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夜半之尖叫

    房门紧闭,家里绝不会有第三人,莫非来了小偷不成?想到墙壁夹层里的巨额现金,田燕妮不由得低声尖叫:“有贼!”惊吓之余,激情回落,尽管萌宠还在下边悉心照顾着,却很快翻身坐起,来不及武装全身,滑下床就要去抓贼。

    深更半夜,哪来如此大胆的盗贼?林乐见草花元阳病恹恹的,紧紧附在临时主人身上,要是她带着它随便在屋内狂奔,很可能为自己带来灭顶之灾!情急之时,手臂真力暴涨,紧紧抓住她不放,气若游丝的劝道:“妮子姐一定是穿越许多局,产生幻觉了,来来,疗程还木有结束哦。”

    “呜呜,刚才门前一道黑影,一晃不见,莫非有鬼呀?”说不能有任何的身体接触,给死死抓着,田燕妮并不挣扎,花枝乱颤,依附靠山一般,柔柔的倒在林乐的怀里,暗自骂道,唉唉,刘艾东真是的,就为治病生娃,为神马要把她一人丢在家里呢。

    临到此时,铁腕建行主任终于露出弱弱的样儿,惊鸿妹纸一般,林乐管不了什么贼呀鬼的,油然而生了怜香惜玉之情,趁机搂了蛮腰,挤压了山峰,也不知为哈,明明元阳还在她身下藏着,异能缺失,一柄不来劲儿的仙界爱爱,却凭着天生的那点元气,腾腾的伸展到尺把长了,邪邪的一笑,“呵呵,妮子姐不用怕,小弟不仅能气功治病,还能捉鬼呢。”言罢,隔着裤裤,毫无礼仪的对着她美臀狠狠擂了几下子。

    “呜哇,你怎么会言而无信?”再次受到无礼冒犯,裤裤里边的极品爱爱陷于美臀之中,差点拱出个深深的凹陷来,田燕妮又惊又吓,又羞又愤,身子骨酥软,再没能祭出天生的女子柔道功夫,本能的扭摆蛮腰,避开这半虚半实的攻击,想出去看看外边情况,却给这小邪医碍着,不得不紧急回到榻上,纤纤玉指指着他裤裤,“若是屡教不改,非得把它活生生的拔了!”

    此时极品小裤裤内,一双小手继续照顾着临时主人,小爱爱却软塌塌的悬垂着,玲珑剔透的身子,幽光逐渐的暗淡下去,遍身上下开始呈现出一种惊人的暗黑!习惯性的去占便宜,却忘了关注自家的命中宝贝!林乐后悔不迭,老老实实的就地打坐,“小人儿是我的命根子,糟糕,它不行了,妮子姐莫要乱动!我必须立马收回来,不然就成了一条废人!”言罢,默念第二重草神门秘诀,光速的当儿,一股股意念之波迅速四散开来,朝着元阳飞去。

    “好,妮子姐依你。”亲眼目睹非科学事件,田燕妮对他的解释深信不疑,微微张开玉腿,绷了绷极品小裤裤,从一种只能自己见到的角度,万般关切的关注着身下萌宠以及动感地带,尽管有些不舍,还是希望它尽快回到真主人那边。

    反复默念秘诀,小小元阳吸收到来自主人的意念,却因为消耗过大,懒洋洋的伸展腿脚,在小裤裤里边爬来爬去,却失去了虚空挪移的动能,情况万分危急,稍有不慎,就可能走火入魔。

    若是秘诀失效,除了紧贴着她让元阳自动回到魂窍之中,别无选择,不过这是草神门弟子的大忌,要知道在回收过程之中,暴露魂魄,灵肉相连,阴阳相聚,极其醇厚的阴柔内能,有一种自动的吸附功能,会耗去大量本门修为。

    此时已是额上冒着虚汗,微闭双目,口唇蠕动,加快默念秘诀,为收回元阳作最后的努力!

    “真心为我治病,要出个什么意外,良心如何过得去呢。”田燕妮心里暗暗为他捏着一把汗,一时忘了门外的魅影,唉唉,管它的,外边没动静了,不是毛贼也不是什么鬼怪,一定是穿越过度,双眼花了嘛。

    主卧室里安静得出奇,过了两分钟,田燕妮背后忽然袭来一股阴冷的寒气,不由得微微打了个寒颤。

    背后好像站着个人。

    这人是谁?从何而来?不可能在眼皮底下从卧室门进来,难道是从飘窗外翻入的?

    寒气越来越迫近,有了一种汗毛直竖的感觉,这人仿佛近在咫尺,却不敢回头去看。

    说是气功治病,当夜怪事连连,以为是林乐又祭出什么邪门功夫,忍不住扭过脖颈,怯怯的一瞅,这一瞅不打紧,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就在靠近飘窗之处,一个高大的黑影静静的站在那里,与她面面相觑。

    壁灯散发着朦胧的浪漫之光,尽管距离很近,她看不清他的脸,准确的说,他的脸空空如也,只是一种面部的轮廓。

    说是人,也只是具有人形,模糊不清,身形佝偻,看样子年岁较大,好像身着远古时代的服饰,就像从一个不可知的世界忽然跳进了房中。

    这暗黑之魅影,全身上下散发着摄人心魄的阴气、寒气、煞气。

    田燕妮目瞪口呆,极具活力的身子,原本处于微微下行的激情波谷之中,暖融融的,痒酥酥的,却忽然掉进了冰窖一般,立马玉手冰凉,美腿僵硬。

    “啊--”,她终于放开嗓门,不是极度愉悦的哼哼,而是惊恐万分的尖叫。

    “不要怕,到小弟这边来!”林乐正凝聚心神默念秘诀,眼看元阳小人儿微微的动了,就要恋恋不舍的离开小裤裤内,却忽略了田燕妮身后的情况,听得她一声尖叫,目睹暗一团黑魅影,同样大吃一惊,这一分神,前功尽弃,小人儿再次钻入小裤裤,紧紧的附在水洼一般的动感地带之中,再细细审视一番,窗边的魅影看起来似曾相识,不是那独夫庙中的魏老鬼,又会是谁呢?

    “啊”,“啊”,“啊”,田燕妮尖叫不止,忽然失去了建行主任的所有定力,身着一只罩罩和一条小裤裤,完全顾不了林乐说些什么,失魂落魄的冲出卧室,连鞋子也来不及趿拉着,迈着不常有的忙乱步子,转眼间打开防盗门,甚至忘了乘坐电梯,末日逃生一般,下边夹带着林乐的草花元阳,一头扎进了黑漆漆的楼道之中。

上一篇:第576章 飘忽之鬼魅 下一篇:第578章 暗黑之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