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不散的筵席

    从关岭街拐了个大弯回到市政府附近,和煦的冬阳照耀着大地,广场四周聚集着出来晒太阳的市民们,其中不乏身着美丽冬装的美人,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驾车在广场边慢慢溜达,从一个安全的潜水观察角度,细细鉴赏着不同年龄、不同阶层、不同身段的妇人家,深冬的街头,顿时呈现出春天般的大好景色,单手掌着方向盘,幻想着一件件解除对方层层叠叠的冬装,垃圾一般弃之一旁,虚构一幅幅生鲜活色的画面,摸着下巴,流着口水,面上露出一副老叟一般的满意笑容,“哇塞,大耳蚊老爷子的进化论所言,群体之中,不会出现一对完全相同的个体,一百位丽人有一百种风韵,漫长的草花生涯之中,还有许多的故事木有开始哦。”

    正看得入神,手机响了,是黄土镇的干姑妈李琼珍的声音。

    “喂喂,侄儿如今在哪里,草花公司什么时候重新开业呀?”

    想到所有员工尽心尽力工作,产业升级,解散公司,也该对他们有个交代哦,于是应道:“一言难尽,赶快到金裕大酒店聚一聚,侄儿恭候大姑妈。”

    电话通知了贺二哥、宋石喜、胡一粤以及几位美女员工,去美发店做了个新潮发型,买一套一线品牌的新装,奥迪开进酒店,迈着董事长的豪迈步子登上二楼。

    “先生你好,安排点什么?”

    “要个包间,一桌酒席,档次高点的。”

    公司成员陆续赴约,酒菜备齐,举杯道:“各位哥哥姐姐,嫂子姑妈,自草花公司成立以来,大家尽职尽忠,一齐打拼,彼此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没你们的努力,也没我的今天,如今公司即将解散,准备转行做房地产,咋说来着,在此表示深深的谢意!”言罢,举杯一饮而尽。

    “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此客气。”贺二哥无所动容,跟着举杯,一口见底。

    宋石喜不冷不热的端起酒杯呷了一小口,“公司解散,我以后在城里干啥?早知如此,毕业后本该开一家小饮食店,好歹可以混生活嘛。”

    在公司里累死累活,却说散就散,来得过于突然,几位女员工虽然享受了高工资,也享受了极度的愉悦,却出于妇人家天生的弱势,感觉吃了些亏一般,冷面相对,纤纤玉手握着酒杯,放在桌上,迟迟不肯举杯,贺瑞芳最为心直口快,率先说道:“小表叔死缠烂打招我们进来,干了不到一年就散伙,又得重新找工作,岂不是忽悠人哦。”

    最为受伤的还是曹娟,作为名牌大学的尖子生,当初很不情愿进这小公司,正当干得起劲,且喜欢上了仙界神器,却又宣布解体,有了一种浪费青春的感觉,嘟着红唇幽幽的说道:“用人时软磨硬泡,不用了甩手不管,连社保也木有买够一年,林乐,你当我们是什么人啦?”

    陈玉蝉很少说闲话的,也跟着插嘴道:“公司一解散,二姐我很难再找到合适的工作,孩儿读重点高中,去哪里筹到高额的学费啊?”

    李琼珍虽然三十几岁,却来自偏僻的黄土镇,最为腼腆,难为情的说道:“进公司以来,侄儿为我垫付手术费,救了家里娃儿一命,可失业后,大姑妈除了会一点算账,再无一技之长,我母子俩靠什么生活呀?”

    几位女员工中,何雅美最为资深,公司成立前就与董事长有深度的亲密关系,然而有了高企的主管男友,衣食无忧,对去留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替姐妹们说道:“公司解散,小弟的善后工作可得做好哦。”

    最后一个发言的是胡一粤,作为槐山派女传人,原本家境殷实,从来不关心收入什么的,自有了男盆友,早已不是公司在编人员,偶尔替小弟保驾,纯属私人交情而已,却领着一份高工资,于是替他说道:“一个乡下娃来城里打拼实在不易,你们也该体谅下他的难处嘛。”

    一句话激起了公愤,女员工们正要大骂胡一粤,林乐就像一把手做报告一般,比划手势,做了一番及时的强调和补充:“话还没说完呢,公司散了,人却一个没散,今后乐意跟着小弟继续干的,表示热烈的欢迎!雅美姐姐,收回几笔最后的货款,公司账面上不是还剩下一百多万么?不想干的,每人给二十万!若是嫌少可以商量嘛。”

    女员工们听了,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纷纷举杯道:

    “够了够了,怎么好意思要更多呢。”

    “要是天下董事长都有你这般的豪爽,绝木有员工想辞职或跳槽哦。”

    尽管吃的是散伙饭,一时间杯盏交错,欢声笑语,包间里顿时洋溢着皆大欢喜的气氛。征求每人的意见,贺二哥和宋石喜首先表态,愿意做林乐的左右手,助他辉煌腾达,何雅美以及曹娟作为大学生,更适应现代企业管理,乐意继续跟着干,陈玉蝉女儿在城里上高中,有了经济保障,一心当全职陪读去,李琼珍和贺瑞芳暗自盘算,有了二十万,回家后可以过上安稳日子,于是歉意的表示走人。

    众人尽兴豪饮,大快朵颐,林乐夹在美人儿当中,手脚稍稍一动,即可触碰到蛮腰玉腿,却隐忍着,对昔日的老相好们敬重有加,绝不动手动脚的,妥善处理了善后事宜,欣慰之余,带着一点淡淡的感伤什么的,“唉唉,但愿天下有不散的筵席哦。”

    妇人家们喝了几杯红酒,面上红霞飞着,笑盈盈的,拿林乐开刷,贺瑞芳最先说道:“小表叔早该有个厉害点的女盆友约束着,不然会有更多的妇人家遭殃啊。”

    陈玉蝉接着道:“城里的还不行,非得长沟镇的辣妹纸才镇得住他。”

    李琼珍点点头:“一物降一物,花心男人,家里多半养着一只母老虎嘛,不然过不下去的。”

    包间里响起阵阵哄笑,连平日不拘言笑的贺二哥也笑道:“二位嫂子所言极是,林乐以后可得小心跪床边哦。”

上一篇:第557章 夜半的县级公路 下一篇:第559章 半路小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