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油锯桑

    道钦握住他手:“输入大师真武修为,加上勤学苦练,将来必有大成!我回家团圆,两位孤老和尚管不了事,可顺带守护寺庙,特别是庙堂内那镀金送子观音像,由明朝高僧开光,至今极为灵验,作为留存数百年的佛门极品,文物价值不可估量,一直有文物贩子图谋不轨,还望小弟盯紧点,有什么风吹草动,立马给来个电话!”

    “放心回去团年吧,小弟不会有什么闪失的。”林乐拍拍胸口应道。

    到下午,和尚们相继回家团圆,夜幕降临,道钦最后下山,庙内就剩两个老眼昏花的老和尚,林乐也懒得跟他们搭话,吃过一顿素斋,在天井里摆弄杜门十六式。

    玩累了,进卧房在榻上盘腿打坐,潜修异界功课,很快进入天高地阔、若然无我的境界,内视界敞亮无比,天地之间,仿佛流光溢彩,说不出的美妙,到后来有了倦意,沉沉睡去,比什么地方也睡得踏实。

    第二天大年三十,明明天寒地冻,天气却提前转暖,冬阳高照,驱散了山顶浓雾,早早起床,站在庙后的崖壁边,呼吸着山间空气,极目远眺,云顶山四面峰峦起伏,更远处,连绵不断的龙泉山脉,灰蒙蒙的若隐若现,看得呆了,有了一种闲云野鹤的感觉,“唉唉,如今的土老肥们,买飞机,开劳斯莱斯,进会所,吸食人奶,花样玩够,连那方竹敏也为青少年树立了个负面的榜样,有谁能想到上山来享受享受《瓦尔登湖》一般的绝世心境呢。”

    夜里睡了个好觉,此时神清气爽,在林间空地又摆开架势,温习杜门十六式,练过两遍,真气在四肢百骸流转不停,绵绵不绝,动作上下连贯,环环相扣,流畅自然,不那么僵硬了,意念一动,拳脚随之发动,于是对这名门绝学,终于有了新的领悟!

    闲闲散散的,在庙外采蘑菇,扯野菜,游山玩水,不知不觉一天又过去了。

    大年夜。

    山上至今木有通电,昏黄的油灯光下,守门老和尚用门杠子别上山门,一脸倦怠,坐在门边打盹,而伙房老和尚早早的进卧房睡去。

    “这种时段,盗贼也会回家团聚,庙内该不会有事的。”既然对道钦拍了胸口,出于谨慎,还是去庙内外巡查一遍,确信木有情况,才放心回到卧房,只等午夜零点去正堂烧上第一炷香,向观音佛祖打个招呼,求得来年顺风顺水,大吉大利。

    点亮马灯,坐在榻上,过十一点,侧耳聆听,山下已经响起稀稀落落的鞭炮声,而庙内外一片死寂,偶尔一两声夜鸟的鸣叫,也是声声入耳。

    “咔嚓。”

    忽然,瓦屋顶上一声脆响,好似有什么重物压碎了黑瓦!

    声音很轻,若不在意,很可能疏忽过去,这绝不是老鼠在爬,于是低声喝道:“谁在上面?!”

    仗着沉厚的真武修为,一股豪气上来,冲出卧房,攀住屋檐边的一棵老桂花树,猴子一般的爬上去,脚踏屋檐,警惕的朝屋顶一望,只见一道黑影在不远处的屋脊迅速移动,无声无息,很快消失不见!

    “尼玛的皮皮,无论是盗贼还是冲着林大爷来的杀手,必然来者不善,今夜可有麻烦了!”心里一急,抱住桂花树朝下滑,一失手,“扑通”,重重的掉在天井里,摔得生疼生疼,好在真气的自行反震,并无大碍。

    还没爬起,立马掏出手机通知道钦。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反复几次一直是语音提示,道钦忘了告知,他家相距寺庙较远,隔着重峦叠嶂,信号很差,打不通是经常的事。

    想从几十里外的城里搬来救兵,再拨打贺二哥以及胡一粤的电话,同样是重复的语音提示!

    虽然来者身手不凡,暴露行踪后,却逃得飞快,很可能就是个小毛贼而已,于是疾步赶往正堂,去看护道钦特别提到的镀金送子观音像。

    “吱呀。”

    推开侧门,正堂内,油灯不知为何灭了,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蹑手蹑脚摸进去,忽然听得一阵粗重的呼吸声,用打火机一照,守门老和尚全身僵硬,坐在椅子上,一脸惊恐,张嘴想要叫喊,喉咙里却木有声音。

    “老伯,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和尚被人点了要穴,全身抽搐,不能动弹,痛苦万状,伸出僵直的手指,指了指屋顶,林乐举起打火机,朝上一望,梁上挂着一个黑影,于是低声喝道:“上面是哪路盆友?为何欺凌一位老和尚!”

    悬在梁上的黑衣人不是杀手,也不是毛贼,而是游走全国的文物大盗油锯桑!专门用油锯切割佛首以及佛像,转卖到海外,曾犯下几起惊天大案,数次致人重伤,一直在逃,其人功夫高强,性情凶残,油锯不仅是盗窃工具,也是一种致命之凶器!

    暴露行踪,油锯桑见的是一位少年,毫无惧意,从梁上飘然而下,举起小手电晃了晃,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低声威胁道:“你是谁?为何住在庙里?本人今夜前来求财,无意害命,若是多事,且看这把油锯的厉害,还不快滚!”声音嘶哑,让人听了全身起着鸡皮疙瘩。

    林乐点亮油灯,细细审视一番来者,见他一身黑色劲装,身材瘦削,黑罩蒙面,仅露出一双眼睛,眼里寒芒逼人,不敢正视!想到对道钦的承诺,不得不硬着头皮骂道:“尼玛的皮皮,老子就是守庙人,这荒山破庙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再不滚,休怪手下无情!”暗暗提聚真气,灌注于双臂,凝神戒备,蓄势待发。

    “呵呵,倒要看看你小子能使出什么手段,”油锯桑早已探清庙内虚实,知道道钦以及守庙武僧都回家过年了,无所顾忌,手中绳子一拉,油锯发动机发出刺耳的尖啸,一步步的朝他逼过去,“想拦老子的财路,小心将你五马分尸!”

    林乐盯着高速旋转的油锯,不由得心惊胆寒,急中生智,立马端起一只香炉,暂作抵挡之盾牌,一步步的朝后退去!

上一篇:第588章 零点第一炷香 下一篇:第590章 生死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