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夜半的县级公路

    耽搁一阵,才想起老相好还在阴暗处等着,却不敢说破,怕引得贺二哥不快,于是说道:“贺二哥,胡姐,这里没事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俩人放心的驾车离去。停在底楼的那辆奥迪多日不用,灰尘扑扑,车身给砖瓦砸出两三个凹陷,依旧可用,稍稍预热,从残墙断口开出草花楼。

    杨玉蝶躲在远处的墙角下,左等右等不见他回来,心里焦急,却不敢现身,怕遇上坏人遭到轮尖什么的吃了大亏,此时听得一阵汽车轰鸣声,刚要躲闪,却听得一声亲切的呼唤:“杨姐快上车,小弟送你回长沟镇。”

    “不会有人来追吧?”杨玉蝶从未见过如此阵仗,上车后怯怯的问道。

    “全给小弟赶跑了,要追,去追他们。”

    深夜的大街上空空荡荡,奥迪以八九十码的速度朝城外驶去,木有红绿灯限制以及交警拦阻,所有的城市道路都成了草神门弟子的赛道,直线加速,飘移拐弯,随便碾压红线黄线,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草花楼一战,虽说挨了几记闷棍,却出尽风头,赚够面子,出了多日淤积在心中的一口闷气,身怀三十年真武修为,往后遇上李影等清江帮马仔,渣渣一般的不当回事了,这种扬眉吐气的日子,咋说来着,实在难以用长沟镇的方言来形容哦。

    奥迪出城,犹如一匹异界神马,上了冷冷清清的县级公路,很快加速到一百二十码以上,风驰电掣,穿过茫茫黑夜,径直朝家乡狂奔而去。

    杨玉蝶坐在副驾上,当夜的激情对决,由于挖掘机狂人的搅扰,阴柔内能还木有彻底的释放,车窗紧闭,吸入浓浓的异界奇香,也不知为哈,巢穴内柔柔的涌动着,咕嘟咕嘟,极其充盈的水资源,莫名其妙的喷涌而出,永远流不尽一般,于是羞涩的说道:“小弟停一停,杨姐想方便下。”

    作为此行老手,林乐当然明白有些情况,及时的关心道:“有木有纸巾呀?”因职业所需,作为一种常规配置,奥迪车内长期留有纸巾,并且是豪华牌子,只是顺应自然,木有留置套头什么的,暗暗想到,以她的级别,此时的阴柔邪火必然还绵绵不绝,何不趁着夜深人静,玩玩车震什么的,当夜的激情浪漫,也算有了完美的结局嘛。

    杨玉蝶哎呀一声,才想起当时仓皇逃离草花楼时,将手包遗忘在寝室,埋入瓦砾堆了,歉意的应道:“那清江帮什么的实在可恶,让姐姐把手包也弄丢了。”

    “小弟这里有,斑竹制造,木有粉尘,名牌的,”掏出纸巾递在她手中,顺带搂了美臀玉腿,豪壮的都市特种兵一般,将整个的人儿抱下了车,“我的亲姐姐,外边黑漆漆的好吓人,小弟抱着你解小的手手好么。”

    如此亲昵的事情,本该发生在夫妻之间,杨玉蝶羞愤不已,奋力挣脱开来,“咿呀呀,小弟脸皮好厚哦,我不怕,很快就回来。”说着,愤怒的小鸟一般,迈着碎碎的步子,钻进路边树林。

    搂抱一下,接触温香软玉,异能邪火顿时提升到七八成,站在车门边,手持如钢似玉之爱爱,自信满满,又有了一种梨花桃花尽推倒的感觉,略略的试运行三两下,很快尺把长有余,“唉唉,多年来流传着一个很有道理的说法,第一场算是垫底,熟女更喜欢的是当夜的第二场,阴柔邪火燃烧殆尽,直到无所思无所欲,彻底的解放极具活力的身子,此时不好好照顾下,实在对不住老相好的如水真情哟。”

    杨玉蝶磨磨蹭蹭的清理了下边,浪费不少的纸巾,钻出树林,还没扎紧裤裤,借着夜光,目睹一柄很在状态的仙界爱爱,不由得吃了一精,后退一步,三分惧怕,七分喜爱,“噢耶,小弟哪来的穷精神?快开车送我回去哦。”

    林乐一把搂着她上了后座,邪邪的一笑,按住她正在提裤裤的小手,“一年多不见,木有玩够就送你回去,实在对不起人哦,”拉上车门,开空调,解除武装,动作犹如行云流水,搂着蛮腰让她坐在自己身上,“来来,咋说来着,老楼里算是加演,这后续的一场才是正片子嘛。”

    “呜呜,没完没了,真拿你没法。”杨玉蝶给搂了蛮腰,拿了极品小山峰,却逆来顺受,浑身酥软无力,随便他干神马也不反抗了。

    在老楼内无端受到惊扰,也不知为哈,柔美的巢穴早已紧缩,仅留着一丝儿的缝隙,好似上了一把贞洁之锁一般,然而,在草神门弟子很有经验的关怀照顾下,莫说是一把贞洁之锁,就算坚不可摧的要塞,也有松动的时候哦。

    轻轻的触碰,一点点的突入,在黑森林之中耐心的探索。

    链接,重启,运行,一切都算是轻车熟路,好似每天更新一万字的金键盘写手一般。

    很快,在一种极其舒缓的节奏之中,奥迪就像停泊在马路边的一叶扁舟,小船儿轻轻,在水中荡漾,迎面飘来凉爽的风儿呀。

    过了几分钟,也不知为哈,颠簸的节奏忽然加快,顿时地动山摇,好似渔船入了深海,忽然遇上十二级风暴一般。

    夜半的荒郊野外,清静得鬼能打死人,车身剧烈的颠簸着,尽管隔音效果绝佳,一阵又一阵柔声的叫唤,依然传出车厢,惊扰着树林里的小兽兽以及夜鸟们。

    ······

    ······

    送回老相好,依依惜别,驾车回城途中,毕竟年少贪睡,实在睁不开眼皮了,将奥迪停靠在路边,舒坦的躺下,沉沉的进入梦乡,梦见那只镇宅老龟,梦见美人儿排班站队的走来,梦见一些想也想不到的美事儿落在草神门弟子身上。醒来,已是上午十点过,冬阳透过车窗,射得他睁不开眼,唉唉,又是个少有的好天气,城里许多穿冬裙的丽人又得上街晒太阳喽。

    回到城里,草花楼可以不去过问了,驾车直接到关岭街。清江帮核心成员长期盘踞的那座茶楼外,刘全保持多年不变的习惯,坐在临街的茶座上,手捧一杯清茶,舒坦的躺在藤椅上,若有所思,极其冷傲的目光,绝不朝街上的人流车流扫上一眼。

    开着奥迪慢慢接近茶楼,距离临街的茶座只有几米了,再次降低速度,摇下车窗,朝老对手投去一丝淡淡的笑意,随后加速而去,融入车流,消失不见。

    夜半之时,刘全早已获悉拆迁老棉花公司遭遇的情况,此时略略侧目,发觉车上坐着的正是打断李影两根肋骨的长沟镇土包子,不由得又惊又怒,忽然失去了多年来的定力,胸腔里一阵翻涌,气得差点吐出一口鲜血来。

上一篇:第556章 再结奇缘 下一篇:第558章 不散的筵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