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抽回油锯意味着什么,林乐再明白不过,紧抓椅腿不放,“卡嚓嚓!”太师椅承受不住巨大扭力,立马散架,油锯再次回到油锯桑手中!不得疾步退却,眼光朝上一扫,见头顶悬着一条一米多长的巨型飞行木鱼,为佛堂内提示香客戒除贪欲之用,无处躲闪,情急中轻轻一跃,吊了上去。

    “呜呜呜!”绳子一拉,汽油发动机很快重启,油锯桑穷追不舍,就在林乐刚攀上木鱼、来不及收身之时,一记横扫,欲将他一条腿齐刷刷切断!

    “呼啦!”疾风掠过身下,林乐收腿不及,裤管划破,小腿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火燎燎的痛着,暗道好险!上了木鱼,牢牢抓住悬挂在梁上的铁链,注意下方,提放对方的又一轮攻势!

    “尼玛的皮皮,老子不信你能飞到天上去!”悬在木鱼上,相当于一个活靶子,油锯桑得意的狞笑着,站在下边,不断跃起,油锯携带尖锐风声,专攻他下盘。

    林乐不得已,急中生智,摇晃木鱼,玩起荡秋千的游戏来。

    “滋滋滋!”“滋滋滋!”

    木鱼剧烈晃荡,油锯反复切割着木头,却未能伤着对手分毫,油锯桑改变主意,奋力跃起,一手抓铁链,一手持油锯,照准木鱼尾的细小部分切割,想让他自行掉落!

    如此歹毒的招数,让林乐措手不及,只得一手抓铁链,一只拳头猛力朝油锯桑头顶砸去,以迫使对方回到地面。

    “蓬!”“蓬!”“蓬!”

    木鱼晃荡,出拳力道大减,油锯桑头顶遇袭,毫不退缩,继续切割鱼尾,刺耳的锯木声响起,很快切入了一半!

    面对如此的亡命之徒,实在是无计可施,不得不使出下三滥的招数,死死掐住他喉咙!

    “滋滋滋!”油锯桑冒着窒息的危险,继续切割木头,很快,鱼尾齐崭崭切断!情势万分危急,就在木鱼的一头落下之时,林乐抓紧另一头的铁链,以免跟着掉下。

    油锯桑随木鱼尾一齐落地,迅速爬起,脚尖一踮,一手持油锯,一手吊住他的一条腿不放。

    林乐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咔嚓!”

    梁上的细铁链承受不住俩人重量,人和木鱼同时落地,林乐在上,对手在下,中间隔着沉重的木鱼,趁对方来不及起身,抱起木鱼作防身之用,迅速逃离,三两步跨到了木窗前。

    发动机依然尖啸着,油锯桑如影随形,紧跟着来到木窗下。

    窗口窄小,窗棂较高,要在极短时间内翻出去已无可能,其实这是林乐的诱敌之计!

    激战到此时,越战越勇,周身真气鼓荡,潜藏的真武修为终于激活,反击的时机终于到来。

    “砰!”

    油锯桑不知是计,紧追不舍,齿轮飞旋,抵近后背,眼看就要得手,对手却突然返身,抡起木鱼,一记力道千钧的横扫,正中腰腹,哗啦啦飞出老远,油锯熄火,掉在一边。

    “尼玛的皮皮,想要跟老子过招,除非再练二十年!”反击得手,得势不饶人,此时适应了暗黑的光线,趁对方哼哼着来不及起身之时,抱起断木鱼,以泰山压顶之势重重的砸下。

    油锯桑伏在地上,听风辨向,敏捷的就地一滚,避开致命一击,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站起身,手中一晃,多出一柄雪亮的利刃来,“来来,今夜不把你做了,老子誓不罢休!”话音未落,猛扑儿上,利刃划出一道道白影,分袭上中下三路要害!

    林乐木有半点空手入白刃的经验,不免手忙脚乱,步步后退,退到一根木柱旁边,与对方兜着圈子。

    接连兜了几圈,双方都有些按耐不住。

    “咻咻咻!”“咻咻咻!”油锯桑为送子观音像而来,意在速战速决,发动了更为猛烈的攻势,刀影翻飞,招招致命。

    此时林乐的真武修为已激活了七八成,豪气翻涌,肩膀朝人腰粗的木柱一撞,“轰隆!”木柱断裂,朝着油锯桑飞去!趁他慌忙躲闪之际,几步冲向客堂门,又是一声巨响,凭借浩荡真气撞破厚重的木门,大步冲了出去。

    “嘘嘘嘘!”油锯桑终于明白,靠一人之力不是他对手,闪避木柱的同时,吹出一声响亮的唿哨,向暗藏在外的手下发出暗号。

    林乐刚跨出客堂,两道黑影晃动着手中利刃,气势汹汹的从左右包抄而来,只好通过侧门再回佛堂,顺手掩门上闩。

    佛堂内一片漆黑,守门老和尚穴道未解,苦不堪言,缩在地上痛苦的哼哼着,来不及照顾老人,用打火机点燃油灯,从门边抓起修缮庙宇遗留下的一把钢钎,凝神戒备。

    “沙沙沙,”屋顶一阵轻响,细细的尘土飘飞而下,抬头望,只见一袭黑影悬在梁上,一动不动,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应付油锯桑已是惊险万分,再来个高手,岂不是失去了生的机会?

    黑衣蒙面人不知暴露了行踪,继续隐藏在梁上。

    很快,外面的油锯桑从客堂拖出油锯,发动机尖啸,打算破门而入。

    内有强敌,外有悍匪,大年夜为求得第一炷香,却给逼入了绝境!

    “哗啦!”不到一分钟时间,侧门破开,油锯桑冲在最前,后面紧跟着三四个手持利刃的手下,气势汹汹的朝林乐扑去。

    忽然,梁上黑衣人飘然落下,挡住油锯桑及手下去路,其人身手敏捷,落地无声,让双方吃了一惊!

    “盆友是何来路,莫非想来搅混水?!”油锯桑作为内行,一望就知道对方是个劲敌,以飞旋的油锯齿轮对准他,冷冷的问道。

    “你为何要杀他?”来者从容站定,以一种尖细的声音反问道。

    “行走江湖多年,挡我财路者死!”再木有摸清对方底细之前,油锯桑不敢贸然出手。

    “把整座庙宇搬走也不管,我要的只是眼前这位少年。”新来者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

    佛堂内暂时安静下来。

    油锯桑在客堂里与林乐的一番激战,面罩脱落,露出真容,此时心念急转,对方既然敢孤身前往,必然也是道上的人,就算不想多事,活着出去也容易漏了口风,暴露惊天盗案的秘密!于是淡淡一笑,假装答应:“盆友为他而来,好说好说,你带走他,我们互不相干。”慢慢朝来者逼近,想来个突袭得手,除掉又一个隐患!

上一篇:第590章 生死对决 下一篇:第592章 真正的对手