相持不下的角力,充满着蛮荒的浪漫之气氛,使林乐有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仿佛置身于血与火的洗礼之中一般,勇敢无畏的向内推进,一毫米一毫米的接近着预定目标,由腿缝子间丰富的水资源润滑着,很快就能灵肉相融了。

    俗话说好事多磨,此话不假,就差三两毫米抵达神秘地带之时,小师姐又惊又怕的,解了小的手手,迈着碎碎的步子,怯怯的穿过黑漆漆的堂屋,摸回到死鬼的卧房,揭开这边的被子正要躺下,忽然觉得床架摇晃,呜哇,原来是床的那头正在作一场生死搏斗呢,估计大师姐遇到涩狼,要是丢了贞洁,往后也不知会替她做多少回噩梦哦,于是奋力的蹬开被子,细声细气的叫道:“哎呀呀,小师弟睡在那边么?好羞人哦,再不出去我叫大师兄了。”

    林乐已经把持不住,沉声说道:“叫大师兄来,羞的不是我,而是你和大师姐哦。”言罢,暗将仙界异能提升至十一二成,一柄几乎要冒火的爱爱,仍然奋力的在玉腿之间搜寻着可钻的空隙。

    再说泉福睡在柴房里夜半醒来,忽然感到身边空落落的,一摸少了林乐,暗自纳闷,深更半夜他会去哪里呢,莫非进了茅厕么,可左等右等还不见人回来,不免忧心,唉唉,小兄弟随团队下乡,正是为了躲避黑帮的追杀嘛,要是出了个什么意外,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披了道袍,急匆匆的出来寻人了。

    林米琪拿大师兄来吓人,然而说曹操曹操就到,正在此时,堂屋里响起泉福严肃的声音:“啥情况哟,脚灯打坏,灯油流了一地,拿什么照亮死者的幽冥之路,也不知是谁干的好事哦。”来不及点灯,听得里边卧房里有些响动,站在门口低声问道:“詹雨兰、林米琪,你们没睡着呀,谁来过堂屋?”

    “主人家的小孙子来过,烧了一炷香,打坏脚灯也不管,回去睡了。”也不知为哈,詹雨兰竟然镇定的应道。

    “听到别的响动木有?唉唉,真是急死人,小师兄不见了。”泉福虽然没读多少书,要是这世上还有正人君子,他就是其中之一,尽管感觉到卧房里有些异样,却对两位师妹爱抚有加,不愿闯入她们的卧房,继续问道。

    暗黑的房里,林米琪正在为大师姐羞愤着,趁机说道:“外边倒是清静,可屋子里一直悉悉索索的,也不知小师弟是否进来喽。”

    “呵呵,你们自己开灯看看,要是他在,不叫师父打烂他的屁股才怪。”泉福心里明白了八九分,又好气又好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哦,这草神门弟子在哪里都拈花惹草的,明儿个一定得教训他一顿了。

    “他应该不会有这么的胆啊。”灯线就在詹雨兰这边的床头,正要开灯,转念一想,事情要是传出去,让他丢人现眼不管,也有损自家的清白嘛,玉腿又猛的一蹬,将他骨碌碌的蹬下了床。

    林乐滚落在地,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泉福闯进来,黑暗里,隐约见到房中有一扇小木窗,穿着一条小裤裤,从床上爬起来,贼溜溜的爬上窗台钻了出去。

上一篇:第528章 一触即发 下一篇:第530章 丧葬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