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生死对决

    “找死!”

    油锯桑混迹江湖多年,潜心实战对决,尤其以夜战见长,练就一套独特的油锯组合拳,招式犀利,动作威猛,锋利的锯齿一旦接触对手,非死即伤,见对方一小小少年,却力道沉厚,轻易捧起沉重的黑铁香炉,再不敢托大,滑步上前,并未发动攻击,油锯轻轻一扫,将搁在佛堂内的油灯扑灭,佛堂内顿时一片漆黑。

    “呜---”

    相比习惯在夜里行窃的对手,林乐不适应摸黑混战,继续后退,摸索着退入侧门,进了过道,然而油锯的尖啸紧随而至,只能凭借声音来向,举起香炉,护住身躯。

    “滋滋滋!”

    黑铁香炉与锯齿碰撞,响起一连串刺耳的切割声,火星飞溅,犹如大年三十的焰火,照亮了周围的一切,而黑罩子留出的空洞内,油锯桑的眼里放射出必杀之寒芒!

    “滋滋滋!”“滋滋滋!”

    独门油锯组合拳实在太快,电光石火的当儿,油锯接连横扫,招式飘忽不定,林乐上中下三路遇袭,稍有不慎,不断是手就是断脚,于是手捧香炉,全力防守,勉强抗住对方的第一轮攻势。

    “蓬!”

    油锯没能切割到对方,油锯桑瞅准空档,重重的踹了他一腿,却受到巨力反震,腿脚发麻,一时不能移动身躯,暗暗心惊,看来住持道钦安排这少年在大年夜独守庙堂,必然有其中理由!

    火星闪耀,照亮过道,给了林乐看清退路的机会,挨了一腿,踉踉跄跄,险些倒地,急中生智,顺势借力,真气鼓荡,怀抱救命香炉,纵身一跃,从一扇木窗骨碌碌翻入一间客堂。

    借着微弱夜光,摸到门前,用香炉一碰,厚重的木门却是从外边锁着的,不免心里犯怵,黑暗中仰面叹息,面对如此凶残的对手,一不小心就断手断脚,困在客堂成了瓮中之鳖,莫非天要灭我?既然进来,不可能从木窗返回,孤身应战,也不知如何应对?

    “呜---”

    发动机尖啸不停,油锯桑当夜就是冲着镀金送子观音而来,打算将塑像拦腰切割,偷运到海外卖得大价钱,此时容不得林乐有半点时间犹豫,紧跟着从木窗外跳进客堂。

    庙内,还有几个手下正在各个出口望风,等着搬运观音像。

    精心策划的盗运计划,正是瞅准大年夜武僧回家过年的空档而来,多年来行走道上,重案累累,这是志在必得的最后一票,打算从此退出江湖,金盆洗手,于是暗暗发誓,当夜顺我者生,拦我者亡!

    跟着翻入客堂,油锯桑凭借绝佳夜视能力,很快发现林乐的藏身所在,第一轮攻势落败,明白低估了对手实力,于是关掉油锯发动机,摸黑行进,无声无息,想来个出其不意,偷袭得手。

    发动机的声音由高到低,慢慢消失,林乐半蹲在太师椅背后,黑暗中失去了听声辨向的机会,更加警觉,屏住呼吸,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呜---”

    不过几秒钟时间,油锯之尖啸忽然抵近身边!来不及举起香炉,只好抓起太师椅迎敌。

    “叮叮叮!”一只木扶手顶住油锯,瞬间削断,而齿轮继续突进,风声霍霍,情急中身子一蹲,堪堪避过油锯的犀利横扫,头顶的一缕头发顿时掉落!而背后就是墙壁,除了拼全力自保,木有更好的选择。

    “老子非得把你做了!”

    致命之突袭再次落空,油锯桑有些毛火,很快使出独门组合拳之绝杀,双手紧握油锯,纵横挪移,左右狂扫,每一招直逼要害,意在将对手大卸八块,分尸当场。

    如此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势,林乐已是抵挡不住,只好抓起太师椅,绕着圈儿,避开墙壁,游走到稍稍空旷的地方,以免给逼入绝境。

    “叮叮叮!”“叮叮叮!”相比香炉,太师椅对决油锯更具弱势,且挡且退之中,椅子扶手以及椅腿一一被切断,眼看就要解体!假如手中没了家伙,拿什么去抵挡锋利的锯齿?

    换了寻常少年,早给吓破了胆,然而出道以来,数次出生入死,明白了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对决真谛,命悬一线之际,很快适应了客堂内的暗黑光线,不退反进,操起手中残留之木椅,以镂空雕花格子对准油锯截去,稳稳卡住,奋力一搅,硬生生的迫使锯齿停转,发动机随之熄火。

    油锯给卡得死死,一时不能拔出,黑暗中面面相对,油锯桑反而镇定下来,淡淡的说道:“想和老子过招还嫩了点,快快投降,可为你留个全尸。”一字一句,声调阴冷,犹如发自地狱!

    暂时克制住对手的致命杀器,林乐心中有了六七分的获胜希望,抓紧卡住油锯的椅子,提防反扑,极其平静的应道:“小小毛贼,口出狂言,看大爷如何收拾你!”

    油锯桑习练的是外门功夫,一番对决,耗去不少气力,此时已是微微喘息,为节省体能,不再搭话,暗暗憋足一股劲儿,想要抽回油锯,做掉这半路杀出的少年。

    霎时间,激战转化为比拼内力,双方微微半蹲,使出全力,一个想抽回油锯,继续使出杀着,一个要阻止对手得逞,保全性命。

    “吱吱吱!”“嘎嘎嘎!”

    双方无语,暗暗较劲,都感觉对方力道沉厚,太师椅和油锯交错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声音。

    油锯桑毕竟老道,降低重心,用力拉扯,暂时居于上风,油锯一点点的朝他那边移动着,眼看就要得手,为避免夜长梦多,一旦夺回武器,立马重启发动机,将对手拦腰切割,断为两截!

    由于林乐武艺粗浅,两轮对决之中,空有一身真武修为,却未能彻底激活,比拼暗力之时,浩荡真气自行流注于双臂,绵绵不绝,越来越多,逐渐扭转劣势,不太费力的将太师椅和油锯慢慢拉了回来。

    “呼啦!”油锯桑很快明白,凭力道不能取胜,手握油锯不放,轻轻一跃,离地而起,身躯在半空中划了个圈儿,想凭借旋转的巨大扭力,迫使对方脱手。

上一篇:第589章 油锯桑 下一篇:第591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